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启盈:虚拟运营商只是运营商的"保姆"
2013-12-31 10:49:15   来源:搜狐IT 作者:通信生活报   评论:0 点击:

导读:虚拟运营商牌照在2013年底前终于发放,天音通信、浙江连连科技、乐语、华翔联信、京东、北纬通信、万网志成、迪信通、分享在线网络技术、话机世界数码连锁集团、巴士在线控股有限公司
  文/毛启盈

  虚拟运营商牌照在2013年底前终于发放,天音通信、浙江连连科技、乐语、华翔联信、京东、北纬通信、万网志成、迪信通、分享在线网络技术、话机世界数码连锁集团、巴士在线控股有限公司,11家企业成为首批名单。

  几家欢乐几家愁?虚拟运营商牌照对产业有怎样的进步意义?虚拟运营商如何看这个牌子?笔者进行了调查。

  虚拟运营商态度迥异

  面对虚拟运营商牌照,获牌企业表现出不同的姿态:

  1、土豪型:

  京东集团副董事长赵国庆:预计在明年五六月份正式上线虚拟运营商相关业务,打造话音、短信、彩信、移动数据包等电信业务服务,5年内成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言下之意要和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平起平坐)。

  2、保姆型:

  迪信通创始人刘东海:虚拟运营商是电信运营商的“保姆”,不需要运营商“动手”做的业务,让虚拟运营商来做,通过给开工资形式,进行合作。

  3、回避型:

  天音通信副总经理易江南:虚拟运营商不会延续传统运营商的业务模式,不会在传统语音话费上进行降价折扣,但会针对用户设计有特色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更好的体验。

  对产业链的影响

  1、电信业垄断打破。虚拟运营商即一些拥有资质企业通过租赁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基础网络,经营某一类基础电信业务。 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叶卫民认为,第一批虚拟运营商牌照下发,意味着民营资本正式开始进军基础电信领域。随着垄断的打破,市场主体会更加多元化,竞争可能会更加激烈,这有利于运营商们进一步提升现有的服务品质,进而为用户带来更多的选择和利益。

  2、携号转网提速。工信部已核发“170”号段作为虚拟运营商的专属号段,也就是说今后如果再问别人“你用的哪家的手机号”时,听到的回答将不仅仅是移动、联通、电信三种。随着虚拟运营商加入,看见号码一下很难弄清哪个运营商的了。这被看成放开携号转网的信号。

  3、 减少产业链对运营商的依赖。譬如,中兴与欧美多个国家的TOP虚拟运营商都有超过十年以上的合作时间,如美国的TRACFONE,欧洲的VIRGIN等等,运营管理系统、计费系统、业务发展网络以及终端手机的开发等。这块业务一直由运营商主导,一旦开放给虚拟运营商,那么,整个产业链横行融合将深入。

  虚拟运营商走向

  1、上市。天音通信(母公司天音控制)、北纬通信已上市。浙江连连科技两年前就计划赴港上市。迪信通创始人刘东海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正为上市做准备。

  2、电商。京东、万网志成(阿里巴巴)电商渠道较强,有望弥补运营商线上渠道短板。国美、苏宁入局,只是时间问题了。

  3、支付。浙江连连科技支持电子化消费品(例如,移动话费等)、公共事业以及电信增值服务等的交易支付。

  4、4G大数据。随着4G的进一步推进,虚拟运营商们可以运作更多的个性化数据流量套餐,或者跟自身业务进行深度的融合或者绑定,从而让消费者享受到更具性价比的数据服务。

  用户受益方面

  1、线下服务便捷。譬如,原来纯粹卖手机迪信通,以后可能提供手机软件下载、缴纳话费以及办理类似运营商开户停机等业务。由于利润下降,电商渠道逐步完善,电信运营商将撤销市区营业部、业务量较少营业厅,这部门业务可能让虚拟运营商来承揽。

  2、语音、短信等业务资费更便宜。在三大电信运营商时代,话音资费降低幅度受制于国资委、工信部等监管部门,运营商是国企要“讲政治”。而虚拟运营商则不同,可以根据市场实际,轮番进行“价格战”。

  3、选择更加自由。虚拟运营商企业一般都同时与两家甚至三家进行合作,即便有“排他性”协议,并不会像三家电信运营商那样“老死不相往来”,用户可以在一个营业厅同时办理三家业务。

  面临的挑战

  虚拟运营商要想成功不那么容易,即便在国外运营多年的虚拟运营商,真正成功的案例也少之又少。目前,全球有503个公司运营633个虚拟运营网络:荷兰为14%、法国10%、德国19%、英国13%、美国7%、中国香港8%。

  国际上主要有两种模式:

  1、 语音通话、短信等为主要业务,以低价为特征,维珍移动(Virgin Mobile)、Tracfone。由于低价竞争,美国Mobile ESPN和迪斯尼移动(Disney Mobile)两大虚拟运营商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停止运营。

  2、新兴的智能终端和移动宽带市场: 2012年上半年,美国新涌现出Ting、GSM Nation、Zact、Karma、Voyager等多家虚拟运营商。

  国内面临的形势:

  1、政策瓶颈。这次发放11张虚拟运营商牌照,全部是通过电信和联通途径申请,而通过中移动途径申请的企业,却没有拿到1张牌照。笔者了解到,某虚拟运营商通过3家电信运营商都申请了牌照,一次拿3张牌照是不可能,但仍然要重复性履行手续,拖延了虚拟运营商推出业务的时间;

  2、监管“扯皮”。“谁发证,谁监管,谁审批,谁负责”,这是治理SP时代的监管办法,如果被移植到虚拟运营商时代,会带来诸多扯皮问题。虚拟运营商和运营商仍然是一种“雇佣”关系。正如刘东海所说的“保姆”关系。这样,虚拟运营商仍然面临多重监管;

  3、转售价格过高,虚拟运营商压力大。如就短信而言,运营商给出的价格是7分/条,但普通的代理商在5分/条甚至更低。就流量来看,虚拟运营商拿到的价格是120元/G,而普通代理商不到30元/G;话音资费为0 .1元/分钟。

相关热词搜索:毛启盈 虚拟 运营商

上一篇:应用分发市场2014变数:腾讯是否王者归来?
下一篇:游戏葡萄:你不知道的游戏推广新玩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