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嘀打车创始人:十年时间改变传统出行打车习惯
2014-01-13 08:02:22   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0 点击:

导读:嘀嘀打车从创业第一天起就是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移动互联网让出行更美好,为用户和社会创造价值;第二件事是我们希望创办一家可以让员工在里面退休的公司。

嘀嘀打车创始人:十年时间改变传统出行打车习惯

嘀嘀打车创始人程维。京华时报记者蒲东峰摄

时势造英雄,移动互联网吸引了一批人为此冒险,程维就是其中一个。一年半之前,他毅然离开阿里巴巴,创建打车软件公司——嘀嘀打车。不过,创业并非坦途,程维最初在拉司机装软件时被当做骗子,一手开发的软件也曾被深圳市交通委叫停,但这位创业者坚信移动互联网改变生活的能力。上周,嘀嘀打车宣布获得第三轮融资。程维日前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表示,他有这样的恒心,去花10年时间,真正改变人们出行打车的习惯。

京华时报记者李斌

□创业故事

>>创业初衷

发现出行的痛点

“中国互联网改变了‘衣食住’,而移动互联网一定会改变‘行’”

创业之前,程维在阿里巴巴工作了8年。2012年,移动互联网发展如火如荼,他觉得必须要把握机会做些事情,于是辞职,决定开始在北京创业。

一开始,程维花9个月时间想了6件事情,都觉得不行,最后他锁定了打车软件。但当他向身边的人征求意见时,问了10个人,10个人都说没戏。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北京的“的歌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拿手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

尽管所有人都认为不靠谱,但程维坚信他看到的是未来。“中国互联网改变了‘衣食住’,而移动互联网一定会改变‘行’”,程维说,“其实人们在出行方面有痛点和需求。就像在没有淘宝网之前,我们买东西似乎也不觉得很麻烦,同样,在没有打车软件之前,你也没觉得打车困难。而有了打车软件后,需求和痛点被发现并解决,你就会发现在路边打车受冷受热是多么痛苦,而提前用打车软件叫辆车在楼下等你是那么惬意”。

基于这个判断,2012年6月6日,程维的打车软件公司——嘀嘀打车开张了。

>>市场开拓

花钱雇员工打车

产品上线首日,嘀嘀打车的北京地图上,只亮了16盏灯,也就是只有16个司机在线。

公司甫一开张,第一个问题就来了。程维必须在产品开发的两个月的时间内,找好愿意使用嘀嘀打车的司机,否则到时候产品上线后没有出租车在线,乘客就根本叫不到车。当时,北京一共有189家出租车公司,程维决定全部跑一遍,目标是产品上线的时候有1000个司机安装嘀嘀打车,有1000个司机可以被叫到。

结果却不难遂人愿,公司负责市场开发的吴睿跑了一个半月,拜访了100家出租车公司,一家公司都没有达成合作。所有的出租车公司就问一个问题:你有没有交委的红头文件?弄不到红头文件的程维,咬牙着说,先把剩下的89家跑完再说。

终于,又坚持了一个礼拜,北京昌平郊区的一个叫银山的小出租公司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者,银山公司在公司开会的时候给程维15分钟,让他给100多个司机宣讲嘀嘀打车软件。结果,100人里只有20个人有智能手机,大多数人觉得这帮人是骗子,最后只有8个人尝试性地安装了嘀嘀打车。到9月份,产品上线首日,嘀嘀打车的北京地图上,只亮了16盏灯,也就是只有16个司机在线,方圆5公里内,乘客根本找不到司机。

一时想不出辙的程维,索性就用了个笨办法。他给一个叫徐诚的员工每天发300块钱,让他只做一件事,就是用嘀嘀打车叫车,绕着北京二环、三环、四环跑,打完一辆再叫一辆。“最后,徐诚打车都快坐吐了”,程维笑着说,“我就是要让所有司机听到手机响,觉得这东西有人用,是真的,不是骗人的,给他们信心。”

>>同行过招

大雪帮了打车软件

“那天是2012年北京第一场雪,很多人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用打车软件。那一天我们第一次单日超过1000个订单。”

