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3D打印祛魅,中国厂商的大众消费市场实践
2013-12-12 10:30:12   来源:钛媒体   评论:0 点击:

导读: 如果用3D打印机制作橡皮鸭,做第一只的成本是20美元,做第100万只的成本还是20美元——就是说无法卖给有规模化需求的人

 

钛媒体注:鼓吹3D打印机将颠覆传统制造业,当然为时尚早。别说创客文化发达的美国,在国内尚未开发的民用级3D打印市场来谈论就更没有什么必要了。

材料成型技术在十年前就已经成熟,但一直集中在工业级应用上。国内有一些不为消费市场熟悉的企业,早就开始探索3D打印机的民用级市场,3D打印机未来将不再是发烧友专属?艺术家、设计师们的工具?看看钛媒体编辑对国内3D打印机制造商太尔时代的专访,谈传统的2B企业如何开始探索大众消费市场。

给3D打印祛魅,中国厂商的大众消费市场实践

对大多数人来说,一定听说过3D打印机,但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一台。

它是创客沙龙上必不可缺席的那台极具工业范儿的家伙,在今年5月一位美国小伙子拿一台二手3D打印机打印枪支的新闻登上头条之后,愈加被炒作为时髦儿词汇。

家具设计师兼策展人侯光正就特别想给3D打印机“脱魅”。今年9月,他在上海设计之都活动周期间第一次把3D打印机和打印出的各种作品铺设进充满设计感的展厅,策划了一场3D打印设计展。他不是想借大热的3D概念炫技,只是希望通过展览来告诉普通观众:3D打印不过如此,它并不像媒体宣传、普通人理解的那样无所不能,就只是一项新技术而已。

北京太尔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太尔时代)创始人郭戈先生也这么说。事实上3D打印技术并不年轻,退回到十几年前,所谓的3D打印就是“快速成型”技术,这一技术也早就在工业制造领域运用多年,大都用于产品原型设计和概念成形。

给3D打印祛魅,中国厂商的大众消费市场实践

就在上海设计展结束一个多月后,太尔时代为他们的新一代桌面级产品UP!mini召开了一场发布会。七零后的郭戈显然不太擅长忽悠和营销,他们直接搬来了几台机器邀请各路媒体把玩。

两台滋滋啦啦作响的3D打印机正在繁忙工作中。其中一台似乎和我们常见的打印机有点不同,添加了一个封闭的黑色外壳,大小接近一个台式PC机主机(上图)。这款打印机诞生在2012年,同年10月试水美国市场,今年才初次启动在国内的销售。当听到6699元人民币一台的价格(大众消费级定价),我对这家十年“老”公司的兴趣瞬间翻番。

第一桶金在海外

郭戈是典型的学院派出身的创业者,2003年,从清华大学博士毕业的郭戈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师兄创办了太尔时代。他此前在清华大学时的导师颜永年教授是材料成形制造自动化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算是郭戈创业的第一位支持者。遗憾的是,2000年前后,国家科技政策方面对三维打印技术还不是太支持,他们的研究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

来自解放军医院的一位神经外科主任对钛媒体回忆说,早在2000年他们就已经在跟郭戈的团队(太尔时代的前身)合作了。3D成形技术率先在医学上应用,不仅实现了牙科的牙齿模型重建,他们还将这项技术应用在了颅骨手术上,对于神经外科手术的演进也功不可没。

接近十年的时间里,太尔的产品主要集中供应给工业级市场,所以这家公司并不为消费者熟知。

根据郭戈的介绍,3D打印机民用市场开始显著发展要到2010年。最早由一家国外公司在上世纪80年代末申请的三维快速成型专利刚好在这一年失效,一众设备制造企业都看到了契机。

2009年,太尔时代将多年在工业级3D打印机积累的科研成果和制造经验移植到桌面级3D打印机上,研发出第一台“中国制造”的桌面级3D打印机,起名字叫UP!——这是郭戈的团队第一次尝试消费级市场。

比起B2B相对成熟和简单的模式,2C的生意并不好做,利润空间也小,但郭戈还是不想错过已经看清楚的趋势。他很清楚,DIY人群是最早介入3D打印机的人群,而只有海外市场尤其是美国才能找到成熟的DIY文化和环境,国外一些知名的打印技术品牌也培育了早期的消费级市场。于是,按照公司几位创始人和高管的规划,太尔时代的第一批桌面级产品开始通过代理商批量销往国外。

在美国及海外市场,太尔时代积累了三类典型客户。第一类是企业用户,主要是小规模企业。这一类客户有硬件生产的需求,他们最看中的是3D打印机产品价格成本比较低的优势;第二类集中在教育行业,有不少学校采购3D打印机有的用来做培训,有的为科研服务。

最后一类才是个人客户,艺术设计师以及发烧友、DIY用户为多。例如,不少艺术家在艺术品制作环节已经逐渐抛弃过去外包生产的模式,转变为自己DIY制造。开头提到的如侯光正家具设计师群体就是3D打印设备的忠实用户。

目前,太尔时代的40余家代理商分布在美国、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日本、南非等几个国家,但3D打印依然是不温不火的小众市场。按照太尔在全球的市场的拓展经验估计,目前,全球3D打印机市场每年卖几万台,还不到十万台,“这个量还是非常小的,未来市场的爆发点一定要依赖于足够的用户量。”郭戈说。

要达到这个“出货量的庞大基数”,郭戈认为非中国市场莫属。

相关热词搜索:打印 中国 厂商

上一篇:联通LTE 4G网络测试曝光:峰值140M
下一篇:后手机时代,我们该做些什么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