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向中的世界互联网大会
2021-01-08 17:41:5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如果我们的思维还停留在过去,我们的治理模式还停留在历史,我们办会的方式和模式还是旧有的,那么,在历史转向中,就可能成为被时代淘洗的铅华。
首发2020年11月23日《环球时报》
\

方兴东: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启新历史征程 (环球版)

一年一度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今年改为以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名义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主题“数字赋能共创未来——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这种变化,其实并不仅仅是因为疫情。站在人类从工业时代正式走向数字时代的历史转向视野,才能深刻理解这次会议及其所代表的变局。

世界互联网大会肇始于2014年,那一年,全球网民突破30亿,震动全球的斯诺登事件刚刚过去没多久,阿里巴巴在纽交所上市,中美网络安全进入双边关系的最高议程,全球网络治理方兴未艾。理解中国主张,与世界一起探求新的全球网络秩序成为大会的使命。那时候,中美高科技还处于合作的高潮阶段,那时候,世界互联网大会喧嚣而热闹。世界互联网大会短短6年,见证了全球互联网和高科技经历的暴风骤雨。

随着特朗普的上台,“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主导美国进程,极端民族主义政策动摇了全球高科技产业链,也基本瘫痪了全球网络治理的各种机制。而互联网也再不是独善其身的伊甸园。新冠疫情造成的隔离与社交距离,以“健康码”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抗疫手段,标志着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主导性力量,网络空间成为我们生活的主导性空间,开始参与更深层次的社会运行。互联网大会伊始,网络治理还是单一的领域。今天,网络治理不再是过去的技术治理,也不是简单的互联网相关公共政策。正如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说:“世界是深的。”而技术就是深入的主导性力量,无论是数据治理、AI治理还是平台治理,有人在背后的技术永远都不可能是真正中立的。网络治理越来越变成数字社会治理的内涵,甚至成为国际治理和全球治理的核心部分。

一定程度上讲,极为特殊的2020年堪称中国和全球的数字治理元年,围绕技术、产业、社会和国际等各个层面的数字治理问题贯穿全年。对中国和中国互联网来说,不仅没被美国“脱钩”和“断供”的极端施压打垮,而且“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中国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战略已经站在了新的历史高度,5G的全球领先,新基建的大力推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新格局提出,科技自强自立成为“十四五”规划的主导性战略意志。更值得关注的是,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全球数字治理研讨会上发起《全球数据安全倡议》。这一系列进展标志着中国政府正式确立了全球高规格、高水平的数字开放和治理理念。而在国际上,疫情背景下,无论是APEC、G20还是金砖国家合作论坛等各大会议的议程和讨论中,数字经济、数字赋能都被广泛提及。世界期待互联网能在疫情后的世界经济恢复、社会发展等领域发挥更大作用,中国在数字化转型上的速度和成效再次受到关注。

迈向数字时代的历史转向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世界互联网大会,走出浮躁和喧哗,不再是一个追逐热闹的中心,也不再是商业的秀场。正如今年的主题“数字赋能 共创未来”,世界互联网大会需要在制定全球数字治理规则的进程中,开启新的征程。(作者是全球互联网口述历史【OHI】发起人,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

————————————————————————————————————————————————————————————————

历史转向中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原文版)

一年一度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今年改为以世界互联网大会组委会名义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发展论坛”,主题“数字赋能 共创未来”。这种变化,其实并不仅仅是因为疫情。2020年,是人类历史重要转向的一年,更是全球互联网转向的里程碑。站在人类从工业时代正式走向数字时代的历史转向的视野,才能深刻理解这次会议的变局,也才能理解中国和世界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诸多事情。

今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场面上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很多变化。因为除了中国等少数几个国家之外,新冠疫情还在全球肆虐,所以你看不到往年那样众多的国际嘉宾。世界各国人士能够面对面交流相处的场面,在全球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还是一种奢望。同时,在蚂蚁金服IPO果断叫停之后,中国也和美国一起,全面开启互联网平台治理和反垄断的新进程。相关举措接二连三,你也很难再发现往年那样喧宾夺主、觥筹交错的互联网大佬饭局。中国和全球互联网经历了2020年,正在迎来历史性的转向。本届大会无疑是洞察变化的很好切入点。

