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逆转:不变的孙正义
2021-01-09 13:22:33   来源:晚点LatePost   评论:0 点击:

导读:软银股价重新逼近2000 年互联网泡沫之巅。
作者:龚方毅 | 编辑:黄俊杰 | 制图:冯秀霞

“经历艰难的冬天之后,春天来了,”2020 年 2 月 12 日下午,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在营收电话会议上说。软银在 2019 年最后三个月里扭亏,盈利 2400 万美元。

事情很快发生变化。就在孙正义开会前几小时,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钻石公主号上的确诊病例增加至 174 例。似乎察觉到什么的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则在几天前抛售 35 亿美元亚马逊股票。

一个月后,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美股开始自由落体,两周跌去 5 万亿美元市值。孙正义三年来首次在 Twitter 发声,“好久没发推了。我很担心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

资本市场同样担心软银的情况,这家投资公司在最糟糕的时候赶上衰退。2019 年夏天,软银的名字与 WeWork 丑闻牢牢绑定,185 亿美元投资款换来一个估值 29 亿美元的公司。同期它巨资投入的卫星公司 OneWeb 和印度酒店连锁公司 OYO 也深陷危机。

还有那些光听名字就不太对的失败投资:3.75 亿美元投资机器人做披萨公司 Zume Pizza、2.4 亿美元投资的美国白牌零售公司无印(Brandless,已倒闭)、3 亿美元投资人工智能匹配遛狗公司  Wag Labs。遛狗公司原本“只”希望募 1 亿美元,在软银转投竞争对手的威胁下拿了 3 倍融资、出让更多股份。

这些公司有的被曝欺诈、有的申请破产、有的大裁员,还有的原价把钱退给了软银。一笔笔失败投资侵蚀了孙正义通过雅虎和阿里所积累的声誉。原本计划募资 1080 亿美元的软银愿景二号基金最终只筹得 25 亿美元——由软银自己出资。

到 2020 年 3 月 19 日,软银股价屡破近三年新低,市值两周跌去 700 亿美元,手中现金已经不足以偿还债务。

9 个月后,形势逆转。

12 月 21 日,软银股价相比三月低点上涨超过 200%,达到 2000 年互联网泡沫以来最高点。孙正义本人在软银持股上涨三个百分点,与此同时软银手中储备了 800 亿美元现金。

过去 9 个月,孙正义完成上百笔一二级市场交易,买卖股票、杠杆交易、投资并购、出售资产、抵押借款……

孙正义依然是孙正义,那个《纽约时报》24 年前所写的激进赌徒,决策果断、大赌大赢。

但很难说软银的逆转多大程度归功于孙正义的操作。

资本市场看上去已经和现实经济彻底脱节。根据预测,2020 年中国 GDP 只会上涨 2.1%,而代 A 股表现的沪深 300 指数已经上涨了 21.5%、创业板涨 53%。

美国反差更大,今年 GDP 预期下跌 2.1%,标普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涨了 13.6% 和 39.2%。12 月 16 日,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和股票指数同一天创新高。

软银反转之剧烈就是资本市场与现实经济间鸿沟的缩影。

1

抛售 900 亿美元资产、回购软银股票

孙正义厌倦了反复无常的市场。面对史无前例的全球经济萎缩,他决定回购软银股票,从东京证交所私有化退市。

孙正义告诉《日本经济新闻》资深记者杉本贵司,他觉得退市后更自由,可以承担各种风险。这不是灵光乍现。他考虑已久,并将想法告知了几位软银核心高管、联系了贷款银行。

因为一位共事多年、亦师亦友的董事坚决反对,孙正义最终放弃了私有化,让软银留在交易所。

这则新闻没有引起什么反响,因为杉本贵司知道的时候是 2013 年,距离让孙正义产生私有化想法的 2008 金融危机已经过 5 年。

新的私有化机会随新冠肺炎疫情到来。

2020 年 3 月 19 日,全球新冠肺炎单日确诊人数首次超过 3000、死亡人数首次超过 1000。当时人们还无法想象,到年底,每天会有超过 10000 人因此死亡。

当日,美股触发今年第四次熔断。软银股价和全球主要股指一同自由落体,市值跌至约 936 亿美元,还不如软银手中的阿里股票值钱。

更大的风险即将爆发。因为 WeWork 近 400 亿美元的贬值会按持股比例计入软银利润表。刚扭亏一个季度的软银,即将再次转亏。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后来的报道,孙正义在 3 月 21 日召开股东会,请来美国对冲基金 Elliott Management、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Mubadala) 等重要股东。

