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可能改变全球运输业 蕴含新型“快递”模式
2014-02-19 11:03:10   来源:凤凰科技   评论:0 点击:

导读:Uber创始人TravisKalanick被修改了发型,冠之以影片中Travis经典的一小撮头发,朝天举着一把短柄手枪,神情鄙夷地站在一片烟雾中。Travis越

Uber创始人TravisKalanick被修改了发型,冠之以影片中Travis经典的“一小撮头发”,朝天举着一把短柄手枪,神情鄙夷地站在一片烟雾中。Travis越战退伍后一直在纽约以开出租车为生,战后多少感到失落,加上开出租车目睹了纽约夜幕下种种罪恶,令他变得愤世嫉俗、疼恨社会。

某种程度上,Kalanick与Travis有点相似,在硅谷系列创业人物中被归于“坏小子”谱系,“他总是不安分,难以停下来,并四处树敌,”他朋友和前女友评价。

但Kalanick不像Travis那样神经质地最后发出一枪击毙卖淫团伙,躺在血液中发笑,从而在追求总统候选人竞选办公室女秘书失败的刺激下,突然一捣淫窝成为美国英雄;Kalanick致力于拯救美国交通,并由于触及多方利益链,正遭受纽约、芝加哥、波士顿等多地政府和行业的愤怒和阻挠。

与本土打车App不同,Uber中国出行服务定位高端,目前车型包括奔驰s350、奔驰e300、奥迪a6和奥迪a6加长版;在美国,Uber出行服务则涵盖了Uber、UberX、UberSUV、UberTaxi等多条价格产品线。

不过,上述的“城市出行服务”并非Uber全部想象力,只能称之为其中一个坐标轴;Uber另一坐标轴则指向“满足实时即时需求”。

这个意思是说用户叫车时要的其实不是车,而是让司机帮其将某东西交付另一个地方,这种已涉及“快递”的业务模式将对FedEx、UPS等传统运输公司造成巨大冲击。

这大概也是中国快的大黄蜂合并后能获超过1亿美金融资的原因,这一融资额部分透露了它的估值情况。快的CEO吕传伟在交易宣布那天曾和我谈及未来发展,他富有指向性地称:“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其它任何本土打车App公司,而是Uber。”

去年8月Uber结束C轮融资,共获包括私募巨头TPGCapital、标杆资本、谷歌风投等3.612亿美元投资,估值达到35亿美元,被视为美国下一个最大科技IPO,Kalanick则被封为“下一个伟大的技术领袖”称号。

尽管Uber不想在非城市出行服务领域谈及太多,Kalanick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称“企业家要专注创新型务实(CreativePragmatism)”,但Uber的确已经尝试小部分业务。

去年秋天,谷歌在旧金山推出快递服务,通过谷歌应用程序,Uber客户可以把在线购得的东西快递到当地商店,谷歌在一天内交付快递。

去年“情人节”,Uber还提供15个城市的送花服务。在2013年2月14日这一天,Uber客户只要按下应用程序上的“玫瑰花”按钮,一个Uber司机就会运输一打花前往用户爱人处,该项服务收费150美金。

数月后,Uber又推出另一项“一天服务”,向那些点击“冰淇淋”按钮的客户送冰淇淋流动车。

“这不仅仅是品牌建设的噱头,而是一个微妙的测试,看Uber是否能成为一个不仅仅是汽车服务的超级快递服务。"美国媒体称:“来自硅谷的精英正在试图改变全球运输业。”

在UberC轮融资的3.612亿美元中,谷歌风投占2.5779亿美元,美国媒体已开始想像谷歌研发的“无人驾驶车”和Uber在传输领域可能产生什么想象力。

“确实我们有这种为期一天或一周的‘特别服务’,”上周四,Uber亚太区拓展总监SamGellman在他下榻的上海雅悦酒店和我确认:除旧金山外,如台北“爱狗日”,Uber也有专门的小狗运送,而在中国,Uber也已在春节时做过类似服务。

Gellman透露:Uber中国曾在春节推出“一日预定传统舞狮”活动,有客户预定到办公室进行舞狮表演,还有用户为其客户预定了这一服务。

自去年8月悄悄潜入上海,11月进入深圳、广东后,Uber终于向中国市场“广而告之”它的存在。

上周四中午,Uber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中国名字为“优步”,以及乘客支付方式的变化。此前,Uber只接受信用卡捆绑,但13日后,Uber在苹果IOS操作系统上的App将同时接受更为“本土化”的支付宝支付。

“6个月试验期后,我们发现上海第一周订车辆超过旧金山、纽约等全球其它城市试验期后第一周的订车量。”Gellman告诉我说。不过,我注意到Uber的中国价格策略曾在上海地区发生波动:今年1月初,Uber将价格下调30%。下调后,Uber上海地区起步价由原来60元转为30元。

“不全是竞争因素,也不只有上海发生这种情况,全球范围内都出现过调价。”对此,Uber解释:“这是因为我们刚到一个新城市时,供应规模没有跟上,会导致价格相对较高,但一旦规模跟上,因规模效应成本降低会促使我们调整价格。”

Uber全球范围内不运营或拥有车辆,司机也非Uber雇佣,而是以智能工具方式进行租赁公司的车辆派遣。

我从下游市场获得的消息,Uber目前在上海地区无法到达郊区营运,主要原因并非如司机数等的资源配备局限,而是软件计费系统尚存问题。

相关热词搜索:Uber 可能 改变

上一篇:“慢鱼”大众点评迷失,搭线腾讯谋出路
下一篇:当当网展开“联盟自救” 搭伙1号店组队突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