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卖场生意惨淡 华强北中关村同现退租潮
2013-12-31 14:16:3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张业军   评论:0 点击:

导读:“电脑城正在以每年20%的速度下滑,且不见谷底。”这是来自一份调查机构的调查数据。与此呼应的是,北京中关村、深圳华强北等全国知名电脑城集中地的身影,在消费者心中日渐淡化和模糊

原标题:电脑城“温水煮蛙”危机:想买东西的人里三个有两个是来比价的

“电脑城正在以每年20%的速度下滑,且不见谷底。”这是来自一份调查机构的调查数据。与此呼应的是,北京中关村、深圳华强北等全国知名电脑城集中地的身影,在消费者心中日渐淡化和模糊,而以京东、天猫等为代表的网上商城正日益兴盛。

这是“狮羊论”的又一块线下试验场。不过电脑城的式微,却不仅仅源于“电商狮子们”的凶猛,3C产品结构的内在变革或许才是“谋杀”电脑城那只隐形的手。

转型路径在哪儿?转型电商、去IT化以求自救,抑或其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当下由于电脑城的管理模式各异,而存在不同的转型尝试。一种强调以体验、社交、互动,以关系链经营为核心的商业模式,适合开店时间较长、客户资源较多的老店;一种是开辟特色餐饮,来为IT产品销售增加附加值。然而,记者发现,那些刚刚试图转型电商的电脑城商户,正在陷入“做还是不做”的两难。

深圳市华强北路,一个平常的下午。

销售员王斌正在新华强电子世界一家商铺前和人聊天,和卖场里的其他商铺一样,摆着琳琅满目的数码产品的柜台,却鲜有顾客光顾。

上述一幕,在华强北辉煌时期是难以想像的。有着“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的电子市场交易商圈华强北,早在2007年10月,就诞生了中国电子市场价格指数,使深圳成为中国电子市场的“风向标”、“晴雨表”。

光景变迁。如今的华强北,顾客稀少到要商户雇人到街头招徕。守候路边的销售员拿着印刷好的电脑配置单,拉拢顾客。

2013届大学毕业生王朋便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她在人行道上拦住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希望能找到一个有效客户。

记者在华强北调查发现,从事批发业务的华强电子世界等市场尚未有明显的衰落迹象;但面向消费者的DIY及数码市场,则面临生意冷清和严重的“空铺潮”。

生意清淡外出“堵客”

学会计专业的王朋,因为“这份工作很有挑战性,很能够锻炼人”而从事街头销售。每月底薪1500元,邀请顾客在店里装机之后,按照销售额提成。在销售业绩达到4000元之后的增量,以与单位三七分成的比例,分享销售利润。

据王朋介绍,现在生意太难做,旺季的国庆节假期前三天,她的成交业绩为0,而10月前半个月,她的业绩只是一台电脑。

在赛格广场,王朋把记者带到位于三楼靠近电梯口的一家DIY装机店,店内销售人员正熟练地在电脑配置单上填写着配置和价格。销售员王小涛(化名)向记者提供了一个配置方案,报价1750元,记者感觉其故意降低配置以压低价格。当记者表示要再去别家店铺时,他表示给记者重新报价,最终报价低到1500元。确定记者无意购买后,王小涛将报价单揉成一团扔进纸篓。他说,这是为了防止顾客在京东、淘宝等网站上比价。

王小涛的无奈之举,正是华强北人气加速下滑的缩影。根据华强北街道的数据,商圈中14家代表性单位,2013年夏季有13家日均人流量下降10%~20%,4家营业额比2012年同期下降。

除了对潜在客户进行“围追堵截”,价格战也打得难解难分。在笔记本卖场,一台笔记本的利润也就在200~300元,“赔本赚吆喝”的事很常见。比如,一台在戴尔官网上售价4299元的电脑,在新华强电子世界一楼某戴尔笔记本专柜,销售人员报出了3800元的价格。

王斌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种状况已经很久了,即便在中秋、国庆假期这样的销售旺季,卖场里的人流也总是“稀稀拉拉”。

退租转租潮再袭

新华强电子世界管理处销售部主管李亚露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每年9月15日是各个商铺租约到期的日子,由于近几年IT卖场生意愈发惨淡,不少小商户选择不再续约,那些再出租的商铺一般都是大商户扩大了的店面。

据李亚露介绍,卖场内商铺租金按地段和店铺面积进行划分,月租金在3000~9000元之间。离电梯口越近,楼层越低,店铺越大,价格越高。

华强北商圈的曼哈数码城、远望数码商城、赛博数码广场等高楼层的柜台很多贴出“低价招租”的小广告,楼层越往上、空置率越高。

不仅仅在深圳,广州的此类电脑城也在承受类似的煎熬。

南方数码都荟位于广州岗顶数码商圈核心位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要转手商铺的商家和销售商铺的房屋中介到处都是,他们在街边举着出租、转售的牌子。打听一下,那儿的商铺每平方米售价3万~6万元,一些面积稍大的商铺还有优惠。5年前,岗顶商圈的电脑城还是一铺难求,一个旺铺光“顶手费”就能达30万元。

