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正非经营哲学:重治理、广积粮与缓称王
2014-06-22 21:36:48   来源:创事记    评论:0 点击:

导读:有一位笔者很尊敬的朋友在今年年初曾表示不再看任何任正非所谓的讲话,并直截了当地表示,任正非的经营哲学已经落后,不值得再为此费时间。
  有一位笔者很尊敬的朋友在今年年初曾表示不再看任何任正非所谓的讲话,并直截了当地表示,任正非的经营哲学已经落后,不值得再为此费时间。
 
  对于这个观点我是持保留态度的,从我十几年侧面观察华为看,任正非的经营哲学还是不断与时俱进的,在华为的不同时期,其经营哲学总是华为的最高指示,引导着华为不断前行。当然,仔细分析任正非的经营哲学,其骨子里有着中国传统文化,包括帝王思想;革命思想;新中国革命思想以及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新思潮,尤其是学习西方管理和技术等等,包括在今天互联网思维大行其道之时,任正非仍然用自己的思维去理解互联网对华为的冲击以及华为如何借助和学习互联网思维,从而让华为走得更长远。
 
  事实上,对于一家已经经营20多年,而且其主业还在不断成长的企业而言,如何拥抱所谓的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你很难放弃自己的主业去从事新的东西,更多的是改良主义。因此,华为的互联网思维必须是依托其自身现状和所属行业长期发展来决定的,而非是从时下流行的BAT角度去思考。
 
  近日,华为内部召开了一场“蓝血十杰”奖励企业优秀管理者的大会,任正非再次走向前台,发表了一份洋洋洒洒的讲话,再次向传统致敬!
 
  所谓“蓝血十杰”是指二次大战结束后,来自美国战时陆军航空队“统计管制处”的十位精英,被刚刚从老亨利 福特手中接过福特汽车公司控制权的亨利二世招致麾下,进入公司计划、财务、事业部、质量等关键业务和管理控制部门。从此,他们掀起了一场以数据分析、市场导向,以及强调效率和管理控制为特征的管理变革,使得福特公司摆脱了老福特经验管理的禁锢,从低迷不振中重整旗鼓,扭亏为盈,再现当年的辉煌。这十位精英所抱持的对数字和事实的始终不渝的信仰,以及对效率和控制的崇拜,使之获得了“蓝血十杰”的称号,人们将他们尊称为美国现代企业管理的奠基者。
 
  六十多年过去了,如今世界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以其便捷的无时、无事、无所不在的信息沟通和交流,以及海量的信息资源传送、呈现、挖掘和共享,正在颠覆书籍、报刊、音像、分销、零售、中介等行业的传统经营模式,并对物流、金融、医疗保健、教育等越来越多的行业造成巨大冲击。这样的冲击,对于华为这样从事传统通信产业的企业而言,似乎也不可避免。
 
  正是在这样一种新思潮的引导下,诸如我前面提到的那位朋友的见解一样,很多人认为华为的经营哲学已经OUT了,甚至在华为内部也引起很广泛的讨论。
 
  任正非对此再次表示了其看法,他认为,时下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在互联网时代,过去的工业科学管理的思想和方法已经过时了,现在需要的是创新,是想象力,是颠覆,是超越。我们认为互联网还没有改变事物的本质,现在汽车还必须首先是车子,豆腐必须是豆腐。当然不等于将来不会改变。

  但互联网现在已经改变了做事的方式,使传送层级减少,速度加快。我们今天坚持用五年时间推行LTC落地,实现账实相符,五个一工程,继续“蓝血十杰”的数字工程的目的,就是为了用互联网的精神改变内部的电子管理打下坚实基础。并实现与客户、与供应商的互联互通。
 
  可以说,这是一种既向传统致敬,又与时俱进,与实际结合的学习历程,由此我坚持认为任正非的经营哲学有着与时俱进的一面;有着和华为实际紧密结合的一面;有着既保守又开放的一面,并由此总结任正非的经营哲学主要有三点,重治理,广积粮,缓称王。
 
  重治理
 
  所谓重治理,也就是重管理。而之所以使用治理一词,我认为任正非在其经营哲学中,充分运用了古今中外之集大成的管理思想,重在治疗和梳理。
 
  谈到华为如何治理公司,恐怕几本书都谈不完,这里仅从这次内部大会所体现的向“蓝血十杰”学习的问题上,管中窥豹,来看看华为是如何重治理的。
 
  任正非认为,“蓝血十杰”对现代企业管理的主要贡献,可以概括为:基于数据和事实的理性分析和科学管理,建立在计划和流程基础上的规范的管理控制系统,以及客户导向和力求简单的产品开发策略。
 
