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通缩货币的未来 一场社会实验
2013-11-01 14:45:2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达鸿飞   评论:0 点击:

导读: 最近,比特币在全球媒体上的曝光率又多了起来。  先是美国媒体大量报道FBI查封了地下毒品交易网站丝路并扣押其14万个比特币,随后中
    最近,比特币在全球媒体上的曝光率又多了起来。

  先是美国媒体大量报道FBI查封了地下毒品交易网站“丝路”并扣押其14万个比特币,随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又播出加拿大安装世界上第一台比特币ATM机的消息。而最新一则新闻则讲述了一位挪威青年4年前花27美元买了5000个比特币,然后就忘了这回事,直到最近看到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才发现按照1比特币兑200美元的市价,当年的27美元已经价值100万美元!这位青年出售了1/5的比特币,用这笔钱在挪威购买了一套漂亮的公寓。

  每当比特币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时,主流媒体总会请一些主流经济学家分析一下比特币。早先,这些分析总是集中在比特币是不是骗局。而现如今的分析总是集中在比特币能否成为未来的主流货币。而这其中争论的焦点又往往集中在比特币的通缩特性上。我们今天不妨就讨论一下比特币的通缩问题。

  通缩还是通胀货币?

  不少比特币玩家是被比特币的不能随意增发所吸引的。和比特币玩家的态度截然相反,经济学家们对比特币2100万固定总量的态度两极分化。

  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家们认为政府应该积极调控货币总量,用货币政策的松紧来为经济适时的加油或者刹车。因此,他们认为比特币固定总量货币牺牲了可调控性,而且更糟糕的是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通货紧缩,进而伤害整体经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们的观点却截然相反,他们认为政府对货币的干预越少越好,货币总量的固定导致的通缩并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是社会进步的标志。

  分析这两派的观点前,让我们先来看一看比特币的发行机制。

  比特币网络通过“挖矿”来生成新的比特币。所谓“挖矿”实质上是用计算机解决一项复杂的数学问题,来保证比特币网络分布式记账系统的一致性。比特币网络会自动调整数学问题的难度,让整个网络约每10分钟得到一个合格答案。随后比特币网络会新生成一定量的比特币作为赏金,奖励获得答案的人。

  2009年比特币诞生的时候,每笔赏金是50个比特币。诞生10分钟后,第一批50个比特币生成了,而此时的货币总量就是50。随后比特币就以约每10分钟50个的速度增长。当总量达到1050万时(2100万的50%),赏金减半为25个。当总量达到1575万(新产出525万,即1050的50%)时,赏金再减半为12.5个。依此类推。

  搞清楚了比特币的发行机制,我们可以来回答关于通缩的问题了。

  首先,根据其设计原理,比特币的总量会持续增长,直至100多年后达到2100万的那一天。但比特币货币总量后期增长的速度会非常缓慢。事实上,87.5%的比特币都将在头12年内被“挖”出来。所以从货币总量上看,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比特币并不会达到固定量,其货币总量实质上是会不断膨胀的,尽管速度越来越慢。因此看起来比特币似乎是通胀货币才对。

  然而判断处于通货紧缩还是膨胀,并不依据货币总量是减少还是增多,而是看整体物价水平是下跌还是上涨。整体物价上升即为通货膨胀,反之则为通货紧缩。长期看来,比特币的发行机制决定了它的货币总量增长速度将远低于社会财富的增长速度。因此,我们可以很有信心地说:比特币是一种具备通缩倾向的货币。比特币经济体中,以比特币定价的商品价格将会持续下跌。

  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家们认为,物价持续下跌会让人们倾向于推迟消费,因为同样一块钱明天就能买到更多的东西。消费意愿的降低又进一步导致了需求萎缩、商品滞销,使物价变得更低,步入“通缩螺旋”的恶性循环。同样,通缩货币哪怕不存入银行本身也能升值(购买力越来越强),人们的投资意愿也会降低,社会生产也会陷入低迷。

  奥地利学派用电子产品市场的例子反驳了这样的观点。电子产品总是价格越来越低,同样的价钱在将来总是能买到越来高配置的电子产品,然而人们并没有为此而停止消费电子产品。电子产品市场一直高速发展,从未进入过所谓“通缩螺旋”。

  在我看来,两派的根本分歧并不在于对于通缩的理解,而是对于人类是否足够理性的判断。奥地利学派认为人是足够理性的,人应该听从于自由意志,自我支配而不是受制于任何权威。凯恩斯学派则认为人是非理性的,通过预先的制度的设计能够鞭策人类更好地安排经济活动。

  凯恩斯学派的制度设计就像采用末位淘汰制的公司,用人为设计的苛刻制度迫使人们积极的消费,积极寻找投资机会,避免自己的财富被通胀侵蚀。奥地利学派的制度设计则是给予员工极大自由度和期权的公司,他们相信无论物价是上涨还是下跌,人们都会合理地选择消费和投资的时机,因为毕竟这是自己的财富。

  不幸的是,在这个大部分人认为“购物满200送100券”就近乎五折优惠的世界,人恰恰是不够理性的。当你知道你的财富将不断缩水的时候,你不得不寻找高回报抗通胀的投资机会;而如果财富不但不会缩水,还能自己增值,那么多数人确实会减少或延迟消费,并且避免投资的风险。

  这一点在电子产品市场也能得到印证。在一些手机论坛里我们可以看到,人们总是毫不犹豫在第一时间购买苹果(522.7-2.19-0.42%)手机,而总是劝说别人三星的手机可以等一两个月价格跌下来再买。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结于苹果的不降价策略鼓励人们当下消费,而三星的逐步降价策略导致人们推迟消费。

  通缩经济也确实会带来其他一些问题。比如员工的工资可能每半年就要降薪一次,比如用比特币计价的GDP数据可能是永远停滞不变的,国家可能要提高其他税收来弥补铸币税的消失。人类对数字的直觉和数千年积累的知识体系能否适应和跟上这样的变化确实是一大挑战。

  一场社会实验



幸运的是,比特币不仅是一种虚拟货币,更代表了一种思想和一场社会实验。比特币正在试图用实践证明货币的非国家化、去中心化,以及多种货币自由竞争的可行性。如果比特币的固定总量设计确实无法应对未来经济,那么比特币2.0、3.0就会应运而生,与比特币同台竞技。我们已经看到Ripple、MasterCoin、彩色币(Colored Coins)、比特股(Bitshares)等新型虚拟货币的涌现。比如在Ripple中,不论是国家、机构还是个人都可以发行虚拟货币,这些货币既有能做到全球普遍接受的,也有仅仅只是在朋友圈子里流通的。尽管Ripple中货币的总量会有极大的灵活性,但人人都有自由选择使用或不使用某种货币,所以并不会带来垄断的法币机制下滥发货币带来的通胀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比特币是一场运动,一种思想。比特币已经重新定义货币,也将颠覆人类对货币的认识。这种思想就像一颗种子,一颗可以在每个人心里种下的种子。它种下的时候也许无人知晓,它发芽的时候也许毫不起眼,但当种子渐渐长大,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棵大树的时候,它就具备了巨大的改变的力量。

相关热词搜索:比特 通缩 货币

上一篇:互联网金融风险如何控制?
下一篇:58同城美国上市首日股价飙升55% 曾上调定价区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