与华强北不同,广州岗顶商圈因为产权分散,一些商铺由私人购买产权,委托管理给中介公司统一租赁经营。如今铺面人气大落,私人业主便集中抛售。

同属岗顶商圈的百脑汇数码广场销售员吴威最近觉得上班很无聊,“看店近一年了,每天来店的人里,三个就有两个是问路的。想买东西的人里,三个就有两个是来比价的。”吴威还遇到过纯粹为打发时间的客人,“我把机子从仓库里拿出来,帮客户调试好,要付钱的时候对方却说不要了。”

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广东财经大学流通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先庆说:“数码产品这类标准化产品,受电商的冲击尤其严重,年轻一代的消费者都已习惯网上购买。而电脑城这个行业已进入成熟期,利润越来越薄。加上外部原因,比如商业地产铺租不断升高、人工成本升高,经营实体店的竞争优势显然远不如电商。”

商户试水多种转型

被电商动了奶酪的传统电子商城如何转型?

华强北远望数码城A1-220,经营手机配件的陈洛豪正在盘点库存。

2008年4月,陈洛豪在曼哈数码通讯广场开出了自己的手机配件批发店,至今已有新曼哈数码广场、远望数码城等3家门店。3间门店似乎不那么热闹,但是每天的交易量惊人,日销售量接近2000件。他的秘诀就是利用互联网平台来强化关系链经营。

陈洛豪的批发生意主要是熟客生意。基于这一点,他在2012年7月开发了一个类似进销存的网站系统,专门面向熟客做批发业务。启用这一销售平台后,效率大大提高,减少了10多名销售管理人员,门店的定位也随之重构。

陈洛豪介绍,早在2012年,他就觉得门店已经少有新客户了,自己手上唯一的竞争资源就是几年积累下来的熟客关系链。陈洛豪决定通过互联网来强化关系链,“现在门店只是当作线下发货配送点而已。”

2013年初,陈洛豪将网站平台开发成电子商务网站,“居然有很多零售客户注册下单,我们都拒绝了。因为我们只做B2B,不做B2C业务。”

从实体店使用进销存软件进行信息化管理,再到自行开发在线销售平台,最终推出专用电商网站,陈洛豪的转型之路,就是利用互联网将手中的关系链做实做强。

陈洛豪只是华强北庞大转型队伍中的一员。据他介绍,华强北大部分商户退铺后并未退出IT行业,“电脑城原有的主业PC产品生意确实非常冷清,我身边很多PC店老板要么改做手机及配件业务,要么去从事上游生产加工行业。实在没转型门路的,就直接退出这个行业。”陈洛豪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华强北所有撤柜的商户中,有一半以上转行从事电子配件加工,真正退出IT行业的为数很少。

餐饮为IT消费增值

“如果2008年就开始做电商,或许还有机会在争到一席之地。但是到了2012年才想去做,显然已经晚了,转型电商必死无疑。所以百脑汇的转型措施将是做大众消费领域的餐饮美食。”百脑汇市场部主管吴小姐这样告诉记者。

11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广州百脑汇看到,百脑汇整个第五层都将用来开美食店,主打台湾美食。百脑汇广州店总经理黄仁豪表示,“商户认为美食区只是相关的配套设施,其实现在消费者都喜欢将购物与休闲结合起来。IT电脑与餐饮是两种不同的业态,消费模式怎样结合需要探索,我们希望有更多IT消费者在购买IT产品的同时,也顺路去美食区消费,这样可以创造更多收入。”

有消息称,广东省电脑商会近期将召集太平洋数码广场、展望数码广场等商城的负责人座谈交流,寻求商圈的转型升级之路。广东省电脑商会会长陈芝华表示,岗顶商圈即将与邻近的天河商圈一样,开始走提供“体验式购物”路线。

除了对经营范围进行调整,百脑汇还在2013年上半年重新布局了“百脑汇服务中心”,提供相关产品的免费检测和退换服务。二楼商铺开始转向体验店模式。

研究商业地产的王先庆认为,朝着展贸型和体验型的方向转变,或许对岗顶等IT商圈来说是一条可行的出路。

行业观察

后PC时代传统卖场尽显老态电脑城转型电商陷两难

每经记者 张业军 发自广州、深圳

无论是深圳华强北,还是北京的中关村,抑或广州的太平洋、百脑汇,作为国内一线城市中以IT数码产品而闻名的成熟商圈,在2003年到2010年期间,人气一直有升无减,一大批商户凭着2米柜台日进斗金。

然而,随着淘宝、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子商务网站近年来的迅猛发展,以及随之带来的消费习惯转变,这些曾经风光一时的“电子第一街”,正在遭遇转型困境。

两种驱动力在瓦解IT卖场。一方面,桌面产品PC机大势已去,移动互联终端的崛起让智能手机产业迅速上升,目前绝大多数PC及配件厂商面临业务下滑甚至陷入生存困境;另一方面,电子商务让实体店消费转为网购,严重冲击了传统的电子卖场业态模式。

