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南三线城市:微信的另一个世界
2014-02-13 00:14:2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点击:

导读:春节了,各路名媛贵妇、绅士土豪均被打回原形。不管平时装得多国际、多上流、多高端、多大气、多与众不同,这个时候都要:回县里!回镇里!

“春节了,各路名媛贵妇、绅士土豪均被打回原形。不管平时装得多国际、多上流、多高端、多大气、多与众不同,这个时候都要:回县里!回镇里!回村里!走泥路,跨阴沟,踩水塘,回到三姑六婶的怀抱!名字也从Kenny、Christina、Daisy、Vivian变成铁蛋、二狗、大毛、娟儿、妮儿、翠花、二丫……”

这是马年春节前夕最火的一个段子,据说还有各个地方版;抛开其中“毒舌”的调侃意味不谈,倒也揭示了一个道理:与财经/科技媒体环境中熟知的一二线城市相比,三线城市及以下可谓别有一重天。每年春节,Vivian等的回乡之旅,则会为家乡亲友带去如春风化雨般的细微变化。

微信的两重天

记者恰好认识一位从上海回泸州农村的”Kenny”,职业为上海某知名IT企业的架构师。马年春节,他给老家的爸爸送了一部中档智能手机;这几天看他晒朋友圈,有多张与老爸微信聊天的截图。尽管他的潮老爸会使用微信,但还是仅限于最基本的语音、聊天功能;价值3000元的智能手机,好像只多了拍照、微信、手机QQ、视频缓存观看的功能。

类似的情况,在我的亲友中并不少见。根据小范围的调查,除了小学六年级的小堂妹没有使用智能手机,近亲的20多位亲友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iPhone 5S/4S、三星、小米、联想、TCL等品牌都有,价位也从近千元至五千不等。而小堂妹不用智能手机,主要原因是家规使然,她告诉我许多同学也在用智能手机。

与去年春节相比,我家亲友只有阿公(爷爷)一人是新更换的智能手机。此前将近5年,他一直使用翻盖的摩托罗拉,最近通话效果不好。在物价没有飞涨的数年前,那部手机的售价是5000多元,短短几年间,已经沦落到放在外衣口袋没人会偷的地步,真让人唏嘘不已。

起初,阿公怕适应不了“新机器”,并不愿意更换,但在儿孙的“鼓动”之下,最终还是换了。记得小堂妹说服他的其中一个理由是,可以装有语音功能的微信,不用打字回短信,对着吼几声就是了。

目前,阿公还在慢慢适应智能手机的使用过程,他一方面对通话效果、图片效果等比较满意,但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抱怨电池续航、来电铃声音量等问题,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等(这些功能)用会了,再让你妹妹帮我装微信。”临走之前,他这样对我说。

微信,在一二线城市已经构建了支付、购物、AA制甚至微店等诸多应用场景,但在三线城市还更多的停留在手机QQ+微博的印象。当北上广深的各种小伙伴群疯狂抢着微信红包时,我正和表姐妹们围炉打麻将,一边不熟练地打着小麻将,一边见缝插针地抢或派红包,结果可想而知,麻将输得一塌糊涂。

按照姐妹们的话讲,抢个红包抵不上“放炮”一次。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她们的调侃却传递了一个信号:身为三线城市金融等领域的白领代表,抢红包远没有普及。

我尝试着在亲友微信群及童年小伙伴群里,分别投放了一两个红包链接,最初是被当作病毒链接,甚至差点被某个极端的小伙伴当作“盗号者”踢出微信群。费力解释了一番,大部分人表示懂了,但兴趣不大。亲友们则更直接:反正过年都会见面的,直接发真正的红包啊。

最终,我两个群的40个红包只被领走3个,但这几天还退回了两笔款项——我猜想,领走红包的两位小伙伴嫌麻烦,并没有绑定银行卡。

后来,一位小伙伴群的“发小”偷偷告诉我,某人说你发个红包都要搞这么多花样,装模作样的。听了这话,说不伤心是骗人的,但更多的感慨是“山中岁月长,人间已千年”。

后来,与一位在成都创业的小伙伴闲聊,他说抢红包在成都也不是很流行,至少他的创业圈子中,BOSS们没有给员工发微信红包。为什么?按照他的分析,创业公司人数少,平常见面很多,不用依靠抢红包的游戏联络感情,真金白银反而更实惠。

“你看,一般是大公司的抢红包游戏玩得很火。”小伙伴也说到我们的家乡泸州,三线城市的公司、单位等更是小范围的熟人社交;加之过年各种娱乐游戏很多,当面社交的活动都忙不过来,不用特意抢红包添乐子。

另一个原因则来自我自己抢红包多次失败的经验,相比上海等一线城市,三线城市的网络环境还是有些差距;如果使用3G网络等,由于春节返乡过年人群的激增,给各个基站都带来不小的压力。

