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芬兰:手机王国已成往事
2013-12-06 08:54:44   来源:雷锋网   评论:0 点击:

导读: 2013年诺基亚被微软收购,标志着芬兰作为手机王国的时代结束,很多人对此感到惋惜

the game industry of finland
       2013年诺基亚被微软收购
,标志着芬兰作为手机王国的时代结束,很多人对此感到惋惜。然而大家没有看到的是,诺基亚倒下了,另一个产业——游戏业,在Rovio和Supercell等企业的带领下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Rovio在今年宣布其最受欢迎的游戏“愤怒的小鸟”总下载量突破了20亿次;Supercell是一家成立于2010年的小型游戏工作室,在不到1年的时间内,它成长为价值30亿美元的公司。今年的芬兰旗舰初创企业大会Slush吸引到了日本游戏业最有影响力的一些企业家,如DeNA创始人南场智子和GungHo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孙泰藏的到来。

Supercell和Rovio的崛起激励本地的游戏设计师和开发者努力登上世界舞台。目前芬兰国内共有180家游戏工作室,相比2010年翻了三倍。

“主要的变化在于这些公司现在更加自信,相信自己能够做出影响力,”Rovio的营销主管Peter Vesterbacka(见下图)说道。

ilkka-peter

一大波新兴游戏开发企业

回到2009年,从芬兰走出的愤怒的小鸟红遍全球,已经开始引起人们对其游戏业的注意。而时至今日,芬兰不再只有Rovio,在它后面还有Grand Cru、Next Games、Boomlagoon、Fingersoft等众多游戏企业。

很多年以前,芬兰的游戏企业主要局限于本土,在政府基金Tekes的资助下发展了Remedy、Housemarque、Bugbear等公司。自90年代末以来,这家机构为芬兰的游戏产业提供了约5000万欧元(约4.1亿人民币)的资金,去年秋季,它们推出了一个叫Skene的致力于游戏的7000万欧元项目。芬兰是个小国,人口只有555万。

多数的互联网初创企业集中在美国,此外亚洲的以色列和新加坡也是科技创业中心,欧洲在这方面似乎有些落后,不过北欧近几年却在迎头赶上。北欧这么多互联网初创企业,与一些成功企业的榜样作用有关,这些企业包括Skype、Spotify、Rovio和Supercell。

芬兰游戏业的营收增长迅速:

turnover

游戏企业主要集中在南部:

location of companies

诺基亚投靠WP,游戏业搭上iOS和Android的顺风车

诺基亚当初投靠微软的WP平台,结果把自己都搭进去了,游戏业不同,他们主要利用了iOS和Android平台的迅猛发展使得全球游戏开发的竞技场变得更加公平。在智能手机和Facebook之前,小型游戏工作室经常需要与出版商合作,放弃很大一部分收入,以换取在主机上进行营销和分销。

现在,像Supercell这类公司把大多数设计和开发人员留在赫尔辛基总部,在美国只有一个小办公室,主要负责营销和用户。

其次,iOS和Android平台上激烈的竞争也使得产品质量成为重中之重,游戏公司需要拿出不一样的产品才行。Supercell的谨慎策略因此得到回报,在部落战争(Clash of Clans)和卡通农场(Hay Day)的背后,该公司放弃的产品比推出的产品还多。而现在这两款游戏在今年第一季度为其带来了1.79亿美元的收入,要知道Supercell的员工总数只有100人左右。

美国的游戏公司忙着追随Zynga的模式时,欧洲的Supercell和King等企业却抢得先机。甚至硅谷的风投也开始注意到了,致力于把英雄联盟类的游戏带到平板上的Hammer & Chisel公司最近就获得了820万美元的投资。

全球意识

对芬兰(和它的邻居瑞典)来说,创造成功的消费互联网和游戏企业的一个有利因素是它们都是小国。因而芬兰的初创企业从一开始就具有了全球性思维,而不像人口中等的国家那样专注国内市场。

全球性思维意味着本地的赫尔辛基企业迅速在全世界寻找合作。Rovio很快就在中国设立了办公室,而Supercell的15.3亿美元投资来自日本的Gung-Ho和软银。

只有500多万人口的芬兰,多数人都会说英语。芬兰还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之一,学生在国际水平测试中位于前列。

“我们没法用天气来竞争,但芬兰还有很多出色的领域,吸引越来越多的国际人才过来,”Supercell的Paananen说。“例如,这儿很安全,多数人都说英语,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教育系统之一,税收和生活成本也很合理,而且工作文化很友善、开放且诚实。”

成功有负面之处吗?

Rovio和Supercell的成功毫无疑问改变了当地的文化。不仅芬兰的游戏开发者变得更有底气了,现今游戏社区还有一股浮躁的气氛,让人回想起硅谷当年的泡沫。

愤怒的小鸟的营销经常太过火。之前有愤怒的小鸟入太空,今年早些时候还有占领莫斯科红场的活动。

Rovio和Supercell的员工也开始离开,去创办自己的企业。例如Supercell的前分析主管Joakim Achren去年就离开创办了Next Games;还有Rovio的前游戏副总裁Petri Jarvilehto和前战略副总裁Andrew Stalbow一起创立了Seriously工作室。

这可能成为这个国家游戏业成功的不利因素,在一个本就变化无常的行业更加难以留住人才。同时也会让游戏行业的人们更加在乎金钱回报而不是设计游戏的快乐。

一些人已经开始报怨,Supercell的联合创始人之一Lasse Louhento公开表示:“游戏产业是个火爆的话题,这让我感到担忧。我喜欢游戏开发中那种孩子式的激情。我想念有远见和态度的人们,从不放弃完成一个游戏,不管最终结果是否成功。我不需要满嘴谎言的网络民工,以及徒有其表的人来抢夺真正开发者的功劳……我想念真正的实践者、开发者!”

“我很肯定那一小群只为赚快钱才进入这一行业的人,很快就会发现行业的艰辛之处,然后就会来得有多快滚得就有多快。”Paananen说。

“多数的本地游戏开发者不会把金钱放在第一位,”Paananen继续说。“这没有改变。芬兰人本来就不为金钱而工作,现在为了多那么一点钱为什么要改变呢?”(芬兰是高福利高税收国家,国民拿着差不多的税后收入,即便工资高,大半也作为税收走了。)

相关热词搜索:2013年 芬兰 手机

上一篇:王利芬自述:商业思维怎么改变了我这个媒体人
下一篇:苹果口风转弱 伊坎提出更温和股票回购计划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