数小时的股东会上,孙正义几次提出私有化公司。但最终因为一些股东对于监管和股权结构复杂性的顾及,会上没有通过私有化方案。

两天后,软银公布了新的一揽子自救计划,主要是出售 410 亿美元资产。并用这笔钱回购软银自己的股票、偿还债务、补充运营资金。

软银过去总是给别人送支票,现在它要想办法收点回来。

最先卖的是市场流动性最好的阿里巴巴股票。软银先后在四、五、六月间共回笼大约 137 亿美元,最后累计套现大约价值 154 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期间还分别在 6 月和 8 月份达成协议,分别以 200 亿美元出售美国第三大移动通信运营商 T-Mobile 部分股权,140 亿美元出售软银日本移动通信业务 1/3 股份。作为互联网基础设施,通信运营商的股价受疫情冲击很小。

光凭卖这三家公司股票,软银就可以提前、超额完成资产出售计划。

同样超预期的还有回购规模。拿到钱之后,软银大笔买入自家股票。计划规模从最初的 180 亿美元提高到 230 亿美元。仅次于规模十几倍于软银的苹果公司,大超股东预期。

“3 月份的时候,我们的股价在 2-3 周内跌了近 70%。我说哎呀,这是回购股票最好时机。” 孙正义 11 月回忆说,这是他在近一小时连线中,状态最轻松的时刻。“我说天哪,我应该买、应该买。” 说完嘿嘿一笑,露出不算整齐的牙齿。

2

Uber 股票一股没卖

进入秋天,全球股市反弹,软银资产出售仍在继续。9 月,软银将英国芯片设计公司 Arm 以 400 亿美元出售给英伟达。考虑通胀和汇率波动,软银持股四年只挣了相当于银行理财的利息。

随着这笔交易协议达成,软银资产出售规模已经是最初计划的两倍多。也使得软银成了现金储备最充裕的公司之一。

根据孙正义此前的说法,大举囤积现金是为了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灾难。年初危机爆发后软银暂停 30 亿美元回购 WeWork 股票,表示要对股东负责。

今年 8 月,孙给记者和分析师概述软银上半年业绩前,用了一张织田信长和武田军作战场景的插图。织田信长用炮兵部队专门对付武田军号称全日本无敌的骑兵部队。但火炮装填慢,织田信长又配备了拒马,用来阻挡骑兵的攻击。

“现金就是我们的拒马,” 孙正义说。“增加现金储备,我们的防御能力就能得到加强。”

11 月底,《纽约时报》举办的 DealBook 峰会上,孙正义再次强调现金储备的重要性,并说存钱是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未来两三个月内任何灾难都可能发生”。

对未来的忧虑或许可以解释软银部分决策动机,比如出售 Arm。孙正义才在 8 月营收电话会上和记者解释 Arm 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应用场景下的商业价值,还计划帮助其 2023 年重新上市。三个月后,它变成软银现金防御模式的一部分。

孙正义早在 2006 年就有收购 Arm 的打算,当时软银甚至还没有专门的并购团队。2016 年,孙正义邀请沙特王储注资愿景基金的时候,Arm 是他口中 “21 世纪的水晶球”,是可以帮助自己和沙特 “看到未来的水晶球”。

只有石油和钱的沙特人听了孙正义 45 分钟的愿景介绍后,答应注资 450 亿美元,成为软银愿景基金最大出资方。

今年,在投资了 88 家公司以后,愿景基金一号已经停止投资新项目。基金账上剩余约百亿美元资金将用来跟投和支付股东利息。水晶球 Arm 也被转手卖出。

软银还在找机会退出已经上市的公司。截至今年 11 月 6 日,软银清空了对Slack、平安好医生和 10x Genomics 的持仓,累计获利 14.07 亿美元。

但对于受疫情重创的 Uber,孙正义给予足够的耐心,牢牢抓住。在甩卖 900 亿美元资产的同时,没有卖出 Uber 一股。

软银自 Uber IPO 至今一直保持大约 12.8% 持股比例(2.22 亿股),是最大外部股东。今年这批股票最低的时候只值大约 31 亿美元,相当于软银投资损失腰斩不止。如今价值超过 80 亿美元。

集合了商旅、交通出行和共享经济概念的 Uber 是本次疫情中受打击最严重的公司之一。今年一季度,Uber 单季总订单数自成立以来首次同比下滑。4 月份,网约车业务收入同比下滑 80%。

Uber 不得不削减 10 亿美元资本开支,并调配一定数量的司机去送餐来平衡收入。今年 9 月底,Uber 年内累计亏损接近 60 亿美元。为了度过难关,Uber 先后抛售共享单车业务和货运业务,年底又卖了自动驾驶业务。