世界互联网大会肇始于2014年,因为全球网民突破30亿,因为2013年震动全球的斯诺登事件,因为2014年阿里巴巴纽交所上市,因为当年中美网络安全进入双边关系的最高议程,全球网络治理掀起了全新的风暴。理解中国主张,与世界一起探求新的全球网络秩序成为大会的使命。那时候,中美高科技还处于合作的高潮阶段,特朗普也根本没有进入美国乃至全球民众的视野。那时候,世界互联网大会喧嚣而热闹。随后,特朗普上台了,“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主导了美国进程,也撼动了世界秩序。尤其是互联网和高科技领域,因为特朗普的极端民族主义政策,动摇了全球高科技产业链,也基本瘫痪了全球网络治理的各种机制。

世界互联网大会短短6年,见证了全球互联网和高科技经历的暴风骤雨般的洗礼。尤其是中国,经历了特朗普“脱钩”和“断供”的“极限测试”,也经历了一波波互联网超级平台的资本狂欢,更在2020年经历了新冠疫情的极端考验。在一系列变局之中,新的战略格局正在浮现。

互联网再也不是独善其身的伊甸园。新冠疫情造成的隔离与社交距离,以“健康码”为代表的无处不在的数字技术抗疫手段,标志着互联网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主导性力量,网络空间成为我们生活的主导性空间,主导深层次的社会运行和结构。特朗普发动的科技战,也极大颠覆了固有的国际网络治理格局,甚至撼动了世界秩序。互联网大会伊始,网络治理还是单一的领域。而今天,网络治理不再是过去的技术治理,也不是简单的互联网相关公共政策。正如托马斯•弗里德曼所说:“世界是深的”,而技术就是深入的主导性力量,无论是数据治理还是AI治理,还是平台治理,有人在背后的技术永远都不可能是真正中立的。网络治理越来越变成数字社会治理的内涵,甚至成为国际治理和全球治理的核心部分。

2020年,尽管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和中美科技战,加上史无前例的美国大选也几近尘埃落定,后特朗普时代已经开启。中国经历了一次次重大的考验,但是,我们并没有被疫情打败,更没有被美国的极限施压给打倒。“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中国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的发展战略已经站在了新的历史高度。5G的全球领先,新基建的大力推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新格局形成,科技自强自立成为十四五规划的主导性战略意志。更重要的是,2020年堪称中国和全球的数字治理元年。围绕技术、产业、社会和国际等各个层面的数字治理问题贯穿全年。更值得关注的是,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全球数字治理研讨会上发起《全球数据安全倡议》。在RCEP成功签署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更表示中国将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这一系列进展标志着中国政府正式确立了全球高规格、高水平的数字开放和治理理念。

迈向数字时代的历史转向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时势造英雄,过去一直视为时代骄子的互联网巨头,也是时代的产物,在新的历史阶段,也必须承担新的历史使命。仅仅成为财富游戏的胜利者,是远远不够的。不深刻领会这一次的历史转向,没有新的时代使命和社会责任,也可能被雨打风吹去。

洗尽铅华始见金,褪去浮华归本真。世界互联网大会,走出浮躁和喧哗,不再是一个追逐热闹的中心,也不再是商业的秀场。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思维不及时转向,就可能走向社会的反面。政府有关部门如果继续停留在过去固有的治理思维,就可能放任社会风险的汇聚,甚至纵容技术“作恶”的积重难返。如果我们的思维还停留在过去,我们的治理模式还停留在历史,我们办会的方式和模式还是旧有的,那么,在历史转向中,就可能成为被时代淘洗的铅华。世界互联网大会需要在制定全球数字治理规则的进程中,开启新的征程。

(方兴东,全球互联网口述历史(OHI)发起人,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院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周网事:谷歌助美联社用AI写新闻、苏宁推共享干衣服务
下一篇:2岁的程序员,13岁的创始人,永远26岁的“数字罗宾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