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官员界定互联网金融范畴 指出存三大风险
2014-02-08 23:11:23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点击:

导读:央行条法司副司长刘向民在北京演讲时对互联网金融做出界定,并指出其存在机构的法律定位不明、一部分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资金第三方托管制度缺
央行条法司副司长刘向民在北京演讲时对互联网金融做出界定,并指出其存在机构的法律定位不明、一部分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资金第三方托管制度缺失、内控制度不健全三大风险。
进入2014年,互联网金融的热度并未退减,相反,还呈现出越来越火热的局面。与此同时,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讨论也日趋成熟。 昨日,央行条法司副司长刘向民在北京演讲时对互联网金融做出界定,并指出其存在机构的法律定位不明、一部分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资金第三方托管制度缺失、内控制度不健全三大风险。
对于互联金融的监管,刘向民也给出了相关监管理念:如P2P行业不能搞资金池、不能集担保借贷于一体、不能碰吸收公共存款和非法集资两条底线;众筹融资还处于起步阶段,可以在坚持底线思维的基础上鼓励其对业务模式继续开展探索;金融业务从线下搬到线上的,统一线上线下的监管标准等。
不过,互联网金融究竟如何界定,是提出监管的前提。此前,中投副总经理谢平对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出了六大方向,第三方支付、P2P贷款模式、供应链金融、众筹模式、互联网整合销售金融产品即余额宝模式、互联网货币,算是对互联网金融发展业态比较清晰的一次分类。
刘向民也对互联网金融做出了一定界定,他表示:“核心还是借助与互联网技术和移动通信技术来实现资金的融通、支付,还有信息中介功能新兴的金融模式。”比较典型的是互联网支付、P2P的网络借贷、众筹融资,还有一些金融创新的互联网平台。广义的互联网金融包括金融的互联网化,这是传统金融机构人士提及较多的概念,就是传统的金融机构将各项业务通过互联网实现。
互联网金融究竟存在哪些风险?刘向民分析认为,首先是机构的法律定位不明,可能会越界,触碰法律的底线;其次比较突出的风险是一部分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资金第三方托管制度缺失,存在资金安全的隐患;最后是内控制度不健全,可能会引发经营风险。
“对新兴的事物我们既要包容失误,同时也要防范风险,处理好创新发展和风险之间的关系。”刘向民称,从监管部门和金融主管部门的角度看,现在对互联网金融进行评价还缺乏足够的时间序列和数据支持,监管要留出一定的观察期。
他表示,众筹融资还处于起步阶段,“可以在坚持底线思维的基础上鼓励其对业务模式继续开展探索”。对传统金融业务从线下搬到线上的,应该要求其严格遵守线上业务的监管规定,统一线上线下的监管标准。
■相关链接:万亿诱惑催生乱象 监管层拟推互联网金融负面清单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新江
核心提示:从相关监管层人士处获悉,监管层正在拟定相应的“负面清单”,监管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的监管格局正在逐渐成熟。
21世纪经济报道 借助“余额宝”攀上2500亿高位,天弘基金站上公募业龙头之际,BAT三大网络巨头,以及传统金融巨头中国平安,在马年来临前夕均已悉数亮出法宝。
1月15日晚间,腾讯“微信理财通”测试版悄然上线,宣布7日年化收益率为6.4350%。而在1月16日,平安旗下“壹钱包”内测版当天上线。但在陆金所的经营之中,平安已然先行。
与此同时,传统的销售商、银行,甚至运营者也开始涉足互联网金融领域。
传统巨头接踵介入,带给市场多个疑问:互联网金融背后的奶酪究竟有多大?互联网金融兴起的基础何在,如果定位成阶段性的发展机会?下一步,互联网金融是否会限制在“销售端”创新,其未来发展脉络又如何预测?
仅第一个问题,答案可能不止万亿。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日前,按照业内人士透露,某大型基金公司为了在微信平台率先开通相关业务,投入资金达到亿元。而其他基金公司也有意效仿,争夺“首发”的资格。
而在此之前,互联网金融产品推广环节“踩红线”的行为接踵出现,多家第三方机构已经收到罚单。
21世纪经济报道从相关监管层人士处获悉,监管层正在拟定相应的“负面清单”,监管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的监管格局正在逐渐成熟。
多路搅局隐现三种互联网金融形态
与其说,互联网或者金融巨头之间充满竞争的敌意,倒不如说现阶段大家还处在一起做大棋盘的阶段。无疑,机会的大小将大致等同于挤占传统银行的规模。银行在国内一直是储蓄和放贷两端的垄断者,食尽金融利差。
尽管引入了互联网基因,BAT模式仍然处于公募基金的“销售端”的改革,这也使得目测范围内的“余额宝”、理财通、百度百发等,均有赖于国内货币基金的整体收益表现。
其中一个简单的逻辑是,货币基金仍是通过传统金融通道,主要进入银行的资金池,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放贷”赚取利差,这一点并未更改传统金融格局下的游戏规则。
平安的突围在未来一年颇待观望。
按照平安内部的说法,该款电子钱包意在打通平安集团旗下所有金融业务,不仅包括银行、保险、证券、基金,还可能会包括目前在陆金所上市的P2P产品。
这也意味着这款产品未来可能会直接打通投融资双方。
