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传统媒体转型都是瞎掰 媒体是个泡沫巨大的行业
2014-03-24 22:04:56   来源:华夏时报   评论:0 点击:

导读:中国媒体的现状我有三个感觉,第一,我们市场竞争并不充分,报禁现在都没有开,你怎么能说这个报业市场竞争是充分的呢?绝对说不上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这个市场根本就没有放开。

 

媒体是个泡沫巨大的行业

中国媒体的现状我有三个感觉,第一,我们市场竞争并不充分,报禁现在都没有开,你怎么能说这个报业市场竞争是充分的呢?绝对说不上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这个市场根本就没有放开。

第二,这个市场的专业化程度是非常非常糟糕的,说句不好听,这个行业的专业程度很低,从业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总体来讲,跟先进行业,新产业不能比,新产业、新行业、新增长一定有新的道理。

第三,我们这个行业泡沫化程度非常严重,这是一个矛盾的结论。

第一点和第三点看似矛盾的,一方面讲市场没有充分竞争,另外一方面,这个市场巨大的泡沫,怎么理解?

很简单,各位数一数,整个欧洲,以财经类媒体计算,整个欧洲,就一份《金融时报》,整个美国,各位知道的就一份《华尔街日报》,但是我们财经类的媒体,正经的,严肃的,有追求,有理想,有资本投入的,有一定市场口碑的大报,不算小报和杂志,就有10份。

我刚才举了六份,含《华夏时报》是六份,日报有三份,《第一财经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每日经济新闻》,周报有三份,《中国经营报》《经济观察报》《华夏时报》,你们还不知道,证券类的日报有四份《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营收规模都是近亿的报纸。

10份,你说不是泡沫又是什么?所以啊,至少倒闭七家报纸之后,我们再来谈行业转型这个问题。

首先是泡沫化的问题。全世界就算我们最牛,我们马上就超过美国,全世界有5份财经报纸,中国占三份可以吧,其他的北美一份,欧洲一份,非洲啊大洋洲就不要再出了,其他三份都出现在中国大陆,也就是三份,所以啊,泡沫远远没有到挤干净的程度。

上海报业合并了,有什么用?没用!上海有33份报纸,我觉得倒闭30份报纸,上海的报业才有出路,最简单一个道理。它今年刚刚关闭了一份《新闻晚报》,我们这里新加盟的同志有没有来参加年会?我们吸收了他们一部分优秀的记者,这对我们来讲是个好机会。平时我们吸引人家,人家不来,现在没地方领工资了,不得不来。

上海是这样一个情况。第一财经,电视也不行了,原来上星,在宁夏卫视,还有一年的合同,今年提前解约,因为付不起钱了,亏损了。

我们刚才说《好运MONEY》也关门了,为什么?是《第一财经日报》下面的公司,连他的母公司第一财经电视都开始亏损了,我不知道《第一财经日报》还能支撑多久。

以前,王老板总是跟我说,你什么时候影响力给我超过第一财经,把它给灭了,我说,人家是日报,而且早出我们好多年,市场上的口碑不是你想超过就能超过的,但是,我可以保证,再过几年,《华夏时报》肯定还是活的生龙活虎的,第一财经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这个话,各位出去不准传,不好听,但是完全有这个可能,因为它今年肯定是亏损的。秦朔是我的同学,《第一财经日报》的总编辑,各位看看秦朔写的新年致辞,我在朋友圈里面开玩笑,基本上就是个悼词。

过去的一年中间,我们报业界发生了太多的的事情,《新快报》当然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就不引申了,《新快报》也是报业在经营上陷入穷途末路的一个典型,陈永洲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我不展开讲。

这些呢,都是所谓“事业化”的媒体。出路越来越窄,即便是市场化的媒体,也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动荡。大家熟悉的胡舒立待的财新传媒,又换大股东了,是因为老股东再也支撑不下去了,现在换成了上海的文化产业基金,董事长、副董事长、总经理全部换成别人的人,跟你说这个公司还是我们自己的公司吗?

