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支付行业或明年初洗牌:行业容量仅10家企业
2013-08-28 21:49:44   来源:东方早报(2013-04-01 16:00:00)   评论:0 点击:

导读:  唐彬:易宝支付首席执行官及共同创始人。唐彬有多年在硅谷进行软件和无线互联网应用的研发和管理经验,他还是硅谷中国无线协会的共同创...
网上支付行业或明年初洗牌:行业容量仅10家企业
 

  唐彬:易宝支付首席执行官及共同创始人。唐彬有多年在硅谷进行软件和无线互联网应用的研发和管理经验,他还是硅谷中国无线协会的共同创办人和前任会长,对移动通信商务和技术的发展趋势有深刻的了解。

网上支付行业或明年初洗牌:行业容量仅10家企业
 

  杨伟庆:国内知名网络经济专家、艾瑞市场咨询(iResearch)集团总裁。艾瑞市场咨询致力于为中国网络媒体、电子商务、网络游戏、移动互联网等新经济领域提供多种信息咨询服务。

网上支付行业或明年初洗牌:行业容量仅10家企业
 

  姚世全:国家电子信息技术专家、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深圳市信息化建设首届专家委员会委员、湘潭市人民政府经济科技顾问。

  主持人

  早报记者 张飒

  嘉宾

  唐彬:易宝支付(北京通融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杨伟庆:国内知名网络经济专家、艾瑞市场咨询(iResearch)集团总裁

  姚世全:国家电子信息技术专家

  早报记者 张飒

  备受关注的支付牌照(支付许可证)尚未下发,正在“被规范”中的网上第三方支付企业(下称网上支付企业)近期又遭遇到了被部分银行“封锁”的尴尬(详见东方早报4月14日A40版《银行打响网上支付“圈地”暗战》)。

  根据央行在2010年6月中旬发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目前距离支付企业拿牌的时间“大限”2011年9月1日渐行渐近。

  有业内人士说,一切或许只因为网上支付行业的蛋糕太过诱人。显见的是,作为新生行业的网上支付业从2005年到2010年呈现疯长态势,交易额连年翻番:2008年市场规模为2743亿元,2009年为5766亿元,2010年达到10105亿元。据艾瑞咨询预测,到2012年,中国网上支付行业交易规模将超2万亿元。

  但网上支付的蛋糕真的那么容易分享?一家银行的“封锁”就让不少网上支付企业风声鹤唳是否正说明网上支付企业的业务存在软肋?面对网上支付企业遍地开花的局面,网上支付企业是否真的已找到各自的核心竞争力?面对搅局者——银行,网上支付企业又该如何转型应对?

  本期早报“牛市论坛”特此邀请易宝支付(北京通融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唐彬、国内知名网络经济专家、艾瑞市场咨询(iResearch)集团总裁杨伟庆和国家电子信息技术专家姚世全纵论网上支付业。

  行业容量仅10家企业

  东方早报:目前处于(第三方支付企业)申领牌照的关键时期,网上支付企业最关注的是什么?亟须解决的问题又是什么?

  唐彬:网上支付企业最关注两个问题——业务发展和安全问题。首先是技术、信息系统的安全,其次是业务上的安全。目前网上支付企业的交易量是巨大的,简单来说,网络上的交易数以亿计,并不是每笔交易都是合法合规的,可能有些涉及反洗钱,或者盗卡,甚至交易的内容涉嫌不合规等等,如何去识别这些不合规的交易对支付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最近行业内几家主流的支付企业联手成立反钓鱼联盟,共享一些反钓鱼方面的经验方法,大家联合起来对这些IP(互联网地址)进行梳理和提示,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安全性。网上支付企业作为价值链的一环,需要更多支付企业、支付企业的上下游以及相关政府机构,一起把这个问题确保在可控的范围。

