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2020:中国互联网的3个“白昼”和4个“黑夜”
2021-01-09 12:48:06   来源:一见财经   评论:0 点击:

导读:有人在突围中崛起,有人在绝境处获得重生,有人丑闻缠身爆雷不断,有人从神坛坠入凡间。
\

刚刚过去的2020年,无论是对于中国还是世界,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这一年,疫情肆虐,全球经济止步不前。如果我们对2020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作一个全景式回顾,会惊奇的发现,互联网的商业版图在这一年所发生了深刻裂变:

有人在突围中崛起,有人在绝境处获得重生,有人丑闻缠身爆雷不断,有人从神坛坠入凡间。一个个传奇上演,一个个神话破灭,犹如同一个时空分裂出不同的世界,交织、碰撞、汇聚、沉淀,共同演绎2020年的波澜壮阔与跌宕起伏。

1

2019年的最后一个夜晚,一场名为“最美的夜”跨年晚会在B站上线直播,这也同时开启了B站2020年新的篇章。

精心的准备、精良的制作、精彩的演绎,B站的跨年晚会以黑马的姿态横空出世,晚会总播放量超9000万,全网播放量超50亿,豆瓣评分9.1,秒杀各大卫视,口碑爆棚。

紧接着,2020年青年节前夜,B站联合多家媒体发布五四青年节宣传片《后浪》。上线不到三小时,其播放量便超过100万,并迅速占领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与头条。

一场晚会,一个宣传片,使得曾经小众的二次元视频网站成功出圈。而在2020年,B站的成绩远不止于此:

斥资8亿元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未来三年独家直播权;推出首档头部说唱节目《说唱新世代》,成为今夏综艺节目的话题王;与欢喜传媒合作推出《风犬少年的天空》,实现了口碑和流量双赢。

电竞、综艺、直播,B站四处出击,多点开花。

2020年4月,索尼公司以4亿美元注资B站,并与其在影视、音乐上展开深度合作。而在此之前,B站还少有的拿到了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共同投资,成为一段佳话。

在中国的互联网世界,视频网站的竞争异常激烈。前有腾讯、优酷和爱奇艺的垄断,后有快手、抖音等后起之秀的挑战,B站生生的从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早在2019年,B站董事长陈睿就宣布了一个小目标,“三年内,B站市值要达到100亿元。”截至12月31日收盘,B站在美国上市的股票报收85美元,市值接近300亿美元,小目标提前、超额达成。

2

2020年,在资本市场表现同样优异的还有拼多多。

2020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拼多多股价站上177美元,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成功超越京东,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的第二大电商平台,令人侧目。

电商领域的赛道比视频网站更残酷。阿里巴巴和京东早已牢牢占据电商网站的前两名,剩余不多的市场份额则被苏宁、国美等瓜分,腾讯和百度几次进军电商均铩羽而归,大家都认为电商领域已是铁板一块、格局几成定局。对于拼多多的诞生,少有人看好。

创业初期,拼多多奉行“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拼团”的方式获取用户。低价+社交,拼多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攻城略地,等到巨头们觉醒,拼多多已经突出重围,成为一只不可忽视的力量。

进入2020年,拼多多更是加快了脚步。4月份,拼多多与国美牵手。资本推动,业务互补,线上线下融合,拼多多和国美的合作给外界留下了太多的想象空间。

此外,在2020年拼多多还借助直播带货的东风与多个地方政府进行合作。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今年上半年就有超过百位的各地市长、县长走入了拼多多的直播间,既为本地商品代言,也为拼多多站台。与地方政府的合作,无疑展现了拼多多更大的野心和企图。

黄峥在今年曾经给股东写了一封公开信,“在这个新世界中,新物种和新生物必将诞生并茁壮成长。”而拼多多异军突起,也为这句话做了最好的注解。

3

2020年的高光时刻同样属于中国的新能源汽车。

1月6日,马斯克搭乘自己的私人飞机抵达上海,出席特斯拉Model3的现场交付仪式。就在三天之前,特斯拉宣布降低Model3的售价,收获粉丝拥趸无数。

处境尴尬的则是中国的新能源车企。彼时,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刚刚经历了月度销量六连跌,许多人对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发展前景提出质疑:缺少核心技术,骗取国家补贴,上市只为融资圈钱,甚至断言贾跃亭的乐视汽车就是前车之鉴。

而作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新势力,蔚来及其创始人李斌正在经历创业过程中的至暗时刻:销量低迷、高管辞职、资金紧缺。2019年底,蔚来汽车被媒体曝出亏损超过100亿元,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为了寻求支持,蔚来汽车先后与北京亦庄、湖州市吴兴区谈过融资,但都没有了下文。蔚来也与广汽、上汽、吉利汽车进行接触,也都无疾而终。蔚来汽车股价最低曾降至1.19美元,离退市仅一步之遥。

很多人都在追问,蔚来汽车究竟还有没有未来?