就像如果今天《华夏时报》,董事长换了,副董事长换了,总经理也换了,就剩我一个总编辑,我还在这里有意思吗?这个你再怎么样讲,也不能说是我们原来自己的媒体和报社。

最近传的比较多的,大家知道是《中国经营报》李佩钰的内部讲话,看上去动静很大,说取消广告部和发行部,其实我们要知道,它不是取消,它是全民经销、全民营销。编辑记者全部去拉广告,这肯定不是出路。

《华夏时报》最后的底线就是采编经营分开,因为作为一个媒体要保持公信力,作为社会公器的价值,就是貌似客观公正。至少貌似客观公正,因为谁也做不到客观公正,但是我们要极力做到客观公正。

所以我每次在编前会上都这么讲,我们是大事讲原则,小事讲合作,合作说白了就是经营,就是一个营销的活动。但是大事是什么,我们的内容,我们的取向,我们的价值观,不能做交易。如果可以做交易的话,《华夏时报》就没有承载任何的市场价值,对于万达集团来讲,也是如此。

我刚才说了,1800亿的收入不在乎我们4个亿不到的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媒体的承载自然有它独特的价值,怎么守住这个价值,是今后,不光是今后也是过去,现在,我们都必须重视的一个话题。

我刚才说了,不光是事业单位,公司化经营,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也一样该关门的关门。原来《华夏时报》投资的或者一度投资的《全球商业经典》今年清算关门,这就是我们的兄弟单位。

万达,中国首富,全球500强,全世界第一大不动产经营商,养不起一本杂志吗?不可能啊,不就一年几百万嘛,5、6百万的补贴嘛,但是我们依然关门,为什么?

因为,一个不能给社会创造价值的单位,一个不能给万达带来社会影响力的单位,留着没有意义。这就是投资方的一个基本的判断。只有你自身有价值,那么你才能得到方方面面的支持,所以《华夏时报》要保持住这份价值。当然,我们要认识清楚自己很难,必须不断的跟大家耳提面命。

“转型”是个错误的概念

很多人都在说在谈媒体转型,我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命题。媒体转型,你转什么?报纸做不好去转做互联网?这不光是侮辱你自己啊,你在羞辱整个社会。你连报纸都做不好,你怎么可能做好互联网,你怎么可能做好移动终端。

至少你做报纸的时候,知道什么叫好什么叫坏,什么叫成功什么叫失败,你做互联网,你有这个概念吗?你没有!大家都嚷嚷着说“转型”“转型”,包括很多总编辑也在说“转型”“转型”,包括我那同学秦朔,整个一财在围着整个报纸流程转,他觉得不行,不行的话,下午就去录了一堆财经APP,要琢磨着往移动终端、往互联网上转。

我不能说它不是一个方向,它肯定是一个适应现代读者阅读习惯的一种改变,但是绝对不可能拯救一财。因为你已经晚到的太多太多了。最早的和讯,包括现在上市的东方财富,都是你们的先行者,先行者都已经亏损了,哪儿还留给你什么市场空间啊。

所以这种转型,所谓的探索,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句话,全是胡扯,自欺欺人,骗自己,骗投行,骗领导。包括像上海报业集团的这种转型,也基本上是欺上瞒下,自己骗自己。所有的人都在寻找的出路,一定不是出路,大家要记住这一点。

真正成功的,实际上是无法拷贝的。从这一点上来看,《华夏时报》的确是无法拷贝。所以我们关起门来,该低调就低调。

内容是永恒的。我在采编会上每一次都这么讲,因为你要知道,即便是互联网,即便是各位埋下头来看的手机上的内容,那也是内容。来自哪里?来自于报纸原创。成规模的、持久的提供的就是报纸原创。

自媒体行不行?不是不行,但自媒体对自己有多少约束?有谁没事吃饱了撑的,在手机上给你做原创,免费给你看,即便被人“包养”,那也得有人付钱,所以我觉得都不是出路。

所谓自媒体,早年间传媒就有过,斗牛士网站,刘韧创办的,那是虎嗅、钛媒体的先烈的先烈,现在都不知道云归何处了。专业的,面向大众的,持续不断的,有品质的内容,社会永远需求,这就是大众传媒生存的前提。

