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空间战略顶层设计
2013-09-22 10:49:13   来源:互联网实验室   评论:0 点击:

导读: 日前, 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是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举办的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YOCSEF特别

日前, “中国网络空间战略,呼唤什么样的顶层设计?”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是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举办的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YOCSEF特别论坛,并联合互联网实验室、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数字论坛、网络空间战略中心等机构共同举办。
\

 在网络空间战略级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应在尽力统一国内共识的前提下提出自己的顶层设计,以应对网络空间日趋复杂的形式。主办方邀请到来自信息安全、国际关系、法律、经济、技术和产业等领域的专家,从国际关系、法律、技术和产业、军事、人才等角度展开探讨,共同为我国网络空间战略顶层设计建言献策。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吕本富发言中认为网络空间规则制定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现今尚未有一个可调和各方利益诉求的规则出现。他强调只有多方博弈的均衡结果,各方没有了改变的动力,才能被有效执行。吕本富分析网络空间较量中中美两国是主要对手,中国在用户数量上占有优势,在技术和策略方面有所欠缺。他指出在策略方面我国需要改变加强“巧实力”,充分保持用户资源等“软实力”优势,在技术“硬实力”方面努力追赶。三个实力因素的改变下,中美博弈的天平将有机会向中方倾斜。网络空间战略的顶层设计将不能回避网络空间主权、冲突动武规则、产业规则、个人隐私等重大问题。

《中国信息安全》网络空间战略论坛主编、信息安全学博士秦安称棱镜门事件披露出了美国信息产业的“八大金刚”,并给世界各国上了堂生动的信息安全课。在会上秦安呼吁小心提防网络空间安全入侵,同时他也认为我国有必要培育中国信息产业自己的“十八罗汉”。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副教授、人气讲者沈逸以《中国与全球网络空间新秩序-数据主权vs.互联网自由》为题从国际关系角度做了阐释。所谓国际秩序其实就是在网络空间格局下重新进行了国家分类,并重组了国家间关系,而跨国家的互联网确实有冲击国家边界的效果。不管是国际还是国内,人们想要恢复互联网出现之前的秩序是不可能的了。美国在倡导所谓互联网自由的时候,强调技术主导、市场优先、跨国非政府组织的自由等等,实际上就是主张“先占自由”和“强者权利”,这是在自由包装下的内在实质。而我国在主张我们的网络空间国际国内战略的时候,要明确我们的核心支撑理念——要明确我们要变成什么样的国家,我们要什么样的世界,我们理想中的秩序是什么?沈逸强调,数据主权将是一个值得重视的核心问题。

安天实验室首席技术架构师肖新光(网名江海客)通过系统地分析美国信息安全产业格局来阐释其对我国网络空间战略的看法。肖新光认为,美国的信息安全产业格局非常健康而且具有可持续性:通过基础信息系统厂商的基础支撑、大型网络安全公司的兼并式发展、创新型安全技术公司的通畅路线(IPO或者被溢价收购)、特殊安全承包商承担国家敏感项目等等机制,构成了格局完整而且实力强劲的产业格局。我国产业界,对外需要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并建立适度的产业边界(是国家边界的一种组成形态);而对内,产业中的各个企业和用户要有我们的产业信仰。在国家网络空间顶层设计的时候,要注意假想敌和参照系的恰当选取;不要建立大而精密的战略,而要突出关键支撑支柱和战略突破点。在整个网络空间战略中,向我国网络信息安全产业重点投入,是整个网络空间实力加速追赶的变速器。

知名互联网法律专家胡钢从法律角度强调,我国在网络空间和互联网领域的相关法律要秉承“速立频修”的原则。

互联网实验室、博客中国创始人、董事长方兴东提到以互联网为引擎的中国崛起,是半个世纪后最大的力量转移。美俄都把互联网公司作为战略资源,而我国互联网巨头们几乎都是海外架构;我国有很多政策为了管控而扼杀了创新源动力,长期重内不重外;顶层设计上的全球化视野应更广阔,应从对内为重点,转化为对外为重点。网络空间战略最重要的是人民群众的力量!更多领域需要“看不见的政府力量”。而我们目前最薄弱的就是社会化!尤其是最大程度动员社会力量。

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院长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李欲晓教授谈到,要搞清楚我国的网络空间战略,必须清楚我国的全球战略是什么。我们不要把自己的诉求对立于国际,而要寻求合适的融合点。对于周边国家(地理上的、网络空间上的)要变成朋友。

CCF常务理事、启明星辰公司首席战略官潘柱廷警示我国必须尽快构建自己的国家级网络空间战略,而且战略要落地在相关的关键性战略行动上。比如,需要尽快组织实施国家级的网络战演习,有国家相关强力部门、关键基础设施机构和部委、国营和民营技术企业、院校科研团队和民间技术力量共同参加;这样的演习将真正锻炼和展示我国的网络空间综合实力,并起到战略威慑的作用。再比如,需要通过战略性地变革和加强大学本科信息安全学科教育,撬动我国整体信息安全人力资源的跨越式发展。潘柱廷还提出一个NI-ERS格局(国内/国家,经济发展/社会关系/安全保证,组成的2x3矩阵)。

\

  论坛主办者和嘉宾们都认同明确和建立我国网络空间战略和顶层设计非常之急迫和重要。而且,作为学术界和产业界并不是等待顶层设计的到来,而是积极参加顶层设计的建言献策中来。是为本次论坛的初衷和效果。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网络 空间 战略

上一篇:方兴东:中国网络空间战略问题与对策
下一篇:我的手机我做主 360手机助手率先推出“卸载内置软件”功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