刚一开始,由于司机和乘客都少,嘀嘀打车必须做宣传让外界知道。但当时,市场上风头正旺的同类软件是摇摇招车,这是国内首家电召手机APP,当时已经拿到了风投,在北京交通台、音乐台的广播里持续打了两个月的广告,并在一个酒店现场给司机安装打车软件。

“那个广告我们打不起,打了就破产了,但不打的话,用户装机量上不去也不行”,当时摇摇招车砸了上百万元,在首都机场出租车等车的蓄车池租了几个摊位,一边广播宣称“装摇摇租车,一个月多赚1000块”,一边给司机们安装软件。程维说,当时嘀嘀打车很穷,只好另寻他处,他们就花了5000元同北京西客站谈拢,允许嘀嘀打车的工作人员进入西客站出租车的蓄车池推销,四五个小伙子一个冬天装了1万辆出租车。“你要知道北京的冬天是很冷的,那个地方是个过道,过堂风,站一个小时你会吹裂的,我们很多小伙子上一天班就会发烧,休息两天再来,真的跟红军打仗一样,在最艰苦的环境下创造了奇迹。”程维说。

这个冬天确实帮了打车软件的忙。“11月3号,那天是2012年北京第一场雪,很多人上下班打不到车,就开始尝试用打车软件,结果发现真能打到车,于是很激动地在微博上分享,被更多的人知道了。那一天我们第一次单日超过1000个订单。”程维说,那场大雪之后,嘀嘀打车的订单爆发式增长。进入2013年,嘀嘀打车开始在北京甩下摇摇招车,并进军上广深等城市。

>>政策利剑

被深圳交通委叫停

“那时候再有几个城市蔓延下来,可能嘀嘀打车就死了,这是第二道鬼门关。”

就在嘀嘀打车一路高歌猛进之时,政策的利剑落到了打车软件的头上。2013年5月,由于打车软件允许加价,嘀嘀打车等打车软件被深圳交通委叫停。当时,深圳交通运输委员会要求,出租车司机不得使用手机召车软件,并将联合执法支队进行专项整治。

当时,受到影响的主要是摇摇招车和嘀嘀打车两家。在被叫停后,两家的选择截然不同,摇摇招车选择离开深圳市场,嘀嘀打车则坚持和交通部门沟通。

“放弃就没有了。”程维说,在和交管部门的沟通中,嘀嘀反复强调打车软件的初衷:“我们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捣乱的。”

此事,很快被全国各大媒体报道,甚至还上了新闻联播。不过,好在媒体舆论的导向是支持嘀嘀打车等打车软件这样的创新事物。

而一位政府官员随后的表态也让程维也稍微有些心安:“交通领域是相信科技的力量,相信创新的。”终于,全国其他城市并未效仿深圳叫停打车软件的做法,“那时候再有几个城市蔓延下来,可能嘀嘀打车就死了,这是第二道鬼门关”。

不过,此后各家打车软件都取消了随意加价的功能,限定最多只可加价5元。如今,深圳交通运输委员会也解封了叫停禁令,打车软件在深圳可以正常使用了。但深圳、北京等地的交通部门也出台了电召平台,嘀嘀打车等打车软件接入电召平台,此事才算平息。

“不要害怕,努力让主流渠道所理解。”程维事后总结道。

>>融资烧钱

补贴只是锦上添花

“补贴是短期锦上添花的行为,我只能将此定义为营销,就像京东商城做的促销一样。”

自从去年5月的被叫停风波之后,程维一直保持低调,几乎没有再接受过媒体采访,直到上周,嘀嘀打车宣布获得C轮融资,中信产业基金和腾讯公司共同投资1亿美元。前两轮融资来自于金沙江的300万美元和腾讯的1500万美元。而此时,嘀嘀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打车只拿到了阿里巴巴8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

面对对手的大规模融资,快的打车抛出补贴1亿元的政策。而嘀嘀则宣布和微信合作,用户不需要安装嘀嘀打车软件,在微信里即可实现叫车,并用微信支付,还可享受司机和乘客各返10元的补贴。两家公司的补贴行为被外界解读为烧钱。