所以,各位都记得,我一看自媒体的概念出现,我就跟你们说过,报纸有救了。为什么?因为什么东西都是对比之后得出结论的。在自媒体没有出现的时候,你可以自己吓唬自己,但是自媒体出来之后,你就会发现,我们大众媒体跟自媒体种种的差距,反过来证明大众传媒的价值。这个是我们对内容永恒的一个基本判断。

刚才也说了自媒体,自媒体根本没有自己的收费模式,我们就不多说了。从大众收缩到窄众,从一般的草根引申到品牌,因为纸质的特征,我们从普通商品提升到奢侈品的概念,所以专业、精品、奢侈品是今后纸媒的一种表现形态或者存在方式。

因为互联网特别是手机阅读越来越碎片化,越是这种碎片化,越是证明阅读、书本阅读、纸媒阅读、系统思考的珍贵。我一直就想,联想那句广告词真是说的太到位了,“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我问问各位,你们失去思考,人类又会怎样?

当然这是我庸人自扰,我有时候想,手机这个机端之后,一定会造成人类品种的退化,90%的人类品种是退化的,就像科幻片里面最后,人类沦为少数人的奴隶,因为你们从来都不思考,所有的东西都是现成的,手机一搜就有了,那你用得着思考吗?

你不用思考,这一代人不要紧,第二代人也是这样的话,三代以后,这个人最为一个品种,动物品种,基本上就失去了思考能力,除了极少数能保留思考能力。我觉得后果非常可怕。

我也说过了所谓的出路问题需要整个的从业人员都有这个意识。对编辑部的要求,虽然我说内容不可少,但是我们要从内容为王转化到客户为王的轨道上来。对编辑记者的要求,就是要把你们的作品思维转变为产品思维,你写每一篇文章的时候,要考虑到你的接受者是谁,他们是不是需要,而不是你自己的心意的表达。这就是作品到产品的一个过渡。

至于把产品变成商品,那不是你们的事情,那是经营部门的事情,那是我跟邵剑彪邵总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各自的分工不同,如果我们跟经营报一样让你们每一位不光把作品变成产品还要变成商品,一我这里就没什么价值,二那份媒体也就没什么价值。这是我们不同的看法。

当然,我们后面新的产品会持续的上榜,包括我们着眼于移动终端的华夏之音,过了年之后就应该可以上线调试了。再结合万达电商做的拓展,我们下一步广告经营领域,不再局限于现在的几个品种,我们会进入电商领域,所以你会发觉我们拓展的这些空间,都不是现在这些媒体在讨论的方向,因为他们讨论的都是死胡同。

成功的东西一定是不可复制的东西,一定是独特的东西。我相信我们在走一条跟所有的媒体都不一样的发展套路,有可能给我们带来收获。

转型期中国将有不少企业退出历史舞台

经济上越来越开放、越来越自由、越来越讲效率。整个国家因为三十年的发展,我们的确到了产业必须要转型的时候。所有转型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批公司和企业首先要退出历史舞台,包括我们现在所讲的所处的这个行业。

我刚才跟大家说财经媒体巨大的泡沫,更不用说都市类媒体。《华夏时报》当年我接手的时候也是号称北京的都市类媒体,那时候连《华夏时报》在内一个北京有10份都市报,现在剩5份,包括我们在内的,我们一转型其他也转型了。

这个就是特征,首先要死一批。那么首先对我们的经济体、对我们所有的社会成员、从业人员、家庭人员都是一种冲击,这一点各位都要有思想准备,所谓产业升级就是老公司退出历史舞台,新公司登上历史舞台的过程,就是生生死死的一个过程。

所以短期内,最近几年内,中国经济大家会表现出来越来越多的忧虑,特别是破产的公司和企业、走投无路的人员,他对前途会表现出巨大的迷茫。他会说这国家不是越来越好了吗,我怎么失业了?这就是产业升级的一个路径。当然你要有新的技能,就不是在被淘汰的人员之列。

所以今后一段时间我们会比较纠结,一方面我们对新领导看好,至少比上一任领导有魄力、想做事,而且表现出来了控制力。也许他们是能做成事情的,所以对领导的期望值上你是应该加分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是涉及到产业经济的走势,你一定是要减分的。一加一减之间就是平衡我们一个预期的过程,所以经济的发展包括资本市场的发展不可能像我们一厢情愿的期盼的,是不是开始新一轮牛市?

