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类”产品遇成长烦恼:收益下降风险增加
2014-08-01 12:16:54   来源:搜狐IT   评论:0 点击:

导读:近期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一篇《余额宝危险了》将余额宝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余额宝收益率下降已经是不争事实,整个货币基金都难逃
近期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一篇《余额宝“危险了”》将余额宝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余额宝收益率下降已经是不争事实,整个货币基金都难逃收益率下降的厄运。纵然,货币基金经理们努力提高了久期。记者统计发现过去两个季度,可比货币基金的平均久期由51天连上两个台阶,一季度为80天,二季度98天—这意味着“宝宝类”货币基金的总体风险在增加。

  但在资金面相对宽松的情况之下,仍旧难以挽留高收益率。因此不应该是“余额宝危险了”,实际情况是“宝宝们整体都危险了”。

  高收益率“抢”规模

  刚刚公布完的基金二季报显示,今年二季度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在今年二季度,货币型基金规模从1.46万亿份增长至二季度末的1.58万亿元,净申购达到943.76亿份,增长比例达到6.46%。

  其中兴全添利宝基金成为单季度净申购381.73亿份,成为二季度规模扩张最大的基金产品。

  该基金的突飞猛进来源于其对接“掌柜钱包”,掌柜钱包于3月初刚刚上线,截至6月30日,规模已达519亿元。WIND统计数据显示兴全添利宝二季度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为5.48%,在这宝宝类基金产品中位居前列。

  余额宝对接的天弘增利宝在今年二季度规模增速下降,但仍旧增加了329亿份。该基金在二季度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4.91%,在货币基金中位居前20名。此外,鹏华增值宝、嘉实活期宝等宝宝类货币基金产品的7日年化收益平均值都在5%以上,且规模出现不同程度的增加。

  纵然这些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如此接近,但是截至二季度末,其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相差甚大。平均剩余期限较低的为鹏华增值宝,仅35天;兴全添利宝截至二季度末平均剩余期限为103天,略微高于平均值。

  深圳某货币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货币基金主要配置协议存款,协议存款的利率一般稍高于银行间市场利率,一般而言,每家基金公司因持有的资金量不同而议价能力不同,但每一家银行在和基金公司做协议存款的时候报价不会相差太多,一般是几个BP。在规模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可以向长期合作的银行索要相对较高的协议存款。”

  除了提高协议存款的议价能力外,货币基金制造短期高收益率的另外一个办法是卖券。

  能保持较高收益率的货币基金一般是因为基金经理投资经验较丰富,能够及时把握短融交易机会;根据不同的期限安排短融自动到期,从而保证持续稳定的收益释放。

  然而,基金持有的所有短融并非总有交易机会的,基金持有的高价值券卖掉,收益兑现后,高收益率难以为继。不过,也不排除一只基金持有的短融较多,且可以陆续出手赚取差价,持续带来收益。

  事实上,在今年二季度 ,不少互联网宝宝类基金为了营销而通过“非常规”手段释放业绩。然而,今年以来尤其是下半年央行货币政策相对宽松,货币基金等现金理财工具收益率均呈逐步下滑、回归正常水平态势。

  另一方面随着互联网金融的降温,宝宝类产品发行节奏明显下降,基金公司缺乏释放业绩的冲动。

  市场人士预计余额宝8月收益率跌破4%,天弘增利宝基金经理王登峰则表示:“如果货币市场走弱,我们收益回归也是一个稳定的回归过程,不会突然间掉下去。我们也从来不说要把收益率做到多高,收益率不是我们的第一考虑,我们最看重的还是风险控制。”

  对于余额宝的收益率下降,好买基金研究中心白岩表示:“今年经济保增长压力较大,货币政策悄然放宽成为一个配套的刺激政策。尽管名义上而言货币政策并非放松,但通过一些迂回的路径,以货币政策偏紧之名,行一个实际宽松的事实。监管当局采取一些手段比如定向降准等来创造宽松的环境,资金环境较之前出现了宽松。”

  这也就意味着货币基金的高收益率难以维持,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从年初最高的7%,回落至5%再至目前的4%左右。“不排除货币基金下半年存在继续往下的压力,资金面局势短期不会逆转。”业内人士分析。

  久期相差180天

  通常情况下,收益率下降意味着风险的下降。但对于宝宝类产品而言则相反。

  天弘增利宝的报告期末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从2013年第三季度的44天增加到2013年第四季度的51天;2014第一季度持续继续上升为57天,最近第二季度报表显示其剩余期限为75天。

  记者统计,有可比数据的货币基金的平均久期为98天, 天弘增利宝位于平均久期以下。

  天弘增利宝的久期位于业内平均水平以下。基金经理王登峰表示,今年6月份市场资金面尽管很松,但我们预判下半年央行依旧保持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公开市场操作有利于创造一个相对宽松的资金面局面,资金价格也会相对维持在一个较低的位置,6月份是相对比较好的建仓机会,因此适当拉长了久期。

  一般来说,报告期末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越长,收益就越高,但风险也越大,受到利率的影响就越大。

  好买基金研究员白岩解释:“久期和收益要辩证来看待,货币基金总是要面对赎回的压力,现实不可能有平稳运行的机会。几乎每只货币基金每天都会有一部分资产到期,必须新配另一部分资产。天弘增利宝去年规模暴涨,这段时间,资产剩余期持续较低。彼时,天弘增利宝的规模急剧膨胀,该基金的原本资产到期,基金经理只能配一些短期的资产。该基金逐步放慢了规模增长的速度,各个期限资产恢复了正常、均衡的状态。”

  和天弘基金不断拉长久期的行为相比,工银瑞信安心增利市场内货币A的状况恰好相反,该基金去年三季度的平均久期为51天,四季度久期为36天,到今年一季度末该基金的平均久期锐减至10天,今年二季度末则只有9天,为所有货币基金类产品最低。而同期广发货币A的平均久期为189天 ,两者久期相差180天。

  一般而言,货币市场基金按照久期共分为三类,分别是180天、120天和其它。“其它”包括90天和75天。货币基金的久期是指货币基金投资组合的平均剩余期限,久期越长,流动性越差。为了引导货币基金发挥其现金管理工具职能,而不是过度追求收益率,2012年下半年,监管部门将货币基金久期从180天降至120天,即货币基金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120天,2013年新成立的货币基金绝大多数已将久期设置为120天。

  有基金研究员告诉记者说:“不排除有些货币基金是为了留住客户,在季末时点去冲一下收益。一般这个期限,短期资金面比较紧,把大笔资金投入到一些短期回购和协议存款,其目的主要是既可以帮其他同行解决资金需求,可以帮自己冲一下收益,更好地留住客户。”

  至于工银瑞信安心出现的这种现象,白岩表示:“通过看他们之前的季度财报可以发现,该基金对于30天内的资产配置比较高。该基金为场内基金,既能在二级市场买卖,也可以一级市场申赎。所以规模变化的压力比一般的货基大一些,所以配置短期资产的比例相对多。”

  广发货币的久期相对较长,该基金经理温秀娟在其二季度报中分析,增配短期融资券来拉长久期,获得良好的资本利得收益。预计下半年央行仍然会维持适度宽松的政策,货币市场利率不会大幅波动,将适当配置高收益短期融资券,保持合理的久期,提高组合收益率。

相关热词搜索:收益 风险 宝宝

上一篇:货币基金收益率低迷 微信理财通将推定期类产品
下一篇:互联网金融冲击波:传统金融如何迎接“新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