  杨伟庆:网上支付企业目前都非常看重风险管控,因为它们要面对监管机构,要面对银行,一旦出现风险,在牌照的取得上就会有障碍。

  对网上支付企业现阶段来说,第一位的是首先取得牌照,第二位的是在市场中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虽然网上支付行业可拓展的盘子很大,但是行业本身还是有一定空间的,并不可能这市场会存在20家企业,可能最多也就10家不同类型的网上支付企业。小的网上支付企业不拼命做大,只能被大的吞并,大的网上支付企业也想拼命上市、融资获取更大的利润。网上支付企业洗牌可能不会发生在今年,但最早可能出现在明年初。

  姚世全:对网上支付企业而言,很重要的一点是保证业务的连续性。一是系统平台要稳定、安全、可靠。二是系统的风险控制,因为它所支付的行业是各种行业,除教育、航空这种比较正规的行业外,还有游戏等行业,涉黄的交易内容支付企业并不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网上支付企业需要与企业签订法律效力的协议,发生问题,商户自己要负责,对涉赌的交易内容一般交易金额非常大,这需要支付企业及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此外,网上支付企业应努力扩大支付范围,加大支付的渗透率,可以把支付做到社区,目前各地城市打造城市电子商务示范区,把支付做到最基层的老百姓中去,这是很多大型支付企业做得不够的。

  “企业价值远被低估”

  东方早报:你如何看待同质化较为严重的网络支付行业现状?

  唐彬:关键是看网上支付企业能在银行现有的平台上提供什么样的增值服务。我们的模式是聚焦行业支付,我们关注电信、航空、保险、教育这些大行业整套的支付和相关的分账服务方案,基金、物流、保险也都是我们比较看好的行业。

  杨伟庆:其实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产品同质化的必然结果就是价格战。举个例子,网上支付企业A接了京东商城,可能费率是0.3%,但是可能网上支付企业B也要对接京东商城,就会以费率比网上支付企业A低1-2个点,甚至是不收费争取客户。实际上很多网上支付企业在接一部分商户时的确是赔钱的,但同时网上支付企业也会接其他一些费率比较高的商户,比如网游、基金,来弥补前一部分的损失。包括一些新的网上支付企业进入的行业,比如保险、电信由于支付企业新进入这个市场,费率水平相对高一些,而像竞争程度比较高的行业,比如电子商务行业,大家基本都接,不接你就接我,费率水平就会低。

  当然,价格战本身是伤害企业长期发展的。而且,网上支付企业需要意识到,你打价格战会破坏银行的价格体系,这就会引起金融机构、监管机构的高度关注。

  姚世全:网上支付企业要开展创新一些新的业务,移动支付是网上支付企业特别要关注和发展的领域。

  另外,对于一个大的网上支付企业而言,不仅要发展国内的市场还要考虑国际性的支付服务。国际支付需要做更多技术准备的工作,也需要更多验证手段,比如须符合VISA、MASTER等国际卡组织的认证标准。只有满足其认证条件才有可能进入国际支付领域。

  东方早报:现在大家都很看好网上支付行业,对于机构投资者,目前是介入的好时机吗?

  唐彬:网上支付行业的价值确实还没完全挖掘出来,现在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即完成交易的收钱和付钱问题,但网上支付企业有好几个功能:其一,做独立的相对有公信力的平台,可以作为一个信用增强机制促进交易;其二,做到一定规模以后,通过对用户及商家信息的数据挖掘创造交易,做一些针对性营销,为商家创造交易。相对B2C(商家到客户)的电子商务而言,网上支付企业的价值是远远被低估的,从国际上看,网上支付企业的盈利模式也是成熟的,像PayPal营业收入就达到50亿元,净利大概20亿元。

  杨伟庆:虽然现在对互联网企业来讲仍然是一个上市的好时机,国外投资者也非常关注中国的这个领域,但是盈不盈利还不知道,牌照还没发,这些风险会阻碍网上支付企业上市,成为它们最大的障碍。

  银行不可能替代

  网上支付企业

  东方早报:在利润以及业绩压力之下,银行似乎有意打破目前与网上支付企业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到网上支付业中“分一杯羹”?

