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视觉华人鼻祖陨落!中科院、工程院院士黄煦涛逝世
2021-01-09 10:45:0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他对中国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影响已非“关键” 二字所能概括。黄煦涛俨然成为了华人视觉领域的一座灯塔,其光芒会继续照亮计算机视觉人前行,愿有作为的年轻人,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4 月 26 日晚间消息,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美籍华裔信息学家,美国伊利诺依大学(香槟分校)Beckman 研究院图像实验室主任黄煦涛教授(Thomas S. Huang)于 2020 年 4 月 25 日夜(美国东部时间)在美国印第安纳州逝世,享年 84 岁。
\
黄煦涛,1936 年出生于上海,1949 年移居台湾,1956 年从台湾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先后于 1960 年、1963 年获麻省理工学院电机系硕士、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历任助理教授、副教授,是继傅京孙之后,在计算机视觉、模式识别、多媒体等领域最资深的华人科学家。1973-1980 年曾任普渡大学电子工程学院信息处理实验室主任、教授。1980 年,黄煦涛离开普渡大学来到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 - 香槟分校(UIUC)任教。
\
图片来源网络
精神遗产永存

黄煦涛教授是一名出色的研究者和教育家,其在图像处理、模式识别、计算机视觉等方面有不少原创性的研究成果,开拓了新的研究领域,作出了奠基性的贡献。被誉为计算机视觉之父和华人视觉宗师。

黄煦涛早期工作主要集中在图像压缩上,后来扩展到对图像的增强、修复和智能分析等。例如,由他发明的预测差分量化(PDQ)的两维传真(文档)压缩方法,已是国际 G3/G4FAX 压缩标准;在数字信号处理方面,他提出关于递归滤波器的稳定性理论,建立了从二维图像序列中预估三维运动的基础,为图像处理和计算机视觉的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黄煦涛认为图像和语音处理在本质上有类似之处,因此他也输出了一部分语音识别、声音处理的研究。他和他的学生曾创建了一个语音数据库,可用作测试视听语音识别算法的基准 ,另外还开发了用于检测引起人类注意的潜在声音元素的方法。黄煦涛还是最早结合基于音频和视频的技术来识别人类情感状态的研究者之一。

当他利用计算机视觉来处理名画《蒙娜丽莎》时,算法居然能读出蒙娜丽莎的笑容背后,情绪更接近悲伤而非快乐,该结果在当时受到了行业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
图片来源网络
门徒满天下

黄煦涛教授在 Beckman 研究院图像实验室成立了图像形成和处理(IFP)小组,该小组的大多数学生成员都隶属于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培养了许多硕士生、博士生和访问学者,其中博士生早已超过 100 位。

黄煦涛很关心中国计算机领域的科研工作与人才培养,他是中科院声学所、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和西北工业大学的客座教授。多次到中国科学院与浙江大学讲课,多次担任在国内举办的国际学术会议的主席或特邀主报告人。还长期帮助中国培养高级科研人才,有些留学生现在已成为大学教授,有些留学生投入到产业界成为 AI 领域代表人物。

这其中包括云从科技创始人兼 CEO 周曦,依图科技 CTO 的颜水成,文远知行的韩旭和宁华中,文安智能的陶海,奇点汽车的黄浴等人,是目前计算机视觉产业界耳熟能详的名字,黄煦涛教授因此也被称为“计算机视觉华人鼻祖”。如今,黄煦涛在计算机视觉领域积累的学术成果,正在由他的学生们接下新的一棒,特别是诸多华人子弟,正在推动中国计算机视觉的发展。

随着众多学生在该领域的 “开枝散叶”,他对中国计算机视觉领域的影响已非“关键” 二字所能概括。黄煦涛俨然成为了华人视觉领域的一座灯塔,其光芒会继续照亮计算机视觉人前行,愿有作为的年轻人,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
图片来源网络
人物经历
  • 1963年,博士毕业之后留校任教,先后担任麻省理工学院电机系助理教授(1963年-1967年)、副教授(1967年-1973年)。
  • 1973年,转至美国普渡大学电机系工作,担任教授兼资讯处里实验室主任(1973年-1980年)。
  • 1980年,进入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校区电机系工作,先后担任William L. Everitt 杰出讲座教授兼贝克曼前瞻科技研究院主席。
  • 2001年11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
  • 2002年2月,当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同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 2008年,当选为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
  • 2012年4月23日,被聘为中国科学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战略咨询委员会主任。

 

附讣告全文:

我们敬爱的 Tom(黄煦涛先生)于 2020 年 4 月 25 日夜间在印第安纳小女儿家平静去世。

三个月前,Tom 夫人 Margaret(倪越珮女士)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详离世,Tom 无比悲伤。两个月后,Tom 从执教和居住了四十年的 UIUC 搬去印第安纳小女儿家,在最后的几个星期里,Tom 享受了亲人的陪伴和照顾,也在远程关心惦记在读学生的发展,三个月后,Tom 追随 Margaret 猝然而去。

去世前一天,牧师拜访了 Tom;Tom 相信他会去天堂和 Margaret 相聚,因此而欣慰。去世当天,一些 Tom 和最亲近的朋友和学生和 Tom 家人短暂视频连线,为 Tom 祈祷和告别,家人也在筹备第二天的视频连线,让更多敬爱 Tom 和 Margaret 的朋友、校友和 Tom 道别,然而第一次视频连线结束片刻,Tom 已然追随 Margaret 而去。

Tom 与 Margaret 过了传奇而丰富的一生。他们在我们很多人的生命中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记,也为这个世界留下了宝贵的精神和物质遗产,但他们从来都只是关爱众人,温暖谦逊如初。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愿 Tom&Margaret 在天堂安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OHI档案】中国互联网一个不该被遗忘的名字——钱天白
下一篇:他们的价值撼动互联网新贵们的财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