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潘柱廷:信息安全是国际经贸博弈中的重要筹码
2013-11-19 15:59:22   来源:互联网实验室专栏   评论:0 点击:

导读:整个报告里面非常明确的提出电信和通信的基础设施是国家的关键基础设施,这是美国一贯的措施,美国的相关的安全战略里面都明确的提出信息网络空间,是和陆海空太空等价的第五大空间,
    我今天的题目是《生态争夺中没有纯粹的技术和市场》,这是我这几年的思索的一个历程。这里面简单的列了我们这几天的心路历程,这个消息是10月8号出来的,在北京应该是10月9号。一开始这个问题就是利用安全信息方面达到政治的目的,一开始没有太关注,觉得肯定是思科在后面,就像这幅图一样,美国大选,马上要辩论中国的这些事情,一开始我还比较理想化。作为论坛我来谈什么呢?我想是希望技术回归技术,市场回归市场。但是后来又思索觉得这样不行,我们要把自身放在里面,我们不可能置诸度外旁观。很多的朋友说我们应该考虑反制,很多的人说美国的这个做法是常规的,他们是通过国会然后调查,但是它是众议院的国会委员会写的一个报告,它不是法律,它始终是推定,不能算错。我一开始还觉得不合适,它说你可疑,我怀疑你,这个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反制是我们应该学的一种做法。

另外一个就是信息安全,经常会作为一个筹码在产业里面会让出去。其实信息安全可以变成一个砝码,加重我们的这个说法,再往后,今天上午我写PPT的时候,其实这是一个生态的博弈,而不是企业跟企业,是两个生态环境的斗争,博弈和合作。这个过程会提到完善自我。这实际上是美国的参议会和思科公司。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解读一下,当你看过全文的时候,和没看过全文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坦率的说我觉得这个报告写的非常的好。写的逻辑清晰,只不过这个逻辑你不喜欢。他主要的论点就是中兴和华为没有充分配合我进行调查,这是他的论据,基本的理由。我要你这个东西,你没给,我问你这个事你没告诉我。结论是华为和中兴提供的支撑美国关键的基础设施的设备可能威胁到美国的国家的安全。而且他过出了明确的I条建议,第一条要各方保持怀疑的眼光,一个是美国的情报部门,观察华为和中兴,以及其他的中国企业。第二是美国的投资审核部门保持怀疑的态度,就是美国的外资投资委员会,应该阻挠投资兼并活动。第三,美国的敏感性,就是没有的联邦政府系统和其他的部门,包括军方等不应该使用华为和中兴的系统,其实这个建议不仅仅限于中兴和华为。另外建议私营部门要谨慎考虑,不要选择华为和中兴的产品。国家和其他的相关执法机构应该继续调查华为和中兴。还说中国的企业建议到西方的证交所来上市,你就要遵从美国的法案等等,不光是技术、经济全面的透明度就有要求。第五就是希望美国司法部考虑长效的机制。这个调查报告不是法律,建议司法部考虑这个报告。这5条建议非常的漂亮,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好的报告。

另外,整个报告里面非常明确的提出电信和通信的基础设施是国家的关键基础设施,这是美国一贯的措施,美国的相关的安全战略里面都明确的提出信息网络空间,是和陆海空太空等价的第五大空间,你如果在网络上发动信息站,我可以发动空军陆军攻打你。这样的报告一贯延续了它在网络上的地位的看法,这是非常的清晰的。而且这两个提法,它是全供应链的风险管理。国家的很多战略资源部门里面不冲突。你可能供应商的供应商,都要属于它的全供应链的风险,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提醒和借鉴,我们很多战略部门的考虑是非常的不同的。它也提到所谓的真正的安全是从全整个的系统看他的全生命周期的问题。还要考虑各方面的对手给它带来的危险。这个报告延续了美国对信息安全的风险管理的意识。