“补贴是短期锦上添花的行为,我只能将此定义为营销,就像京东商城做的促销一样”,程维说,短期的烧钱是必要的,但资金不是胜负的关键,更重要的是决策和运营。

目前,据程维透露的最新数据,嘀嘀一天服务的用户已经达到三四万,拥有35万司机。在北京6.7万辆出租车中,目前已经有超过50%的安装嘀嘀打车软件。程维说,尽管这一年打车软件看起来发展较快,但互联网要真正撼动出行领域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觉得我们要做好十年的准备。”

□人物对话

路边打车才是最大竞争对手

>>谈模式

重要的是改变用户打车习惯

京华时报:可否透露,这次融资后,投资方是否控股?

程维:没有。我们最在意的就是企业的独立意志,如果企业被任何的资本控制,企业将失去创造力。

京华时报:打车软件目前只是烧钱,你有没有考虑过它的盈利模式?毕竟还是门生意,迟早要盈利的。

程维:今天在没有想清楚和做出来之前,我们不会说。我只能说嘀嘀打车会有自己的方式出来,可能跟大家想的不太一样,但我们肯定会除了为用户负责,为员工负责,也会为股东负责,但首先你要活下来嘛。我们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到时候盈利是自然而然的事,我们会用我们的行动证明给你看。当下最重要的是改变用户打车的习惯,而不是着急赚钱。

京华时报:嘀嘀打车能在40多家打车软件的血拼之中活到现在,且获得3轮融资,你觉得最重要的法宝是什么?

程维:永不放弃。

>>谈对手

快的打车使用门槛比我们高

京华时报:我曾采访过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车司机,他们都说,使用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没感到有什么差异。他们使用打车软件的目的只是为了多拉几个活,两个都装上,还可以多获得你们两家的补贴。所以说,产品没有差异化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程维:别着急嘛,很多胜负不是在第一年就分出来的。其实,我们在做很多这样的努力,可能今天还没有看到这样的效果,我们会继续加油。比如,我们的地图导航功能,可以准确地将司机导航到乘客指定的位置。

京华时报:我注意到,嘀嘀打车和微信支付合作了,而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合作,都在鼓励用户使用新的支付工具去付车款,那么,你觉得哪种方式更有优势?

程维:我们的司机不需要装微信,乘客有微信即可,司机只要装了嘀嘀打车就可以收钱,而快的打车的司机要用支付宝收款,必须自己再安装支付宝,门槛比我们高。微信是个入口,而支付宝只是个支付工具。

京华时报:你通过什么方式能让你们和快的打车的竞争一直保持领先?

程维:说来话长。我们和快的的竞争还在继续,抱歉我不能讲太多细节。但是我们有充分的信心,我们经常讲快的打车不是我们的目标和竞争对手,嘀嘀打车唯一的竞争对手只有一个:路边打车。直到打车软件的渗透率超过50%,才能算打败了最大对手。

>>谈未来

真正撼动出行领域还需10年

京华时报:战胜路边打车,你预测需要多久?

程维:我觉得我们要做好10年的准备。网络购物发展到今天10年了,大概改变了传统零售的5%。大众点评也发展了10年,仅改变了1%。互联网改变传统都是以10年为周期,而嘀嘀打车才一年。由于行业的需求迫切程度,这一年打车App看起来发展较快,但根据我自己的判断,互联网要真正撼动出行领域还是需要10年。

京华时报:第一阶段你的目标是多少?

 

 

程维:我觉得打车行业互联网化的第一阶段标准是20%的渗透率,至少有20%的用户会迅速养成习惯。这已经是相对其他行业最快的渗透速度,目前为止,很少有互联网对传统的渗透率到20%。

京华时报:你对公司的未来有什么愿景?

程维:嘀嘀打车从创业第一天起就是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移动互联网让出行更美好,为用户和社会创造价值;第二件事是我们希望创办一家可以让员工在里面退休的公司,这是对我们员工的一个承诺,就是我们公司要足够给他提供保障,要在给他长远和保障之外提供平台去成长。

相关热词搜索:嘀嘀 打车 创始人

上一篇:世联试水移动互联 地产中介猛吹“转型风”
下一篇:“鲶鱼”虚拟运营商激活电信行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