作为传统渠道商的电子商城,原本更有资源从事电子商务转型,然而,一直以来,并无实现电商转型的成功案例。

PC大势已去

2013年10月24日,雷柏科技董事长曾浩在第三季度公报上表示,受前三季度国内一线城市电脑城衰退及传统PC市场需求疲软等因素影响,预计2013年公司业绩仍会出现下滑。

作为国内销量领先的PC鼠标和键盘厂商,雷柏科技前三季度主营销售收入约2.97亿元,同比下降了11.69%,利润3360余万元,同比大降43.47%。存货较期初增加45.87%。

资料显示,雷柏的鼠标、键盘在国内九成电脑城内都有销售,因此其产品的销售状况,很大程度上能反映国内电脑城活得好不好。业内人士认为,雷柏科技作为典型的PC配件商,其所面临的困境,也是成百上千家电脑城共同面临的困境。

11月19日,Gartner分析师崔西·蔡(TracyTsai)表示,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两位数降幅后,全球PC出货量下滑的趋势即将触底。

崔西·蔡预计,2013年第四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将下滑3%,而第三季度的降幅为8.6%。自从平板电脑和移动设备崛起后,PC厂商就面临着出货量下滑的尴尬。

来自著名IT市场分析师约翰·多诺万的最新报告指出,2013年全球PC出货量还会下跌10%至3.15亿台,2014年还将下跌5%至3亿台。

陈老板的网店

在广州太平洋电脑城一间15平方米的小店铺里,陈先生已经在这里坚守了10年。陈先生所经营的耳机店在广州天河岗顶的IT卖场商圈属于小众化商品。

2003年,陈先生在太平洋电脑城一期二楼租下了一个柜台,开始销售耳机,“那真是金子一般的年月。”说起当时的情景,陈先生难掩怀念之情,“2003~2005年的时候是生意最好做的时候,每个月的营业收入都能达到4000~5000元。”

到了2008年,电脑城里不少商户都开始开淘宝店,当年11月,陈先生也跟风在注册了一家网店。不过,网店并没有给陈先生带来直接利益,相反,商户们在网上比拼价格,最后大家都无利可图。

彼时,零售业尚未受到电子商务的冲击,每个周末来太平洋电脑城购物的人还络绎不绝。于是,在2009年,陈先生关掉了网店。

陈先生的这家耳机实体店,合伙人有3个,没有雇佣人工,客户也以多年积累下来的老客户为主。因为经营有道,加上耳机的销售重于售前的体验——试听,因此陈先生还算没有烦恼。

但是后来,来自电商的冲击逐渐无法避开,很多产品线受到波及。陈先生表示,电商渠道做大后,通过大批量采购,实现了单价极低的竞争优势。短短两三年,就将一些标准化产品的市场吞噬殆尽。

自己做电商不如传统店有利可图,而等到他人将电商做得风生水起后再去做电商,则更加没有机会,这便是许多传统实体店面临的盈利悖论。

网购人群年龄渐长

关于实体店与网店的成本对比,陈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太平洋电脑城一期的这家店铺,每个月成本15000元,这15000元包括了铺租、电费、管理费、空调费、通讯费,外加一个人的人工。

而开一家网店,以每人每月3000元的薪水来算,雇1个人,加上水电,在郊区的房租,每月的成本不足6000元。

最重要的是,网店不用交税,实体店的税收则包括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是一笔很大的支出。

相比网店的低成本,京东、苏宁易购这样的电子商务巨头的成本相对要高许多,但对于实体店而言,成本依然很低。陈先生说,同样品牌同样型号的IT数码产品,京东上的价格比实体店要便宜400元,究其原因,在于京东的资金雄厚得多,同样的产品,小商户的月销量不过几百台,而京东可以上万。

因此,京东可以从厂商那儿拿到更便宜的进货价,虽然需要交税,但相对卖场内的商户来说,成本依然要低。

相比苏宁和国美这样的3C大卖场,国内电脑城几乎千篇一律地由中小商户组成,没有集采能力,无法形成平台优势。



正是从2010年起,各大电子商务网站开始走向大举扩张之路。以京东商城为例,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2年短短两年间,京东商城的销售额分别为102亿元、210亿元、660亿元。2011~2012年一年间,其年增长率超过113.6%。

电子商务企业的扩张带来的是消费习惯的转变。根据CNIT-Research(中国IT研究中心)的统计,截至2012年底,我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近2.5亿人,网络购物人数占网民人数41%,较2011年的35.7%提升了4.4个百分点,其中25~30岁的网络购物用户最多,19~30岁之间的网购用户占总数一半以上,达到56%。31~35岁的网购用户占比17%,35~40岁的占12%,40岁以上的占11%。

CNIT-Research认为,31岁以上网购用户占比达到40%,说明大龄段网购用户在年轻网购用户的带领下,在总网购人数中的占比已有大幅提升。而当这种消费习惯养成以后,实体店作为一种销售渠道的本质,必然面临被全面代替的命运。

相关热词搜索:卖场 生意 惨淡

上一篇:两大铁腕谁更强?图说苹果和谷歌的移动战争
下一篇:小米3联通版处理器“偷梁换柱”的乌龙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