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本富:网络空间的博弈规则
2013-09-18 10:21: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 9月14日数字论坛第116期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吕本
\
       9月14日数字论坛第116期“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吕本富应邀参加,以下为吕教授发言实录整理:
       网络空间的博弈规则

       网络空间的博弈规则,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提它的时候。但如今所有国家都说不清楚规则的具体形式。无论是国际层面还是国内层面,但无论国际还是国内建立网络空间规则都是最重要的。但什么样的规则才会被大家所承认,必然是多方博弈达到均衡后的结果,这个均衡结果带来的规则才能被大家所遵守。法律的结果或企业间的合同都是博弈均衡规则的体现,即使法律随着时代变迁也会逐渐改变。只有均衡规则以后双方才没有改变的动力,所以既然是规则就要考虑在什么情况下能达到均衡。博弈均衡双方力量的较量最后达到一个最终状态。现实中博弈分为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特别国家与国家之间。那么网络空间力量是要达到一个均衡规则。
       网络空间的硬实力是技术、网络空间的软实力是用户、网络空间的巧实力就是策略。从国际上来看,国内的规则是另外一个套路,因为博弈规则的制定正在形成。以往中美关于经济和安全对话中,在过去从未涉及网络,现今每次对话网络问题都排在第一位。所以现在中美在网络空间领域的博弈是焦点问题。从技术、用户、策略方面比较一下中美的筹码。从技术层面中美二八开,美国人占八中国占二。在软实力用户方面双方大概是六四开,中国占六,美国人是四,因为中国用户比美国多、增长率也比他快。从策略方面的巧实力来说,我认为中美一九开、甚至十零开,美国占九甚至十,因为我国几乎没有策略,现今中国还没有所谓的顶层设计,没有关于网络空间顶层设计。
       现在我国正在寻求社会共识建设网络空间顶层设计的阶段。第一次关于中美网络安全对话,美国人提了很多,但我们没有。美国人在国家安全很多方面已经有比较成熟的看法,也有网络空间的国家战略甚至已经和民间达成一些共识,没想到斯诺登把它曝光了出来,全球才发现美国人在这方面做功课做了很久。这方面双方对比大概一九开,这就是现今双方博弈的态势。
       当然在策略方面我国可以改变,因为我国的用户数量多的软实力也很重要,在技术方面也许我们可以有所前进。但是博弈的天平在向中方转变,博弈是个动态问题。当年我们跟搞台独的陈水扁博弈,时间假如在陈水扁那边我们拖不起,而时间在中国这边,对付台独只要一拖就行了。包括钓鱼岛问题除了双方力量以外还要判断时间在哪边。所以网络也可以判断时间对哪一方有利,中美之间时间在中国这边。假如再来第四次世界革命,互联网汽车、穿戴互联网等等机会被中国抓住态势就会改变。
       网络空间四大规则
       说完态势来说规则。哪些方面需要规则,第一规则是网络空间的主权问题。美国人主张自由,信息是可以流通的。我们国家主张是有网络主权的,假如在国际上投票双方谁能占多数,可能有一些国家来拥护中国,能不能占多数不好说。当然客观上来说信息内容的主权主张可以得到世界大多数国家拥护的,举个例子法国人当时说有关法国大革命的记录,你在搜索谷歌的时候,谷歌都把它排在十名以后,反而把英美的观点放在前十页,所以法国人质疑法国文化是不是被边缘化了。这就是文化主权的问题,所以第一个规则网络空间有没有主权,主权管到什么地方。现在我相信拥有网络空间主权是全世界的共识,但是以此来管的太宽就不合适了,也可以有防火墙,但是这不是国际规则。一旦在国际规则中找到你的好处,遵循国际规则就不会有短肋被他国抓住。
       第二个规则是美国人发明,谁敢动美国的网,美国的军队就可以给这个国家发射导弹。美国人对侵略互联网的界限界定是什么至今还未有清晰的文件。但是可能有这两个潜规则,第一个军事单位动地方的民网,它认为这是一个战略状态。第二个你动它的重大基础设施,比如说它的电站被人恶意改了程序,这两个应该是动武和不动武的潜规则。
       第三个规则就是产业的规则。在互联网网络空间企业间怎么合作与竞争。这个规则也是博弈。所有厂商共同把这个基础标准做作为准则并对大家是有利的,比如说银行之间如果每个银行都把自己黑名单贡献出来,对避免金融风险是有益的。但在蛋糕做大的同时又面临着市场份额的划分,谁蛋糕切的大也会有矛盾,所以先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对行业来说是好事,比如说我们都用CDMI的标准,一旦CDMI确立标准在CDMI份额越大这就有竞争。边界在哪里,规则是什么,这也是网络空间现在的焦点。我们认为这些就是博弈,每个厂商寻求利益最大化,先合作是好的,然后再竞争,当然中间最好在他们算帐和合作的同时不违反群众的利益,或者客户的利益,就是使社会福利化。不论你怎么倒腾都不能损害社会福利。所以在这个时候竞争跟合作应该有一个边界,产生自己边不应该牺牲社会福利。
       第四类规则是个人的问题,个人的隐私空间,隐私的规则。如果你到一个商场里正在购物的时候我帮你推荐一个你正在寻找的商品,用户肯定是乐意的,在消费者隐私和便利之间有一个平衡线,在这个平衡线上让消费者意识到放弃部分隐私有哪些益处。关键是便利和隐私平衡是和场景有关,在什么场景下,场景不对,他就觉得是个骚扰,这就要求技术供应商有技术能力,你的技术能力让消费者感觉到在便利和隐私之间有一个平衡点,我相信这个时候第四类规则可以有了。是不是消费者或者个人跟厂商达成协议,社会的边界在哪里,这个领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网络空间为中华民族复兴服务
       所以我总结出四大类型的规则,现在都是若明若暗,也不清晰。第一类网络主权的问题,第二类关于网络军事,网络冲突的规则定义。第三类关于厂商之间的合作竞争。第四类关于个人隐私和个人便利的平衡性。如果网络空间要发展这四类规则必须解决,你不解决网络空间发展不顺利,但是如果你随便解决也有问题,为什么呢?任何一个规则都是博弈的结果,如果你制定了规则不是博弈的均衡状态,很有可能要么是损害了哪一部分人的利益,就会使网络空间发展有所延迟。
       现在顶层设计是什么,或者我们缺什么。以谷歌为例,如果谷歌还在国内,我们就可以和谷歌博弈,对谷歌将英美对中国不利观点排在搜索引擎前十表示抗议。而将谷歌拒之门外,这种抗议的基础就不存在了。网络空间也要为中华民族复兴服务的,所以怎么凝练出一个很好的策略来我认为只有顶层设计,哪些是我们应该做的,哪些仅仅靠一些部门的利益,所以我一直主张对外要争取对内要开放,少吃暗亏积极应对。

       数字论坛成立于1998年,核心成员包括王俊秀、方兴东、姜奇平、郭良、吴伯凡、胡泳、段永朝、汪丁丁、吴晓波和吕本富。“数字论坛”活动早期名称为“互联网俱乐部(iClub)”,起始于1999年,十多年来,“数字论坛”活动全程参与和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第一次浪潮和第二次浪潮,正在为第三次浪潮推波助澜。每月一期,是中国互联网热潮期间最具影响力的活动之一。

相关热词搜索:吕本富 中国网络 空间

上一篇:潘柱廷:高层设计应重视网络空间人力资源储备
下一篇:秦安:中国信息安全的大变动与新觉醒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