蔚来在等待一个转机。2020年2月,被称为“白衣骑士”的合肥市政府与蔚来汽车签署合作协议。根据协议,蔚来中国总部项目将落户合肥,而合肥市政府将通过指定的投资公司进行增资,为蔚来汽车带来70亿元真金白银。

好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

2020年3月底,国务院会议明确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将暂缓退出,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再次注入一剂强心剂。2020年9月,国家发改委也发布指导意见,表示将扩大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除了来自政府层面的强有力支持,蔚来汽车也在苦炼内功。8月份,蔚来汽车将股票增发融资而来的17亿美元全部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目前,蔚来汽车的自动驾驶计算芯片已在规划之中,与之相对应的硬件团队也已经组建完毕。

好风凭借力。与蔚来汽车并称为中国新能源汽车“三剑客”的理想汽车、小鹏汽车于2020年先后在美国上市,受到投资者的热烈追捧,股价暴涨。2020年的最后一天,蔚来汽车市值762亿美元,小鹏汽车市值338亿美元,理想汽车市值259亿美元,纷纷跻身世界前列。

股价不能反映企业的全部,但却从另一个侧面映射出中国新能源汽车在这一年取得的骄人成绩。

不仅如此,新能源整车制造的繁荣还极大地带动了上下游产业链的发展:在国内,已经成功培育了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先导智能等明星企业,成为产业集聚发展的典型。当然,现在谈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弯道超越还为时尚早,但,未来可期。

4

2020年,有高光就有丑闻,就如同有白昼就有黑夜。

瑞幸咖啡率先爆雷。4月2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公告称公司财报伪造交易高达22亿元。消息传出后,瑞幸股票暴跌,盘中六次熔断,跌幅接近70%,市值蒸发近50亿美元,无数投资者的财富灰飞烟灭。

瑞幸咖啡作为曾经的网红企业,从产品上市到登陆纳斯达克,历时18个月,一度刷新全球最快IPO纪录,风光无两。

不过早在去年1月份,国外的研究机构就发布了针对瑞幸咖啡的做空调查报告。这份调查报告长达89页,收集超过25000张小票以及至少10000个小时的门店视频,数据详实、证据确凿,最终得出结论,瑞幸咖啡财务数据严重失真,其中2019年度最后两个季度的销售量至少夸大69%和88%。但是,瑞幸咖啡对此矢口否认,直至东窗事发。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就在瑞幸咖啡自曝家丑的前不久,公司CEO钱治亚还被评为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恰如一个黑色幽默。

瑞幸咖啡的恶劣影响超越了国界。

在国内,国家金融委多次开会定基调,从“坚决打击”到“从重处罚”到“零容忍”,措辞严厉,同时将此次造假事件列为资本市场违规典型案例,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证监会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对瑞幸咖啡违规行为进行严肃查处。

在国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瑞幸咖啡提起会计欺诈指控,12月17日,瑞幸咖啡不得不向其缴纳12亿元天价罚款以求和解。

5

丑闻缠身的还有蛋壳公寓。

2月初,蛋壳公寓便以受疫情影响为由“强制”房东们免租,却不给租户免租,引发公众质疑。随后,深圳等地陆续发生蛋壳公寓房东们讨要租金聚众维权事件。

进入10月份,关于蛋壳公寓“破产清算”的消息频繁登上微博热搜。11月,蛋壳公寓关联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同时被央视曝光深陷流动性危机。

事件愈演愈烈。“租房女孩持刀与房东对峙”、“广州蛋壳18楼租客坠楼”等极端事件频繁见诸报端。这已经不单单是一家公司破产跑路的问题,已经演变成影响恶劣的社会公共事件。而蛋壳公寓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是对新闻进行“辟谣”就是闭口不言,没有拿出丝毫的诚意解决问题。

