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网缔造者堕落:中移动鲁向东落马轨迹
2013-11-29 09:19:55   来源:时代周报   评论:0 点击:

导读:11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吉林市中级法院了解到,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原董事兼副总经理鲁向东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鲁向东
被带走调查将近20个月后,鲁向东终于“解脱”
11月15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吉林市中级法院了解到,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原董事兼副总经理鲁向东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审理认为,鲁向东于2003年至2011年2月间,利用担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孙某、其妻子王某收受他人贿赂款物8起,价值2500万余元。
通信业界一直对鲁向东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夸赞者认为,中移动整个经营体系和数据业务模式都是在鲁向东的主导下架构起来的,移动梦网促使中移动数据业务获得极大发展,其功绩显赫;但贬之者则认为,移动梦网模式为SP创造了寻租空间,导致SP乱象重重。
然而,腐败窝案连发似乎并不能简单归咎于鲁向东等高管一干人,尽管鲁向东曾经也为“防腐”做过努力,但他也无法阻止中国移动这个庞然巨物以及他自己的腐败。
中国移动一位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鲁专门讲过,中移动的广告是其控制不了的。但他做了很好的流程化设计,是三层的机制,调研、广告和评估都是相互制约的,也是公开招标的,而且尽量用外企来减少贿赂的机会。”
至此,从2009年中移动原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到如今的鲁向东,已经有14位中移动高管落马,中移动腐败窝案或将落下帷幕。但腐败窝案给中移动留下的“后遗症”或将长期存在,并将影响电信业未来的竞争格局。
“无法控制”的系统腐败
“鲁向东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且在共同犯罪中系主犯。鉴于鲁向东认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情节;部分赃款在案发前已退还,涉案赃款全部返还,故酌情从轻处罚。”吉林市中级法院称。
与此同时,鲁向东妻子也因共同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据检察机关指控,鲁向东受贿案中最大的部分来自其与上述孙某共同受贿:一是2006年至2010年间,鲁向东、孙某共同收受北京某公司贿赂人民币1500余万元;二是2007年至2008年间,鲁向东、孙某共同收受上海信通人民币276万元;三是2006年至2007年间,鲁向东、孙某共同收受浙江广源人币229万元。
检方指控孙某在与中移动相关广告业务中赚取现金约2000万元,但鲁向东辩称对于该广告公司的运作并不知情。最终孙某被判决有期徒刑6年。
“鲁总的口碑应该是有目共睹的,至于量刑方面,我不懂,更不好评说。”一位中移动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称。
但在采访中,大多数人都认为判罚过于严重。“判得挺重的,据我所知鲁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有些事情挺无辜的,比如家具那件事,完全是下属想讨好他,但他并不知情;而共同受贿的那2000万,是另一人(孙某)收的中介费,没有证据证明是鲁收了钱并花了钱,所以这两件事实际上等于是查无实据的。”一位接近鲁向东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其实,最为蹊跷的是,导致鲁向东落马的直接原因是一套价值200万的家具。当时据媒体报道,鲁向东曾和妻子一起去广西,其妻子看中一套家具。最后,鲁向东的熟人买下,并赠送给他们。这成为鲁向东妻子被一审认定共同受贿的犯罪事实。