事实证明孙正义赌对了。从成立以来没挣过钱的 Uber,股价从 10 月底开始大涨,总市值最高达到 967 亿美元。

3

下半年密集 IPO,两笔投资填上 WeWork 的窟窿

软银千亿愿景基金此前被人诟病投资溢价高、退出时间长。但两笔快速上市的投资在今年下半年扭转了局面。

2020 年 8 月 13 日,中国房地产中介平台贝壳在纽交所上市,当天股价上涨 87.2%。目前股价是发行价三倍多。此时距离软银入股还不到 10 个月。

2019 年 10、11 月,软银先后参与贝壳三轮融资,共投资 13.5 亿美元。上市后,软银持股比例稀释到 8.9%,仍是第二大外部股东。目前软银在贝壳的投资大约获利 48 亿美元。

这是软银愿景基金二号的首个投资。基金原本打算募集 1080 亿美元。当时正赶上 WeWork 闹剧持续发酵,引发外界对孙正义判断力的质疑。

这间接影响愿景基金二号的募资。原本同意出资的沙特表示再想想;软银转向参与过一号基金的苹果、富士康求助未果。最后二号基金只拿到 25 亿美元,就开始运作——完全来自软银。

收益更丰厚的 IPO 出自愿景基金一号。12 月 9 日,美版 “饿了么”DoorDash 登陆纽交所。这家从 2013 年在斯坦福大学周边开始送餐业务的创业公司,目前全美市占率第一。

软银从 2018 年开始投资 Doordash,总计投入 6.8 亿美元。IPO 后持股比例稀释至 22%。上市首日 Doordash 股价大涨 85.79%,市值超过 600 亿美元。软银的持仓价值也因此超过了 100 亿美元。

贝壳和 Doordash IPO 基本填上 WeWork 造成的巨大财务黑洞。由于市场对科技股的巨大热情,其他几家今年上市的公司各自也贡献了数亿美元利润。

押注 WeWork 是孙正义投资生涯中抹不去的污点,也是外界质疑他的引爆点。2019 年 11 月,孙正义在东京一处礼堂告诉在场的投资人他在 WeWork 投资上犯了大错。“我这次投资判断真的很糟糕。我在很多方面都感到后悔。”

根据《晚点 LatePost》不完全统计,今年共有 5 家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成功 IPO、一家公司借壳上市。截至 12 月 17 日,愿景基金通过这几笔上市大约获得 181 亿美元的浮盈。 

更多退出计划还在路上。路透社的消息说,软银从 2013 年开始投资的印尼电商 Tokopedia,正在讨论借壳上市的可能,潜在上市估值在 80 亿美元到 100 亿美元之间。

还有自己造壳。12 月 21 日,愿景基金旗下的特殊目的公司(SPAC) SVF Investment 提交招股书,计划融资 5.25 亿美元。该公司 CEO 是愿景基金负责人、软银集团执行副总裁 Rajeev Misra。

不过今年软银本可以获得更丰厚的 IPO 回报。根据孙正义的说法,蚂蚁集团IPO 使得软银的持仓“几天内损失了 1 万亿日元(约合 100 亿美元)”。

4

168 亿美元炒股,用上各种金融工具

宣布资产出售和回购计划四个月后,软银买入价值约 90 亿美元的自家股票。账上现金储备还剩大约 600 亿美元。

在这期间,软银开始炒股。后又在 7 月专门成立股票和衍生品投资部门,北极星(SB Northstar),软银集团持股 67%,孙正义持 33%。

前德意志银行交易员阿克沙伊·纳赫塔 (Akshay Naheta) 负责交易策略。《金融时报》说孙正义也参与投资决策。主要交易标的是流动性好、几乎可以随时变现的中大型科技股。

截至 9 月,软银持有大约价值 168 亿美元的股票 . 持股市值最高三家分别是亚马逊(63 亿美元)、Facebook(22 亿美元)以及 Zoom(18 亿美元)。中概股则买了哔哩哔哩、拼多多、爱奇艺、好未来等。

避开年初大跌、持股成本低的软银,炒股累计获利 23.25 亿美元,收益率约 13.8%。

此外,它还配置了可以放大盈亏规模的期权,到 9 月末价值大约 34 亿美元。其中一部分押注股票会涨,一部分合约押注大盘会跌。如果股票不涨,或者股市大盘涨太多,就有可能亏损。

部分股东质疑软银炒股。它的一位英国股东方对《金融时报》说,去年孙正义一直说愿景基金,之后又转到 Arm 和物联网,现在变得像一个对冲基金。

“今年科技股行情好,我认可孙正义既买股票又买期权的做法。” 二级市场投资人魏亚辉对《晚点 LatePost》表示,“问题是孙正义可能是拿着投资人计划给一级市场的钱,去买二级市场的股票,绑架投资人跟他一块冒险。“