你说它整个报告里面给华为中兴干点什么事他给抓住了吗?不是,他的整个的体现是怀疑,你没有提供这个,你没有说明这个,就是说你想让我信任你,你要把所有的错排除掉,这是不可能的。信任是现有一个信任的基础,美国的报告明显的就是我不信任你。 涉及到的新的关键基础设施的建设、生产、设计,这些主导企业必须是被信任的,以及紧密的和美国的法律政策、标准一致。从美国的国家的角度这样说不能说没有道理。而且他们怀疑中国的黑客攻击,黑客攻击永远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中国具有恶意攻击的手段、机会和动机”,这句话让我回想起2011年5月16号发布的一个空间报告说我觉得你可能会攻击我,我就可以先发制人。美国在整个国际环境的所有策略都是有罪推定,无论是伊拉克、伊朗等都是这样的,他一贯这样,所以并不奇怪。其实我想每一个参与博弈的一方都会这样。他也不认可美国的CC的模式,CC在安全界是通用评估准则,就是不同的等级。咱们国家的等级保护就是从CC演化过来的,美国在报告里面不认可CC的体制,不认为这个公共评价准则是有效的,认为它会带来虚假的安全。这也是对整个过继的态度的一个挑战。再有他提到了没有任何技术能够证明你这个系统是没有错的,是没有恶意的,就意味这个系统我永远可以完全不信任。Assurance就是我对你的信心到什么程度。美国的报告你会看到它有自身的逻辑非常强。它对这两个公司的调查,要董事会的结构,你的前任董事会是什么样的,这个高管之前是在哪个军方供职过?他认为你有军方背景,他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理由,你的个人和所有的懂事会的结构,里面任何沾的军方的线索,都认为你是政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你的董事会有两位是党委的成员,还问这两家公司的美国的子公司和中国的母公司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没有关系我就信任你。这怎么可能,子公司怎么可能不依靠母公司的资源发展呢?两国的公司法不一样,两国的几十年的成长历程是不一样的,它在用美国的企业,美国的发展通则看中国。我们不理解,觉得这挺好笑的。

它特别关注你是否获得了特别的经济支持,它是不是希望给华为和中兴贷款都是信用社,国有银行给它贷款了认为你有国有银行的支持。你华为是否做了低价竞争,其实价格竞争某一个局部的成本,在我们国内的竞争环境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我们经常是这个事情先做,没人追究价格低于成本的事情。还有你是不是非法移民,你在美国公司打工你属于非法移民。这个事情涉及到很多的其他因素,我一个人派过去,我许多工作一个月时间,你能给我签证吗?不就是旅游签证吗?在美国公司,只有中国员工才能获得提升,在中国的外企不也是这样吗?我们的中国员工在外企是有天花板的。在公司的环境里面有不理解。比如说国际制裁,你和伊朗做生意那我要追你,里面有美国的一套逻辑。确实和我们的逻辑不太一样,两国的产业生态环境不一样。生产的设备都是路由器、交换机,但是政府环境、文化都是不一样的。在这里面体现了什么呢?美国的机构和企业不了解中国的环境。或者说它故意不去了解,我不愿意去利用,我就以不了解的说法来指责你。这是我在通篇的报告里看到,我不了解你怎么样?我就用美国的体系来对比你。这种指责很容易得到盟友的共鸣。据说加拿大要怎么样。对于关键的基础设施理解的非常到位,对网络空间的看法是一贯的抵制。

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的政策的一致性是非常的清晰的,除了对整个的网际空间的还有生态环境的不同产生对抗。在信息领域我们不是第三世界国家,我们是第二世界,我们和老大不是一波的,而且老大和老二一般是一波的。美国的国会的报告是可以理解的,不奇怪的,我们应该有对应的法制的判断。现在是中美两国之间的,这是一个叫做互联网的星空图,每一个球代表一个网站,球的距离代表距离,蓝色代表王梅的网站,黄色的代表中国的网站,(图)。中美两国的矛盾在于两个星系要碰撞,利益接近了。两群利益集团中间,本身的大小、质量,自己的生命周期,思科已经进入了下降期,现在世界变的非常的近,所以互相之间的影响也非常的大,这种斗争是自然而然的。对美国来说,是美国全球化别人,但是现在美国应该习惯于某些领域被环球化。现在轮到华为和中兴去冲击信息领域。

从整个生态体系来说,不仅是两个公司之间的对抗,实际上是两个领域的对抗,美国的国会能够出这样的报告,其实真的是值得我们的国会思考的,为什么美国的国会可以写出来,而且写的这么漂亮。对抗须有实力,我们要考虑我们反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合作是需要价值的,没有价值我和你合作干什么。

据说任正非(音译)之前说的话,如果是昨天的话就是10月10号左右提到的,其实这也说明华为和中兴强大到威胁思科,我们不是要把别人打的怎么样,我们是要和全球分享我们的财富机会。

我们今天做这个论坛的态度很明确,思科和中兴、华为PK,我们的态度很明显,我们是支持的,包括企业自身的竞争,并不排除还要有实力。谢谢!

相关热词搜索:潘柱廷 信息安全 国际经贸

上一篇:胡春明:华为面临的最难是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
下一篇:方兴东:思科华为十年之战!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