  华为科学地掌握生产规律,以适应未来时代的发展,是需要严格的数据、事实,与理性的分析的。没有此为基础,就谈不上科学,更不可能作为技术革命的弄潮儿。
 
  当然,今天的主题是要创新,但创新的基础,是科学合理的管理。创新的目的是为客户创造价值。
 
  华为历经二十年来,花费十数亿美金从西方引进了管理。今天来回顾走过的历程,虽然在管理上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创造了较高的企业效率,但真正还没认识到这两百多年来西方工业革命的真谛。郭平、黄卫伟提出了“云、雨、沟”的概念,就是所有的水都要汇到沟里,才能发电。事实上,华为还没有深刻理解这条沟的深邃。华为还没有挖出这么一条能汇合各种水流的沟,还没有实现流程的混流。华为现在就是要推动按西方的管理方法,回溯我们的变革,并使流程端到端的贯通。
 
  究其原因,西方公司自科学管理运动以来,历经百年锤炼出的现代企业管理体系,凝聚了无数企业盛衰的经验教训,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人类的宝贵财富。华为应当用谦虚的态度下大力气把它系统地学过来。只有建立起现代企业管理体系,华为的一切努力才能导向结果,大规模产品创新才能导向商业成功,经验和知识才得以积累和传承,华为才能真正实现站在巨人肩膀上的进步。
 
  但华为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虽然“蓝血十杰”以其强大的理性主义精神奠定了战后美国企业和国家的强大,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走极端,在上世纪70年代,由“蓝血十杰”所倡导的现代企业管理也开始暴露出弊端。对数字的过度崇拜,对成本的过度控制,对企业集团规模的过度追求,对创造力的遏制,事实上的管理过度,使得福特等一批美国大企业遭遇困境。

  华为从1998年起,邀请IBM等多家世界著名顾问公司,先后开展了IT S&P、IPD、ISC、IFS和CRM等管理变革项目,先僵化,再固化,后优化。僵化是让流程先跑起来,固化是在跑的过程中理解和学习流程,优化则是在理解的基础上持续优化。华为要防止在没有对流程深刻理解时的“优化”。经过十几年的持续努力,取得了显着的成效,基本上建立起了一个集中统一的管理平台和较完整的流程体系,支撑了公司进入了ICT领域的领先行列。
 
  随着公司全球业务的扩展和新的奋斗目标的提出,公司管理不断面临新的挑战。目前华为管理仍然存在一些难点问题。
 
  一是跨领域、跨部门的端到端的主干流程的集成和结合部的贯通,仍是目前最大的短板;二是公司运营管理与业界最佳实践还存在较大差距,已经成为制约公司市场竞争力提升的短板。特别是从代表处虚拟中央仓到站点的账实相符,五个一还需要努力,LTC的落地是未来两三年的重要任务;三是如何实现向以项目为中心的管理转型。公司要实现项目为中心的转移,才能避免大公司的功能组织的毛病,去掉冗余,才能提高竞争力,才能使干部快速成长;四是简化管理问题已经提上日程。要防止管理的复杂性随规模非线性地增长的问题。
 
  解决上述复杂管理问题要靠现代管理体系的建设,而管理体系建设的最终目标和衡量标准是提升一线组织的作战能力。
 
  可以说,通过上述针对“蓝血十杰”问题的论述,任正非的重治理思维体现得十分透彻,也充分说明华为成功的基石其实就在于此。
 
  广积粮与缓称王
 
  朱元璋征求学士朱升对他平定天下战略方针的意见,朱升说:“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此方针策略最终让朱元璋登上皇位。事实上,在任正非的经营哲学中,上述帝王思想及驾驭之术无所不在。
 
  其中,打粮食理论或者说我这里提到的广积粮理论是华为经营的核心思想。在近日的答记者问时,任正非表示,我今天讲演的主题,是在批判不要片面地理解“蓝血十杰”,我们要避免管理者的孤芳自赏,自我膨胀,管理之神要向经营之神迈进,经营之神的价值观就是以客户为中心,管理的目的就是多产粮食。
 
  “经营之神”的目标是为客户产生价值,客户才会从口袋里拿出钱来。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改进对准为客户服务,那个部门报告说他们哪里做得怎么好,我要问粮食有没有增产,如果粮食没有增产,怎么能说做得好呢?我们的内部管理从混乱走向有序,不管走向哪一点,都是要赚钱。我担心我们的管理若陷入了孤芳自赏,结果就会是呆滞。我并没有说我们已超越了西方,还是依托西方的管理。
 
  与此同时,任正非再次向员工敲响警钟,以他一贯的假设思维,危机意识来引导员工正确判断自己的地位,而非一时成绩上去就高举高打,称王称霸。

  对此,任正非表示,我们公司前段时间挺骄傲的,大家以为我们是处在行业领先位置。但是他们用了半年时间做了战略沙盘,才发现我们在全世界市场的重大机会点我们占不到10%,弟兄们的优越感就没有了。知道如何努力了。不是危机意识,这就是假设,假设未来的方向。
 
