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网络平台:人类治理第一难题
2021-01-09 09:47:4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既不能影响正常的发展进步,同时也不给社会带来破坏和冲击,如何合理解决网络平台有效治理的超级难题,已经成为我们无法回避的第一任务。
本文发表于2017年汕头大学学报2017年第33卷第3期,此为原稿
\

百余年资本主义,第一次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10年前,全球市值前5大巨头是埃克森美孚(石油业)、通用(制造业)、微软(软件业)、花旗集团(金融业)、美国银行(金融业),行业分布处于百花齐放。而今天,全球前五已经被高科技巨头悉数把持,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和Facebook(合称“FAMGA”),老牌软件巨头也是因为云计算获得突破而再焕新生。五大巨头无一例外属于超级网络平台。而现在看来,网络超级平台垄断排行榜的时代,可能刚刚拉开序幕。无独有偶,随着阿里巴巴和腾讯市场价值逐渐接近3000亿美元,两者不但一举超越中移动、中石油、工商银行等国有巨头,而且已经引领整个亚洲。加上早已经突破500亿美元的百度,已经重新回归500亿美元俱乐部的京东,加上刚刚获得软银巨资注入,市值突破500亿美元的滴滴。中国也开始全面进入网络超级平台主导的新阶段。

这些网络超级平台,不但在商业获利方面的垄断地区渐趋加强,更重要的是,它们已经成为网络时代全球大众的信息基础设施,主导了人们的生活、工作、娱乐和商业。甚至,它们很大程度上代理了原本由国家来承担网络社会的公共服务和公共政策,正在颠覆传统政府的核心职能。马云对于阿里巴巴的战略毫不讳言:“我们认为未来阿里巴巴提供的服务会是企业继水、电、土地以外的第四种不可缺失的商务基础设施资源。”超级网络平台的治理问题,事实上,已经开始超越政府主体,走出狭义的网络治理范畴,开始延伸到社会治理,乃至国家治理,甚至成为全球治理的主导性力量。

扎克伯格的目标是到2030年,Facebook平台上的月活跃用户达到50亿,相当于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二。那时候,这些网络平台之上的活跃用户都将是数十亿用户的规模。可以想象,过去一直主导全球秩序的主权国家将让位于超级网络平台,全球治理将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可以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已经20多年,看起来到今天才真正进入深水区。随着网络时代全面到来,人类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将是超级网络平台的治理问题。

超级网络平台的治理问题难就难在人类现有的知识体系完全无力解答。迄今为止,全球商界领袖、政治家和专家学者,都没有谁能够给出基本的答案。无论是传统的法学、公共管理和国际关系理论,都失去了基本的可用性。基于多边市场强大的网络效应,解决传统单边市场和简单双边市场的传统反垄断体系已基本失效。难题的第一要点,就是网络超级平台集合私有性和公共性于一体。除了维基百科等特例之外,目前全球超级网络平台都是企业化运营,追求利润最大化是其天性。但是,由于政府相关部门无法直接接触和承担网络平台上十亿级用户的日常服务,网络平台事实上承担了日常网络监管、内容审查、违法信息阻止、用户信息保护以及各种服务规则的制定和实施于一身。网络平台事实上制定了迄今大多数的网络治理规则,成为人类网络空间事实上的“二政府”。当然,目前政府相关部门还是监管部门,加上网络平台的自律,以及企业价值观中“善”的取向,网络平台还没有超越国家政权的可控范围。但是,随着网络平台的不断强大,并且超越国界,是否有一天会冲击国家政权的合法性,不得而知。

超级网络平台治理难题的第二个要点,就是利益和权力的平衡。由于前所未有的“网络效应”,超级网络平台不仅仅赢家通吃,基本消灭了市场竞争。而且,由于平台成为近乎公共物品的新型基础设施,具有基础性、全球性和全局性,从媒体、商业、娱乐、社交和生活等多层次形成对用户的“锁定效应”,使得基于互联网的创业和创新也逐渐纳入各家平台的“围墙花园”之内。各平台自成体系,背离“互联互通”的互联网初衷。利益博弈的寡头化和权力孤岛的不断固化,谁来保障用户的基本权益?谁来维护网络时代的公共利益?谁来保护互联网发展的生态健康和持续创新的动能?失去了制约的权力仅仅依靠“不作恶”的企业自律,是否足够?

超级网络平台承担的职责,早已经超越了一个企业正常的范围。这也可能成为自身发展的不可承受之重。所谓权力越大责任越大,网络平台越来越变得“无所不能”,究竟是福兮祸兮也很难断论。如今,很多传统的社会治理职能由政府委托给私营企业也是越来越普遍的做法。但是,自然形成的网络平台委托代理的事实,却是网民们用脚投票,完全在政府职能无法跟上网络发展,甚至迄今政府还没有觉察下,既成事实。网络平台既无法将现有超越私营企业职责之外的工作“交还”给政府,也不可能因为“多劳多得”而得到额外的政府补贴。

公私难分,职责难清,企业利益和公共利益如何平衡?冲突在所难免。平台与用户之间冲突的典型案例就是“淘宝十月围城”事件。2011年10月12日,阿里巴巴推出新规,大幅提高小卖家的准入门槛,引发了轰动全国的小卖家群体聚集抗议行动。平台与政府之间冲突的典型就是2015年初,阿里巴巴与工商总局就假货问题发生的公开冲突,而且连环升级,剧情之紧张激烈出人意料。强中自有强中手,网络超级平台之间的冲突也越来越多。2017年4月20日,美国市场价值最高的苹果公司和中国市场价值最高的腾讯公司,因为微信一个小小的赞赏功能,也开始了猛烈的交火。其背后就是移动互联网主导权之争在平台之间擦枪走火。

必须客观地说,尽管存在各种内在挑战,但超级网络平台无疑代表当今全球互联网的发展水平,代表了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最前沿的伟大成果,是人类网络新文明的最佳载体。所以,既不能影响正常的发展进步,同时也不给社会带来破坏和冲击,如何合理解决网络平台有效治理的超级难题,已经成为我们无法回避的第一任务。网络超级平台全球化的内在驱动,极大抵消了各种反全球化的力量,主导了整个时代的发展和进步。但是同时,网络超级平台与传统国家主权的内在矛盾也在不断激化,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近几年的数据跨境流动问题。数据作为网络超级平台的第一生产要素,围绕数据跨境流动和隐私保护等数字治理问题逐渐成为最热门的显问题。当安全与发展,保护与开放等利益和权力的博弈汇聚到小小数据之上,迅速引爆全球也不可阻挡。所以,继本期推出互联网垄断专题之后,下期我们将继续深入,推出“数据跨境”为主题的深度专题,直面时代更严峻的挑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健康码背后的重大风险隐患与应对建议
下一篇:方兴东:两大科技体系才是良性、稳定和安全的格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