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安:中国信息安全的大变动与新觉醒
2013-09-18 10:22: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互联网文化不是美国文化,互联网精神不是美国精神。目前,政府面对国家治理最难的一个难题,就是网络空间国家治理。
 
      
 
 

     

        9月14日数字论坛第116期“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信息安全》网络空间战略论坛主编、安信息安全学博士秦安应邀参会,以下为秦安主编发言实录整理:

       “控”时代

       有关中国信息安全的大变动与新觉醒。主要讲三个方面的结论、观点。
       第一个对整个时代的判断,也跟中国信息安全有关,我们判断信息安全进入了“控”时代,所谓“控”时代就是网络时代,进入第二类生存空间。
       第二点斯诺登隔开了网络迷雾,包括我国在这方面做的工作。
       第三点想说一下中国网络空间安全的思考,如何发挥中国智慧、中国设计、中国自信。信息安全主要从国家安全、生产力发展,和对手挑战,三个视角来进行一些探讨。

       信息安全进入“控时代”,我们认为信息成为国家的核心资产。以前大家老是说信息主导,其实没把信息放到核心地位。奥巴马2012年已经提出大数据是国家的“新石油”,这次斯诺登事件又给中国一个教训,进一步说明我们国家战略亟待提出来,这样国家才能崛起,面对网络化的崛起。
       然后从国家安全层面来说,一方面是我们认为信息化带来自动化和智能化同时增加被控制的风险。另一方面,就我们国家非常重视的信息内容安全来讲,的确,网络空间在加强信息流动的同时,催生了控制人心、控制社会、颠覆政治的新模式,美国在西亚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就是典型的例子。
       另外从生产力这个视角看,互联网不仅代表了最先进的生产力,而且蕴藏着新质国防力,另外网络空间催生出新的文化力。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互联网文化不是美国文化。

       智慧、设计、自信

       然后从第三个层面,也就是对手挑战方面讲,美国是个网络强国,它的战略咄咄逼人,战略建设年年扩张。而且这个所谓推崇“网络自由”的国家,实施了包括身份认证的一系列措施,管制很严格。假如你在美国发一条恐怖信息,监控系统捕捉到以后马上进行控制。当然,这里面涉及的国家形象设计也是大的战略,需要在国家层面筹划。
       第二部分是斯诺登隔开了网络迷雾,斯诺登给世界人上了一次鲜活生动的信息安全的警示课。在这方面我国也做了一些工作:年初涉军黑客事件的时候,我们就提出《“后黑客时代”迎来世界网络扩军热》。另一个,克里首次访华当天,提出《以我为敌,美网络战略误判后果很严重》。之后3天,美国发生了波士顿爆炸案。美国人还没从“911”恐怖袭击中走出来,最大的敌人是恐怖分子,包括网络恐怖分子,所以不要以中国为敌。然后我写了《美思科等信息产业“八大金刚”不能不设防》。随后第二天斯诺登在《卫报》披露了“棱镜门”计划。
       第三点我想说网络空间战略的“中国智慧、中国设计、中国自信”。有几点考虑一个是中国智慧给了我们很好地应对方式。中国人有一个非常严重倾向,就是崇洋媚外,比如全民学习英语,就很失败。其实我最近研究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互联网文化就借鉴咱们老祖宗的东西,互联网文化不是美国文化,互联网精神不是美国精神。目前,政府面对国家治理最难的一个难题,就是网络空间国家治理。要做好国家网络治理,就一定要政府官员集体觉醒,就是领会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北京大学袁行霈先生在《中华文明演进的过程》中,将中华文明的思想内涵归纳为阴阳观念、人文精神、崇德尚群、中和之境、整体思维。对网络空间具有指导意义。比如,这个规则怎么制定,你要找到便利和隐私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就是中和之境。再比如,美国最开始跟谁都不谈网络控制,其实俄罗斯很早就跟它提出来,但是它都不谈。但现在他主动要谈,包括和我们谈,可见网络空间就是互联互通的,谁也不可能一家独善其身,也不可能一国独大,这就是整体思维。
       包括现在谈打击网络谣言,网络治理,孔子曰,“志于道、聚于德、依于仁、游于艺”,道是什么?网络空间的一个大道,就是正能量,德就是网民自己你要有道德,但是在国家层面就是一种大仁大义、大政方针。
       第二个关于中国设计,网络空间的制度,网络空间的治理到底怎么治理,怎么挖掘出网络空间内在的驱动力和外在的国家行政力之间的平衡,我们目标就是培育信息强国、双轮驱动、自主可控、网络国防为核心的网络强国战略。既然是信息就有控时代,必须信息强国,然后安全与发展双轮驱动、核心产品自主可控、建设网络国防,网络空间要达到这样一个治理目标帮我们治理这样一个信息强国,在文化方面我们要主导,在产业方面我们提出一个概念叫做催生中国信息产业“十八罗汉”。这也是对产业界的号召,希望信息产业,特别互联网企业在分享巨大的网络利益的同时,不要忘了自己的社会责任,一个超越国家民族超越政治的企业注定没有前景的。这是我们的中国设计的一个构想。