  唐彬:从大趋势看,网上支付企业作为价值链的一环,它的价值是不可替代的,这在海外,比如美国、欧洲、日本都已经证明了。在中国,所有网上支付企业的交易量已超过1万亿元的规模,这更加证明了网上支付企业的强大生命力。

  网上支付企业与银行之间的关系是竞合关系,合作大于竞争,关键是网上支付企业和银行怎么去创新。如果你做的服务只是简单把银行的网关对接做一个“批发零售”,那相对而言附加值不大,但如果在银行的既有平台上开展新的服务,比如针对保险、教育等某些行业提供一系列增值服务,那么价值就很清晰了。

  杨伟庆:银行与网上支付企业的优劣势差异还是挺明显的。比如说网上支付企业的服务能力比较强,像我们了解到的,支付宝现在有近3000人,易宝支付、快钱、财付通也都有上百人,专门服务于不同行业的客户,汇付天下会专门提供航空行业的支付解决方案,专门为产业链的上下游提供支付服务软件。而在银行,据我了解,电子银行部的人力有限,它们服务的重点更多还是中大型客户。像这种中小型商户,银行的服务能力和覆盖范围其实是有限的。

  对网上支付企业来说,用户的需求是第一位的,但对银行来说,营收和风险控制可能更为看重。不同企业的目标不一样,策略选择就不一样。

  如果某一家银行真的做出这种决定,肯定会对第三方支付企业有所影响,因为银行切断了直联商户,会影响银行短期内的交易额等等,但像我们了解到目前数码、家电类的商品在网上销售额比较大,用户的需求摆在那,从根本的利益出发,银行还是要和第三方支付企业合作的。

  姚世全:目前大的网上支付企业与银行的协议本身利益关系就订得比较清楚,有些事情银行没那么多精力去做,网上支付企业专设开发团队去面向市场做创造性的服务,这是银行所不及的,不太可能被代替,而且市场需要。

  东方早报:一些起步较晚的银行开始发力进入这一领域,是否会给支付公司带来缓冲机会?

  杨伟庆:像招行、工行属于网上支付起步早、规模比较大的银行,而像光大、中行这种都属于发展不是很好,这些银行与支付企业的合作还是挺紧密的,包括合作、配合的意愿度、产品创新的思路拓展上更主动,包括这些银行本身网上支付客户基数比较少,他们也希望通过与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合作拉动网上支付以及卡消费。

  信用卡或成重要收入源

  东方早报:目前有些网上支付企业开始选择与银行信用卡中心合作,这种合作与和电子银行部的合作有哪些不同?

  唐彬:对网上支付企业而言,这两种合作没有根本差别,银行本质上就是提供了一个账户,不管是借记卡账户还是信用卡账户。但使用信用卡的成本会相对高一些,同时它涉及用户去借贷,同时用户付的钱也多,没按期还款就会有利息收入,银行收益完全可以从借贷这块去赚钱,相比之下,电子交易的成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按照海外网上支付行业的发展路径,信用卡可能渐渐成为更重要的收入来源。之前我们和商业银行的电子银行部合作较为密切,目前与信用卡中心的合作也在逐渐加强。

  杨伟庆:在银行内部,电子银行部与信用卡中心是两个部门,部门与部门之间也有合作,我们了解到,中行的电子银行部与信用卡部门中间会共背一部分共同的业绩指标。但两个部门各自有考核压力,所以网上支付企业与这两个部门的合作方式也不太一样。比如,支付企业和信用卡部门之间的合作有一部分是分期付款,这其实是不归电子银行部的,是归信用卡中心的。

  在不影响费率的情况下,信用卡中心会更愿意与网上支付企业合作,比如分期付款,会带来很多利息收入,包括进行相关的商户、商品的推荐,也有好处。

  银行电子银行部与网上支付企业的合作主要是在支付上的合作,电子银行部对产品创新是基于自身业务的创新,更多依赖自身力量,这方面与网上支付企业合作得比较少。由于网上支付企业是没有金融资质的,央行发的牌照也是非金融机构的牌照,所有第三方支付都要走银行的支付网关。

  此外,我们看到,有些银行与支付公司之间合作联名信用卡,不同银行合作方式和策略是不同的。

相关热词搜索:网上支付 行业 明年初

上一篇:刷机与中国互联网地下经济
下一篇:Windows 8 11大功能预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