“他亲自跟我说过,所有业务布置尽量让自己不插手、不签字,这样别人也就无法找到他这里来贿赂他。鲁是刻意去避嫌的,他引以为豪的是,四川出事以后,好多人反复去查他,但他没事。他唯一后悔的就是,当时没有把太多权力攥在手里,导致地方权力过大并滥用权力,才出现四川的腐败案。”他说。
在鲁向东之前,中移动数据业务已经被掀翻了天,人人自危。2010年初,四川移动数据部原部长李向东爆出巨额腐败案;2011年,包括中移动集团数据部原副总经理马力以及数据部原总经理、卓望控股CEO叶兵等数据业务高管纷纷落马。
直到2012年3月2日,中国移动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副总经理、执行董事鲁向东因涉嫌经济问题,目前正在协助司法机关调查。这是继中移动原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之后,中移动涉案落马的级别最高的高管。跟以往案件不同,鲁向东案并未通过中纪委,而直接由检察院介入,这表明该案已经被掌握重要证据。
当时外界分析鲁向东落马的原因可能是与其在福建移动时分管的市场和计费工作有关,亦或是与中移动数据部腐败窝案有关。
上述接近鲁向东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当时SP出问题后,查中移动很多回,结论都是鲁是干净的,因此鲁被调查和SP乱象没有相关性。“鲁专门讲过,中移动的广告是其控制不了的。但他做了很好的流程化设计,是三层的机制,调研、广告和评估都是相互制约的,也是公开招标的,而且尽量用外企来减少贿赂的机会。”
据了解,鲁向东对于一审判决不服,将可能提起上诉。而在本报记者采访中,中移动内部人士也称,鲁应该会上诉。
“鲁曾是北邮排球队的,个头高、运动天赋很好,尤其擅长打高尔夫球,接近职业水平。而国资委认为鲁不务正业,当时还针对中移动内部打高尔夫球的风气整顿过。”一位中移动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但他同时又说,“与其他国企领导吃吃喝喝相比,高尔夫也算比较健康的活动。”
国企颠覆者之誉
公开资料显示,鲁向东出生于1960年,1976年即进入通信领域,1985年10月毕业于邮电部邮电研究院研究生部无线通信专业硕士,在职期间还同时攻读北京大学经济学系博士。鲁向东曾任福建省移动通信局局长,邮电部移动通信局副局长。
2000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挂牌成立,鲁向东出任集团副总经理,主管市场经营、企业合作(含集团客户部)、计费清算和移动数据业务。
由此,鲁向东开启了人生最为“辉煌”的十年。对于鲁向东的业务能力和战略眼光,不管是中移动内部还是外界都给予了颇高的评价。中移动员工曾评价鲁向东做事“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富有改革精神”。
正是这种大胆开放、敢于尝试的风格才使其成为中移动“梦网时代”的缔造者,对于奠定中移动“一家独大”的地位功不可没。
2000年,鲁向东抛出“移动梦网创业计划”,让电信增值服务商(SP)自带业务和短信网关接入中移动网络,收入与SP按照15∶85分成。当时,在垄断的电信业这是难以想象的。紧接着,2002年中国移动又推出了彩信,对众多SP来说又是一次巨大的机遇。
同时,移动梦网也让新浪、腾讯和搜狐等几大网站度过了互联网泡沫时代,短信业务迅速成为它们的主要收益来源。TOM无线、灵通网等一批SP也被成功推向了资本市场。
除了推动中移动数据极大发展并成为其营收的重要增长点外,鲁向东还在运营商中首创了“品牌”的概念,并作出动感地带、全球通以及神州行等客户品牌的划分来进行针对性的市场营销。
“动感地带的广告播出来之后,时任中移动总经理的张立贵打电话给鲁向东,称看不懂这个广告,里边有周杰伦是怎么回事。而鲁第二天就去张立贵办公室解释说,动感地带的广告是给年轻人做的,你和我都不懂年轻人,这个广告是请专业的广告公司奥美制作的,年轻人喜欢。”上述接近鲁向东的人士透露。
2010年1月,鲁向东分管业务与时任中国移动集团副总、现任中国移动集团总经理李跃对调,变更为分管公司发展战略、计划建设和采购等。在被检察机关带走之前,鲁一直在中移动副总的官方序列中排名第一,在王建宙卸任总经理一职前,鲁一度也是中移动总经理的有力候选人之一。
但造物弄人,其还是未能挺过中移动的反腐风暴。