       网络空间的中国自信

       那中国自信怎么来呢?就是我们觉得斯诺登事件,或者整个社会发展这么一个程度,应该提醒我们开展一场中国渐进式革命。我觉得从三个层面,技术革命、科学革命和社会革命,对革命的三层分解。在这三个层面展开一场中国的渐进式革命,在底层要突破技术革命,在顶层是社会革命,在“云”层面就是科学革命,建立学科。我们提出云层的概念,跟云计算牵强的套一下,描述期望建立出来的一些新的学科,比如说网络空间战略管理,包括网络信息流动学,还有网络地缘政治学等等,我觉得都是很好的东西,也就是这些创新的理论都可以在网络空间得以更大的发展有一些新的开拓,我觉得中国网络空间应该开展这么一场革命,只要这样,我们也就可以实现战略自信。
       中国发展“三个三十年”,前三十年毛泽东一代伟人打败了所有侵略者。然后第二个三十年邓小平通过改革开放“活跃”起来了。但在网络空间活跃有点过头了,这就需要再次组织起来。也就是开启下一个三十年。对下一个三十年我比较乐观。怎么乐观?我觉得希望在于政府、企业、网民“三位一体”,比如说政府层面,我认为进入网络时代,一些官员甚至被网络舆论绑架了,他们恐惧网络,所以出现一些偏颇的现象。所以,中国政府官员就应当像当年下海一样,把今天上网都作为时代的              选择,这是才能有一套高瞻远瞩的,着眼将来的网络空间战略。
       另外从我们企业来说,美国有八大金刚咱,们想提出建立“十八罗汉”,这不是抗衡的概念,这是一种博弈竞争,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合作。企业不要把自己当做超越国家安全的挣钱工具。斯诺登事件中,你发现美国人很爱国,美国的媒体几乎集体不吭声。
       最后从网民公民视角来看,网络边界怎么划分还有争论的问题,肯定跟以前不一样了,所以全民的安全意识也是很重要的,这涉及到全民安全教育的大课题。

       数字论坛成立于1998年,核心成员包括王俊秀、方兴东、姜奇平、郭良、吴伯凡、胡泳、段永朝、汪丁丁、吴晓波和吕本富。“数字论坛”活动早期名称为“互联网俱乐部(iClub)”,起始于1999年,十多年来,“数字论坛”活动全程参与和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第一次浪潮和第二次浪潮,正在为第三次浪潮推波助澜。每月一期,是中国互联网热潮期间最具影响力的活动之一。

相关热词搜索:秦安 中国 应该

上一篇:吕本富:网络空间的博弈规则
下一篇:方兴东:中国网络空间战略问题与对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