  为什么华为能行业领先呢?就是华为率先提出“管道”这个概念,这也是个假设,当时还归纳不出大数据这个词。这比别人对管道认识早几年。但华为当时没有把管道归结为大数据,后来演变为大数据。那几年谁愿意做管道呢?自来水公司不如阿里,腾讯赚钱。华为现在领先世界一两年,因为早一两年准备了,所以华为的经营效果比他好,不是机遇,是假设。我是假设个危机来对比华为,而不是制造一种恐慌危机。
 
  任正非认为,公司在向爱立信学习的过程中,发现同样的管理,华为的用人用工比爱立信多。在流程责任制的实行上,还停留在流程遵从,还是大量资源掌握在功能部门手上。这样重叠的机构多、分工细。当然华为已经建立了统一的管理体系,大部分数据还是真实、可靠的,给使用互联网方式管理有了基础。
 
  未来华为的产品要占领世界大数据流量的制高点,除了靠创新外,要靠严格、有效、简单的现代管理体系。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实现大视野、大战略。
 
  从历史角度看,蒸汽机和电力都曾在产业和社会生活中起过革命性的作用,但这些技术革命不是颠覆而是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和生产的进步。互联网也不例外,其本质作用在于用信息化改造实体经济,增强其优质、低成本和快速响应客户需求的能力。一句话,提升实体经济的核心竞争力。
 
  不服老亦感叹
 
  事实上,对于任正非的这次讲话和媒体采访,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不再是任正非的管理哲学,因为这些已经讲了上百遍了。这次让我最感动的其实是任正非不服老亦感叹的精神以及作为一个老者对当今中国社会的殷切希望。例如在回答关于退休和接班人为提上,任正非讲了两个关于朋友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说一个朋友是AIG创始人柏林伯格,88岁,每天早上做50个俯卧撑,晚上做50个俯卧撑。他88岁到深圳来,跟我谈到三年以后他就退休了,他把公司交给谁。其实钱思科伯斯找接班人的时候,他本人也征求过我的意见,虽然我们是竞争对手,还是有有益的交流的,当然,我不知道他们谁接班更好。
 
  另一个故事则是关于另一个朋友马世民,现在应该是74岁了。大前年9月7号,在他伦敦办公室请我吃饭,让我伸头出去看碎片大厦。那个碎片大厦有1680英尺,老头子三天前沿着绳子,从上面顶上溜下来。我们出国,经常遇到七、八十岁的老头亲自开飞机来接我们,也许是为了证明他们不老。在国外来,很多人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息。我是中国人,不会像他们一样,是会老的。
 
  虽然有些悲壮,但传递的精神只有一个,我才70岁,我能行,大家不要老想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感动,则是任正非回答在今天这样一个社会,作为企业,作为公民,年轻人应该如何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也算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人的谆谆教诲。

  在此,任正非介绍华为为什么做了“李小文”广告,其实我们很多员工都不听我们的,包括高级干部,他们常常不看公司的文件夹,而是从互联网上吸取能量。所以做个广告也是给员工看的。目的还是希望华为继续踏踏实实地做事,坚持艰苦奋斗精神。
 
  我们对中国社会最感谢的是什么,最感谢中国的教育,因为教育才能给我们提供这么多人才,我们才能作战。教育最感谢的是农村教育的改进,因为没有农村几亿孩子的进步,就没有高等教育的基础。
 
  对此,任正非进一步解释称,我们认为目前对农村教育的重视不够,说农村最漂亮的房子是学校,我承认,但是为什么不写最绅士、最有钱的人是教师呢?如果农村的中小学教师都是最有钱的人,大家都会争着去做教师,,让最优秀的人才能培养更优秀的人,未来中国是不可估量。未来 10—20年内一定会爆发一场技术革命,从硅时代跃进到石墨时代,你怎么知道农村孩子不成为世界技术革命的主力军呢?今天的孩子就是二十年以后的博士、准博士,他们担负起祖国为世界作出贡献的能量。当然他们也可能会是工人、技师、职业经理人……,打好了社会基础,使得中国社会能持续前进,几十年后,中国梦就可能实现。
 
  第二,希望社会要宽容,人都是有缺点的,他自己会改进的,不必大家这么费心去帮他寻找。乔布斯、比尔 盖茨……,都有缺点,宽容使他们伟大。一个人完美多累啊,他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太多的战略竞争力量。孩子应该是优点突出、缺点突出,他才能找到自己的爆发点。
 
  年轻人要简单,阿甘就是一个傻孩子。别人说你要好好向雷锋学习才有希望,他就向雷锋学习了,当了班长。然后还要学,就变成排长,才有机会作连长、营长。作到旅长、军长后……,他就能把社会的负能量变成正能量。而很多人天天在网上找信息来批评,消耗了自己,成全了“阿甘”。社会要宽容,中国就会出现乔布斯、比尔盖茨……。
 
  现在,社会进步很大,中国是很有希望的。

相关热词搜索:哲学

上一篇:雅虎副总裁:移动互联网带来超车机会
下一篇:途牛COO严海锋:我们改造了这个行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