我可以负责任的讲,几乎没有可能。一个产业升级刚刚起步的社会怎么可能有牛市呢?当然因为市场调整了这么长时间,继续大熊也是不讲政治的。那么我们看下一步国务院的振兴政策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杂谈里面有,我就不多讲了。

反正对于我们这样的财经类报纸来讲,尤其重要的报纸来讲,我们对资本市场的关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其实我们的利润就来自于IPO。IPO在今年恢复,我们报纸今年很有可能利润再会创历史新高。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有时候我们的盈利是建立在整个市场社会动荡之上的。

简单展望一下2014年,我觉得我们的市场空间非常大。

邵总前两天到上海拜访了一些客户,他给我们带回来的消息也非常令人振奋。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万达品牌的号召力,越来越多的公司领导意识到万达品牌的价值,所以指定要和万达合作。

比如说电影院的广告指定要投万达院线,展览展示指定要去万达广场。这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万达的品牌在急剧的提升,换句话说我们的经营压力就大大减轻,现在变成客户上门这么一个概念。所以我们还要拓展新的产品,来提升我们对客户的服务价值,继续用好万达这个品牌。

第二要巩固好我们平面媒体的客户。我们在说报纸,报纸是根本。在今年要倾报社所有之力,各个业务板块的力量要全力的支持报纸广告的合成发展。这一点要给各个板块下任务。因为我们做这么多的产品目的不是挣钱,目的就是让《华夏时报》成为一个综合竞争力突出的一个平台。

要这个平台干什么?要这个平台就是支撑《华夏时报》一路走下去,在别人走不动的时候我们依然一路小跑走下去。这就是我打造华夏传媒这个平台的目的。

挣钱不是我们的追求,我们是追求理想,顺便挣钱。大家一定要清楚。

第三,落实好华夏之音的上线,拓展好电商广告的新的领域。这个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个新的试验。但是我觉得对各个业务部门来讲多了服务客户的手段。

万达广场今年109座,日均每座广场的人流量是5.5万,最多的上海五角场一天17.5万人,全年万达广场进出的人流是12亿次。万达电商完成o2o的线上线下模式,那么华夏时报就要集合利用好这么广阔的平台。

现在谁都跟你忽悠大数据,万达的数据不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大数据。3000万VIP客户我们是掌握到家庭信息的客户,不是一般的客户,是VIP客户。

电影院的都是依靠花钱买的。院线的1000万,大歌星的1000万,万达百货的VIP客户也有1000万,我们还没有算95家五星级酒店的叫万品汇的成员,这些都是我们的VIP客户。

我们在电商这个平台上把它转化成华夏时报的VIP客户,所以你们做经营的只要你有这个脑子你就能满足客户的这个需求。这是14年我们要完成的新的产品业态。

当然《华夏理财》我们还会拓展一些新的项目,我们今年要推出一档“华夏理财”的电视节目,跟排名居前的卫视合作,主要做财富八卦和八卦财富,把我们《华夏理财》搬到卫视上来,这是一件事。

另外,华夏理财也会开始涉足电影投资,我们今年投了一部《鬼吹灯》。我不知道在座的知道不知道,我们也很看好这个领域。一档节目、一幕电影这是我们杂志社今年要试水的两个产品。

最后,我借用老板的一句话来跟大家共勉。他用了宋人的一句话在年会上做总结,什么意思呢叫“奋发有为,方能立不世之功”。

我觉得这个话讲的非常到位,在这个社会转型时期,我们华夏时报肩负着绝不仅仅是振兴华夏时报本身这么一个责任,我们还肩负着为这个行业正名,为这个媒体正名,为我们的选择正名这样一个使命,同时也是为我们的理想正名。在座的各位,我相信都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所以我们才会来做媒体。

还是那句话,我们是一群什么人,我们是一群追求理想顺便挣钱的人。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互联网分析沙龙微信:techxue  每天为您推送最新、最热干货!

相关热词搜索:媒体 华夏时报 泡沫

上一篇:方丈遇上科技,释永信在谷歌和苹果总部都说了啥?
下一篇:不要忘了:是十几岁的小女生在控制着网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