沈逸:数据主权与互联网自由——中国与全球网络空间新秩
2013-09-18 10:15: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 9月14日数字论坛第116期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人气讲师沈

\

9月14日数字论坛第116期“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人气讲师沈逸应邀参会,以下为沈博士发言实录整理:

变动的世界呼唤网络空间新秩序

中国与全球网络空间新秩序包含三个主要部分:第一部分整个世界正在面临的变化,尤其是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带来的变化;第二部分美国在网络安全战略具有的优势;第三部分中国面临的主要挑战和应对。

首先,变动的世界呼唤网络空间新秩序。通常我们把国家分成两类,一类是发展中国家、一类是发达国家。如果从网络角度来说发达国家是设备提供商,技术提供商,是创新的发源地,它在事实上管理网络空间,发展中国家是数据的提供者是内容的提供者,大量的网络基础设施发源于北方的发达国家,大量互联网用户位于南方属于发展中国家,这是一些态势。

最典型一点斯诺登事件出来,查看海底电缆的分布。可以清晰算出一秒钟流经美国数据量高达一百到一千T的数据,这是美国对世界整个互联网的监控基础。

互联网先进技术主要分布在欧美国家,那么这些支撑起发达国家或者美国网络安全战略第一跟支柱叫技术支柱。在技术支柱竞赛中中国如何构建自己的网络空间新秩序,应如何去面对?第二个是战略支柱,美国已经有一个战略支柱,美国对于这类东西把它称之为信号拦截,自1942年开始就没有停下来,如今收集了将近70年的数据量。1945年的8月16号美国陆军军法处的处长,发起有关和平时期对于信号拦截的探讨。资料拦截和如何对这些资料进行分析,这是美国早期的信息国家安全战略。只是随着技术发展,从无线电到电话到国内网络到移动互联网,传承下来有一个延续性的优势。

信息技术革命的挑战,从技术上颠覆了支撑数据管理与信息传播传统秩序的秩序基础。长期以来在民族的、单一技术的、垄断性质的基础上,被隔离的数据内容或诞生其中的服务在各种数字化工具的支持下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动、发布、加工。

第二个问题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正在变成主要重要的问题,今天对中国来说网络空间提出真正的挑战在于,中国需要同时做两件事情。中国大量讲到国家网络安全战略,国家网络安全战略是国家网络安全空间的治理。但美国的安全网络叫做全球网络空间国家安全战略,也就是说美国要治理网络就是作为整体全球网络空间。那么中国对这点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第二个,中国网络安全需要核心概念支撑,这个概念必须顺应而不是违反信息技术发展的内在规律,必须适应而不是阻挡网络空间发展的趋势。

美国在网络空间优势通过三个方面表现出来:第一个技术优势主导,第二个市场效率与强权优先地位,第三个国家-公司-跨国非政府组织网络的自由。还有它的海底资源、深海开发能力,美国认为我是有能力的国家,在他国没有能力之前我就全部占领了海底。

中美网络安全战略差异

还有观念认知舆论层面的不对称分布。斯诺登事件假如发生在中国而不是美国,大家可以想象中国被国际媒体打得满头包的样子,美国发生斯诺登事件不符合自由主义对自由言论的支持,却并未受到国际媒体的大范围谴责。

网络空间背后,中国人讲君子不太讲利益,但是你讲网络空间一定包括政府、产业、智库、舆论,共同推动这个秩序,今天的中国某种程度上看,传统观念第一个对利益不太感冒,第二个固执的认为集团不是好东西,觉得是结党营私。其实中国需要形成这样一个共同体,那么美国搞起来了,在整个ICANA里面允许其他国家进来,只有ICANA必须接受美国政府管辖。可以说今天的互联网是美国的。互联网最核心资源是美国一个东管局在监管,而且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立法只有美国公司,而且必须是总部位于美国本土的美国公司才可以具备去参与招标的资格,它以立法的形势来确定,也就是说这个核心资源美国人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ICANA跟ITU两种方案的竞争,你有自己技术能力发展出ICANA技术系统,技术在这个过程中还是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支撑网络空间新秩序的核心,数据主权。从个体的数据权到国家的数据主权。第二个强调对数据的合理运用,不是强制管控,就说这个数据主权要求有一条用户提供的数据必须合理使用。第三个目的在技术发展和应用之间寻找均衡。中国网络安全追求是与美国完全不同理念指导的制度,中国网络安全是什么,首先确保全球网络空间处在良性的秩序之下,从而保证中国作为一个成员它的安全。双方思路都是不同的。