在国内传统金融领域,银行直接或间接垄断资金端和项目端,基本垄断了资金利率,赚取中间的价差。货币基金和信托公司等投融资服务机构仅是在资金运作环节赚取一定的收益。如果平安这款产品直接打通投融资通道,减少金融环节,或将大幅提高投资者的收益能力。
互联网金融领域,“约定收益”是竞争的根本。平安在陆金所的P2P经营中,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可循。
而传统的则围绕BAT竞争可能围绕货币基金功能的创新展开。
北京某公募业老总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预测,无论是微信理财通也好,亦或者平安的“壹钱包”,两者的根基均缺乏电商基因,因此功能的发展方向可能仍将围绕线下支付功能展开。
在海外经验中,利用货币型基金进行支票支付的模式,难以在国内进行复制。不过技术的进步正在催生电子支付的兴起,随着手机端支付功能日益完善,微信和支付宝两大手机端的巨量覆盖,也将拉动腾讯和阿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扩容。
对于普通用户来讲,目前由银行延伸出来的功能,包括活期存款、定期存款,以及信用支付等,余额宝的“定期存款”产品推出在即,未来互联网金融产品在信用支付领域能否有所突破,将由其它金融工具的继续发掘,技术因素并不构成太大的障碍。
21世纪经济报道掌握的资料显示,目前已经有小型金融机构,允许客户通过刷信用卡“变相套现”,再投向相应的约定收益的理财产品。这在传统监管格局下尽管不符合规则,不过传统的监管手段显然已经难以限制这一类行为被复制。
盯上这块奶酪的人显然越来越多。
作为旧时代的赢家,银行自然是反扑的一股主要力量,目前零售银行上的创新,仅银行系电子商务营销平台的建设上,就有建行的 “善融商务”、交行的“交博汇”、农行的“E商管家”,以及正在酝酿中的工行“融e购”、中行的“中银易商”等。
此外,大中型基金公司如华夏、嘉实和汇添富,以及工银瑞信等银行系基金公司,也在探索自有的互联网金融品牌的搭建。银行系基金公司,在与银行合作突出相应的金融功能上,仍具备一定的竞争优势,不过牵涉到银行系统内部的角力,目前尚无更多消息流出。
传统零售商苏宁正在努力走到线上,苏宁云商已经推出自己的线上理财产品“零钱包”,这款产品类似于余额宝的模式。
另有消息显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等三大运营商,也正与公募基金的电商部门积极接触,按照业内人士分析,预计合作模式仍是通过已有的客户优势渗入金融领域。
无论是传统银行,亦或者零售商和运营商,其大数据应用如何对接金融功能,将是未来金融领域创新的另一个看点,目前尚难预估这股力量的实力。
互联网金融风险本质探秘
无论是货币基金销售端改革带来的风波,亦或者平安模式可能通过“投融资一站式对接”选择另一种竞争模式,互联网金融模式在2013年突然崛起本身,均与A股市场的货币成本持续走高有关。
以华夏现金增利为例,2005年-2006年,收益率维持在2%左右的水平,2007年-2008年达到4%上下,2009年-2010年又达到一个低谷,降至2%上下,从2011年期接近4%,2012年-2013年,年收益率飙升至4%以上。作为A股市场最早的货币基金之一,华夏现金增利基本反映了A股市场的货币成本走势。
招商银行一位分析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14年下半年流动性紧张局面会引导利率走高,融资贵仍将持续,全年流动性仍是偏紧。多位公募业内人士也预测,2014年,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仍将维持在高位。
“货币基金维持在高位,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银行的资金饥渴程度。”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货基经理指出。
按照其逻辑,在融资端的纬度,货币基金反映最基础的货币成本,在经过金融机构赚取利差之后,反映在融资端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信托产品的高收益率也是来自于这个逻辑。”上述货基经理指出。
按照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一位经济学家受访时的逻辑,目前我国M2余额110.65万亿元,并不存在所谓的缺钱。融资成本过高,在于股权和发债等直接融资不畅,间接融资以及中介机构融资垄断了国内资金的货币成本。
这也反映出互联网在另一个维度的本质,打破银行单一金融机构在资金端的垄断,从国内市场融资成本不畅中获取阶段性收益。
尽管如此,货币基金的高收益仍然只是一个阶段性机会,互联网基金的竞争格局亟待监管层厘清。
北京某大型券商人士受访时,仍然执意认为,互联网金融仅仅带来的是传统金融产品“销售端”的改革,其影响力被市场过度高估。
不过从火爆的P2P模式,到各类机构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其它功能创新,都意味着互联网金融将走出“销售端”,金融机构需要面对的是依靠牌照优势,与网络巨头牵手或者改变市场角色。
从百度百发,到淘宝店售基,以及东方财富网等平台销售基金,均涉及传统的监管红线,其中东方财富旗下天天基金网,以及数米基金网等销售平台已经拿到罚单。
21世纪经济报道从相关监管层人士处获悉,相关监管部门正在制定相应的“负面清单”,规范互联网金融的竞争格局。
按照相关人士的说法,在强调和规范监管红线的同时,法不禁止即可为,这也反映出监管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市场化的监管态度。

相关热词搜索:央行 官员 界定

上一篇: 陌陌正褪去约炮外壳,穿上阿里支付新衣裳
下一篇:互联网理财收益率为啥步步下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