参考对冲基金统计机构 eVestment 的数据,北极星表现尚可:今年前九个月只有一半对冲基金挣钱,平均收益率约为 11.96%;行业资产规模第一的桥水亏损约 18%。

当被问起炒股动机时,孙正义表示一部分原因是看好人工智能。“我们想以投资者的身份支持人工智能,” 孙正义在 11 月的营收会议上说,并解释为什么投资苹果、Google 等巨头。“谁规定不能投资上市公司的?我只想投资这个领域里最优秀的公司,不关心它是否上市…GAFA(Google、亚马逊、Facebook、苹果)将在人工智能革命中扮演关键角色。”

“有人批评我们过于依赖阿里巴巴,这点我承认,” 孙正义说炒股也为了降低软银对阿里巴巴的依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通过愿景基金实现多元化投资。”

不过由于阿里巴巴股价增长过快,软银卖了 100 多亿美元阿里股票之后,它所持有的阿里股票价值反而更高了。

5

一样的方法救市,不一样的结果

今年 3 月,前景不明之时,孙正义接受《福布斯》采访,说自己对 2019 年失利的反思仅限于战术层面。“战术上反思、战略不变、愿景也不变。”

孙正义排四兄弟老二。目睹念高中的哥哥为了维持生计退学后,孙正义决心做企业家,因为那样 “才能爬上去”。家境改善后,商人父亲教导孙正义不要把人生浪费在眼前的金钱上。孙正义后来解读为 “必须有更远大的目标”。

在美国读完大学后,孙正义 1981 年回日本创办软银,卖电脑软件。1995 年软银上市,获得丰厚资金的孙正义重回硅谷,以 1.08 亿美元入股雅虎并占 41% 股份。这是当时罕见的大投资。雅虎创始人杨致远以为孙疯了。

美国商界把孙正义当作新日本的典范。他英语流利、会自嘲、像美国人那样握手而不是鞠躬。

1999 年到 2000 年 3 月,软银股价涨了 30 倍、市值接近 2000 亿美元。孙正义在当时英文报道中的称号有 “Mr Japan.com”、” 日本的盖茨”、“赌徒”、“互联网大师”。

“我的个人净收入每周增加 100 亿美元。有三天,我比盖茨还富有,” 孙正义多年后回忆道。

仅靠一通电话就拿到软银 4 亿美元投资的在线交易公司 E-Trade 创始人 Christos Cotsakos 干脆称孙正义为 “互联网宇宙的主人”。

痴心于互联网美好愿景的投资人们视软银集团股票为行业标杆之一。但当互联网泡沫破灭,投资者意识到许多试图在网上销售商品、企业服务和广告的公司几乎没有赚钱的机会时,软银又跟着它们一起暴跌。

到 2002 年市场逐渐恢复平静时,软银已经损失了 99% 的市值,从 1800 亿美元降到了 20 亿美元,它投资的 E-Trade 也很快破产。

除了没炒股,孙正义当时的应对和今天没什么区别——停掉新投资、抛售资产,与此同时守住阿里巴巴的股票。坚持四年后,软银才摆脱亏损。

今年不同了,软银的反转只用了不到 9 个月。

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全球的央行们不得不全力刺激经济,仅美联储就在三个月时间里释放超过 3 万亿美元资金。各国央行基准利率越降越低,甚至零利息,以鼓励银行放贷、企业借款。

Anlan Capital 执行董事陈达对《晚点 LatePost》表示,美国十年期国债近乎于无风险投资,但今年以来收益率已经跌破 1%,这导致投资人的钱只能流入股票市场,否则就是等着贬值。

无处可去的资金大部分流入股市,优先投资受疫情影响相对小的科技公司。

多数股票市场在 5 月至 6 月期间很快收复了先前大部分损失,并逐渐向上创新高。呈现出和现实世界截然相反的繁荣。12 月 4 日,随着疫情在美国反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首次超过 30000 点,标普 500 指数四天后创新高。

软银几乎所有资产,不论阿里巴巴股票、愿景基金风险投资,还是今年所买的股票都是科技领域。这些公司的业务没有根本变化,但它们的价值都在快速上涨。

比如 Uber,经营状况比疫情前更差,但它的价值却比疫情前翻倍不止。

不过现在股价已经到了连孙正义也开始需要公开表达担忧的地步。

“我看到了很多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孙正义 11 月对记者说。

月底,孙正义又在 Twitter 写道,“好运之后总会有厄运降临。重要的是在那个时候不要灰心。”

(记者龚小贞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OHI】全球互联网口述历史的光荣与梦想
下一篇:万维网发明者:网络世界已走入歧途,我要创造数字世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