“对鲁而言,最大的问题是扛了很大的风险,在大国企里面,按部就班做事没问题,但做一些创新的事是有很大风险的。中移动的崛起鲁功不可没,但国企里并不是论功行赏的,业绩做好坏不是第一衡量指标,所以鲁才有了后期的这些悲哀。”上述接近鲁向东人士认为,鲁顶着重重压力锐意创新,而且还是在国企内部。
梦网缔造者作茧自缚
尽管鲁向东缔造了移动梦网的帝国,让SP推动中移动数据业务节节高升的同时,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并变得愈发不可控,这可能是鲁向东所没有预料到的。
一位早期SP创业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跟传统互联网上免费的习惯不同,移动梦网一开始就是收费模式,商业模式问题迎刃而解。
“SP技术门槛很低,只要有全网牌照,然后招些人,发垃圾短信、扣钱,然后就躺着数钱了。比如推出一个彩信或者小说等业务,只要有全网牌照,全国几千万用户就被强制订了,一次扣10块钱,就有好几亿进账。地方网上也有很多小SP公司,特别混乱,只要在当地有关系就可以搞SP,很多人因此发了财。”他说。
金钱惹人眼红,形形色色的投资者也开始涌入SP行业。据不完全统计,同中移动合作的SP曾多达2万家,而获得SP资质必须通过中移动审核,比例分成、内容监管和违规查处同样也由中移动负责,此间权力寻租空间巨大。
在钱权交易下,混乱的情况也随之而来,短信诈骗、恶意扣费、黄色信息泛滥等问题遭到消费者和央视在内媒体的强烈指责。消息称,从2002年到2005年,中移动客服部门70%的精力都在应付用户投诉。
强压制下,中移动数次改变对SP的管理模式和分成政策,加大整顿和清肃SP。
“由于主管政府部门严打,好多SP的牌照都被取消了。后来空中网、掌上灵通、华友世纪这些代表性的上市公司纷纷开始了转型。”上述早期SP创业者称。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SP行业的整顿和洗牌,也给了一些关系比较硬的、体量比较大的SP寻租之机会。
比如,成立于2006年9月的无线讯奇。其是中移动12580业务独家合作伙伴,负责开发和建设中移动12580业务核心系统、内容采编与发布、广告销售、用户拓展与服务等运营工作。由于能免费共享中移动高达6亿的用户资源,以及通道费豁免、免费广告宣传等诸多便利,短短几年间,无线讯奇就发展为一个年收入达数亿元的企业,一度还准备上市。
然而,随着中移动腐败窝案爆发,这家公司的好日子也走到了尽头,上市未果,被大唐移动收购。
有消息指出,鲁向东案中的孙某就曾是无限讯奇早期创始核心人员之一。
更有甚者,以已经落马的四川移动数据部原部长、无线音乐基地项目总经理李向东为例,李要求同无线音乐基地合作的SP都要通过其设立的“影子公司”或参股企业来开展业务。
一位曾经做过SP业务的互联网公司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SP乱象的根源还是在运营商强势机制上,将它们自己的政策视同于法规,成了庄家。”
但也有为中移动喊冤的。“如果你能理解当时的复杂性,就知道中移动有多难管理SP了。鲁向东曾对我说,数据部只有区区20几号人来维护这个系统,但外面有上百万人想打穿它。就跟美国股市一样,有多少动荡和失误,很多人都利用漏洞牟利,不能说和机制设置没有关系,但也不能完全归咎于设计者。”对SP行业非常熟悉的海银资本合伙人王煜全对时代周报分析称。
上述接近鲁向东的人士也表示,鲁本人也有很多难言之隐。“后来移动梦网确实衰落了,这个和中移动的国有机制密不可分。当时有人发现通过增值业务可以很容易牟利的时候,很多手都伸了过来,而且很多都是鲁向东本人和数据部门扛不住的人,就这样给拖垮了,这后面牵扯到太多利益,动不了。如果都是一些没权没势的年轻人来弄数据业务骗点钱,中移动早就把他们收拾了。”
近期遭受浑水质疑和做空的网秦就是一例。有媒体报道称,网秦里满是这种被邀请的各种利益关系过来的京城子弟。技术不行、产品不行、用户不行,但在关系枢纽上,却跑得尤其顺溜。
这也就可以理解:在2011年央视“3·15晚会”曝光网秦与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串通,强制用户消费后,网秦依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网秦的强行扣费往往通过天津易达通实现,其屡遭投诉,但天津易达通作为中国移动梦网全网接入SP,几乎没有遭受任何处罚。

相关热词搜索:梦网 缔造者 堕落

上一篇:360诉腾讯垄断案26日最高院开审 首度电视直播
下一篇:腾讯诉360二审开庭 最高院副院长领衔5法官出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