存在的问题数据的传输不必然转移其所有权。或者说对这点需要进行区分,正常数据挖掘在技术上要求用户知情权和用户动数据主权控制,如果通过技术实现,如何通过法律方式所有软件必须实现这样的功能。数据的使用不因以能力强弱为标准,强势行为体的合理权益需要得到关注。大概就是说可以两种秩序竞争互联网主权的竞争,或者跟自己少数盟友的行动,另外一方把网络空间看作人类共同财产。未来的治理结构中,最糟糕一种情况是出现一种分割的互联网,这是小概率的,希望整合信任的单一结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的作用。中国从内部战略、技术、政策、协调等几个方面入手形成宏观政策,对于数据主权成为中国强化的重点包括来源等做出安排。

三个世界

而值得我国注意的是,美国网络安全战略是和国家大战略在一起,美国先有一个国家大战略再有国家宏观安全战略然后再有网络安全战略。然后美国特点有一个一致的目标,国家体系规划,什么是国家利益如何去实现它,这些都是清晰的东西。中国是反着的,中国的国家战略很有趣,在很长时间里中国国家战略是等待观望状态,只有在真正遇到了问题才会被动的去做。

现在中国面临三个挑战,第一个,在美国设计的世界当中有没有老二位置的存在,其实按照我的理解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当中没有老二的存在。就是其他的大国是可以作为美国的盟友或者美国的跟随方存在,但是在美国设计的世界当中不存在中国类似平起平坐的国家,美国国家最大战略威胁是什么,克林顿时期的美国政府曾讲到美国最大挑战是到了2020年世界出现了可跟美国匹敌的国家。当中国变成老二以后,你的存在对美国就是个威胁,美国天然就会看老二不顺眼。

第二个战略中国要变成一个怎样的国家,中国要建设一个怎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各个国家的关系是什么。面对这种国际秩序,今天中国认为可以用坚定性修改和不直接触及的方式绕开,但实际上是绕不过去的。我国要建立一个共产主义国际秩序。可现在世界是资本主义秩序,之前中国没有能力去实现但好歹有个目标,所以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今天中国问题是当我们学了这个游戏规则,并可以利用规则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制定规则的人说弄套新东西又把中国孤立起来。最重要例子就是WTO,中国加入WTO发展很快但其他国家就不和中国玩了。中国有一点乐观趋势是什么,就是说非西方背景下原来基础不太好的国家建设成一个比较好的国家。现在世界其实有三个世界,第一个是真正意义上存在的世界。第二个意义上是在舆论空间表达出来的世界。第三个世界是舆论空间被你接受的信息构建出来的世界。这个世界大多数人在舆论中是不会表达的,这种舆论通过语言的翻译传到中国普通受众当中,受众根据自己意识形态创造第三个世界,和前面两个世界是完全无关的。

今天中国是什么,中国在这种很复杂的外部环境下,发展出自己的战略,而这个战略要同步国家,中国要成为怎样的国家,中国希望建设一个怎样的世界,以及在这个中心之下中国理想的网络空间秩序才会诞生,中国把太多东西混在一起。国家压倒性的利益是什么,这个目标在哪里,为了实现这个利益中国要付出哪些代价承担哪些风险,获得哪些收益,在实力不足的时候达到这是很矛盾的。

 

数字论坛成立于1998年,核心成员包括王俊秀、方兴东、姜奇平、郭良、吴伯凡、胡泳、段永朝、汪丁丁、吴晓波和吕本富。“数字论坛”活动早期名称为“互联网俱乐部(iClub)”,起始于1999年,十多年来,“数字论坛”活动全程参与和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第一次浪潮和第二次浪潮,正在为第三次浪潮推波助澜。每月一期,是中国互联网热潮期间最具影响力的活动之一。


相关热词搜索:沈逸 变动 世界

上一篇:“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
下一篇:胡钢-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应当立法先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