蛋壳公寓也曾经被视为长租公寓领域的独角兽。在“租售并举”的政策背景下,以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开始野蛮生长。蛋壳公寓在2018年初便获得了数十亿融资,在资本的加持下对房东和租客施展“高收低租”“长收短付”的倾销方式,并成功在美国上市,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蛋壳公寓董事长高靖在创办之初高喊,“让年轻人有尊严地生活在城市中”,让无数的年轻人在深夜里留下激动的泪水。

而蛋壳公寓的可恶之处便在于:借助资本的力量低价倾销迅速垄断市场、提高企业估值,待到时机成熟上市圈钱。企业风光时,公司高管和背后的投资机构可以赚到盆满钵满。而一旦资金链断裂,公司破产清算、高管离职跑路,将所有矛盾转嫁给政府和个人,让整个社会为他们埋单。

从之前的ofo共享单车到乐视,从今年的瑞幸咖啡到蛋壳公寓,每一次都是熟悉的配方、每一次都是相同的套路,本以为是商业上的伟大创新,却没想到成为某些人“割韭菜”的利器。资本的饕餮盛宴过后,空留残羹冷炙,杯盘狼藉。

6

2020年,对于以美团、阿里巴巴这样的垄断平台,风向也在悄然转变。

年初,广东省饮食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炮轰美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顾“复工复产”大局,向商家抽取高额佣金。

美团的强势由来已久,关于美团垄断市场的质疑与争论也从未平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如果不是私下协商无望,广东省餐饮协会也不会将双方矛盾公开。随着事件进一步发酵,包括半月谈、央视在内的国家级媒体纷纷点名批评美团,称其是“滥用既有优势、不负社会责任的错误选择”。

这一次美团主动做出了妥协。几天之后,美团与广东餐饮协会发布联合声明:双方达成共识,美团将继续向优质商户返还佣金。

就在餐饮协会发函的前几天,美团王兴还在网络上发表了一条意味深长的状态:我好像还不曾站在陨石坑里感受过人生。

以美团为代表的超级平台,一头掌控商家,一头掌控骑手,一根甘蔗吃出了两头甜。这边安抚了商家,那边却忽视了骑手。

9月8日,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共鸣:配送时间被压缩,骑手申诉不被通过,外卖骑手的时间被系统精准计算。文章开篇便问,“一个在某个领域制造了巨大价值的行业,为什么同时也是一个社会问题的制造者?”

美团很快了优化系统,但却没有给出答案。系统仍在运转,游戏还在继续,而美团这个庞然大物究竟又会驶向何处?

7

究竟会驶向何处?这个问题同样困扰着马云以及他的阿里集团。

7月20日,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官宣,将谋求在上交所和港交所同步上市。从8月25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蚂蚁集团科创板的上市申请到9月18日成功过会,蚂蚁集团上市一路绿灯,历时仅25天,速度之快令人瞠目。期间,一张马云和蚂蚁集团工作人员的合影在网络上流传,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10月24日,意气风发的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演讲,“炮轰”国内金融创新与监管,不仅引发了公众的关注,也收到了监管层的“特殊关照”。

马云演讲后,从国务院金融委到金融监管部门,再到多位“资深学者”,纷纷发声为金融监管定调,表态称要“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

11月2日,就在蚂蚁集团上市前夕,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马云等人进行监管约谈。来的迅速,走的突然,蚂蚁集团的上市之路就此戛然而止。约谈不久,四部门进驻蚂蚁集团进行了详尽调查,对集团的业务合规经营提出了五项意见,并要求蚂蚁集团逐项整改。

12月16日至18日,作为高层级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上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以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来自政府层面的密集发声清楚地表明,未来几年将会加强对平台公司、垄断企业的监管。作为落实会议精神的重要举措,多桩涉及阿里巴巴、美团、京东等平台的反垄断调查也已经重启。而马云的蚂蚁集团将何时再次上市,仍未可知。

2019年马云宣布退休之时,互联网上将马云捧上神坛,纷纷感叹一个时代的逝去。而人民日报则评论:没有马云的时代,只有时代的马云。如今再看这则评论,言犹在耳,意味深长。

8

最后,当我试图总结描述刚刚经历过的,传奇的,荒诞的,得意的,失落的,刻骨的2020年,发现了一百多年前,英国作家狄更斯为《双城记》写下的一段话: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互联网大厂的竞逐,不只是烧钱
下一篇:芯片「印钞机」的背后:大国博弈的必争之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