微信商业化进程中,除了最基本的IM交流功能,其构建的支付、电商、理财等已然被一二线的人群视为颠覆性的庞然大物,但在三线及以下的城市,它还是QQ+微博的社交结合体,除了游戏,其他功能更像是“天方夜谭”。当我讲起自己在微信卖场的购物经历,往往会引起一阵惊呼:“什么,微信可以买东西?”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微信游戏的流行。听到一个段子——可以不会发朋友圈,但一定会玩天天酷跑。当我在上海玩过一轮微信小游戏甚至已经生厌时,这里正是全民娱乐、如火如荼的时候;有个在银行工作的小伙伴告诉我,现在他们全行上至领导下至柜员,都在比拼,每天必须跑一次。

写到这里,想起一位上海投资者给我说过的话,与一二线城市相比,下沉市场的流行会慢上不止半拍。

电商新战场

每年春节后,类似的话题都会被讨论:三线及以下市场是未被开发的蓝海,尚待被大公司的流行所“点化”,还是小众文化、壁垒突出,更适合地域特色的公司生存?

在泸州看电影和聚餐,习惯性地使用大众点评网,但并没有感受与上海相同的体验。只得询问泸州的小伙伴,平常吃饭、看电影在哪里买优惠券,答案有点出乎意料:拉手网。因为在上海等一线城市,拉手网通常给人“垂垂老矣”的印象,但在泸州的体验确实可以点个赞。推荐的小伙伴笑称,这就是泸州使用人数最多的“大众点评”。

另一个例子是:一线城市如火如荼的打车软件,目前并未渗透到川南这座三线城市。与打的遇到的不同出租车司机闲聊,并不看好这些打车软件的进入,即使是高价补贴。“现在已经运力不足,需要拼车来解决了;再说,小城市的老司机多,培训难度大啊。”一位出租车司机如此感慨。

三线及以下市场究竟是什么状况?这其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除了调侃Vivian等节前节后变化的流行段子,今年春节还有一个帖子爆红:《我为什么选择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工作》在跟帖回答中,有人列举了一个理由,大致是:我在上海、广州网购,次日或隔日到,且江浙沪包邮,在小城市能做到吗?

今年春节,最大的惊喜是电商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快速渗透。阿婆(奶奶)家的微波炉、我的笔记本电脑都发生了故障,抱着尝试的心理,我在苏宁易购下单购买;同时也在京东购买了一个打蛋器。三样商品都是电商平台自营,到达地点都是泸州市区。

下单的日期是1月29日(腊月二十九)下午,两样小家电都是在次日上午、大年三十(1月30日)送到的。比较惊喜的是,笔记本电脑是在第二日上午、正月初一(1月31日)送到的,当时快递给我打电话,有些吃惊:这是我第一次体验电商春节不打烊,只知道一二线的大城市有,不知道连三线城市也可以在正月初一送到。

以苏宁易购购买的笔记本电脑为例,查看物流:1月29日,完成订单审核,并从苏宁成都物流仓发货,次日到达内江配送中心,第二日到达泸州配送中心及泸州钟鼓楼店物流站,自提或配送均可,我选择的是配送。

与去年的物流配送相比,今年明显提速。而且苏宁易购、京东、易迅等已经可以直接配送到乡镇,但频率一般为一周一次。根据询问,自营电商的车辆每周走一次贯穿乡镇的国道/省道,配送主干线的沿途乡镇。

关于乡镇的网购市场,淘宝很早之前就在开发,不仅发展网购人群,也出现一些卖东西的“淘宝村”。

目前,淘宝、天猫还是占据先发优势,以亲友为代表的网购主力,对两者之外的电商认知度、辨识度并不算高;即使是在不同的电商平台发生网购行为,也对外通称“淘宝”。询问20多位亲友,超过半数在网购,但大部分以淘宝服装、饰品、箱包等为主。

比较有趣的是,妈妈一代的网购者,基本从未使用过手机购物及手机支付。按照妈妈的话说,手机上图片和字太小,看不清楚;而手机支付总有一种不安全感。

而妹妹一代的网购者,目前已经逐渐转移到移动端,使用手机购物;手机淘宝和手机支付是手机上高频出现的APP,但京东商城等一线城市普及的网购软件,从小范围的调查看,装机率不高。


凡事总有例外,被称作“马杀鸡”一代的90后外出务工人员,智能手机对他们来说并非昂贵、高性能的,他们的智能手机多用于游戏、网络小说以及手机QQ。“不能手机上淘宝,网速太慢而且手机经常死机。”一位在广州务工的小伙子说,他使用的是一部山寨品牌的智能手机,不到1000元但短期不打算换新的。

当智能手机普及了一轮,尽管品质参差不齐,但好歹数量上有了提升,基本“人手一部”了。但是,三线城市的父辈们更加奉行节俭,还是认为手机是耐用家电,至少一两年内不会更换。

“三线城市的平板不好卖,但大屏手机还是有旺盛需求的。”泸州最大的手机、平板个体销售商邹先生说,电商发展和智能手机销售,其实是相辅相成的,他看好三线城市甚至乡镇的电商发展。

相关热词搜索:三线 城市 另一个

上一篇:贾跃亭:有人模仿我们 这就证明他不可能超过我
下一篇:移动互联网正如何改变旅游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