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吴伯凡:华为中兴代表竞争力 未来需进一步提高
2013-11-19 16:06: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近一段时间大家都会关注到比较热点的一个事件就是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10月8日发布了针对两家中国通信企业华为、中兴发布了一个调查报告

近一段时间大家都会关注到比较热点的一个事件就是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10月8日发布了针对两家中国通信企业华为、中兴发布了一个调查报告,称可能对美国带来安全威胁。该委员会称这两家中国企业的产品涉嫌为中国间谍活动提供便利,这份报告调查耗时一年时间,在9月份的时候,华为和中兴高管都分别在美国众议院听证会上提供了一些证词,但是在这份调查报告中并没有提供直接证据来证明华为、中兴在事实上有威胁国家安全的行为。针对这一事件,数字论坛和博客中国以及互联网实验室共同举办了今天的研讨会,其研讨主题是华为、中兴事件的警示与启示。

以下是本次活动吴伯凡的观点:

这次中兴和华为事件确实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不仅仅是在高科技领域,也是整个中美关系和所谓中美共治世界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中美共治的说法其实是不对的。过去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所谓冷战是一个共治、总体竞争在某些地方不得不妥协的格局,中美的国力对比现在还不能算是冷战时期美苏的旗鼓相当。很多人在算多少年总量要超过美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说中国已经出现了一批实质性的在世界相关行业里具有实质性的竞争力,对欧美企业形成实质性威胁的一些企业。其中最重要的是在装备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应该说是中国三十多年参与国际竞争当中做得最好的,当然它也有很多便利,如果你做终端消费品的话,必须要花很长时间、很大精力,而且要用很高的文化资源来打造一个品牌。而装备制造业对品牌的建设有些地方是可以走捷径的,因为它就是很硬性的指标,性能和价值已经是品牌最重要的一部分,不像法国的奢侈品,它的文化价值远高于它的实用价值。在中国这些年出现了一批装备制造业里的已经进入世界级的企业,除中兴和华为,比如三一重工,去年日本地震里表现非常出色,把卡特彼勒这些全球重工企业用他们的产品把他们压下去了,臂长和车身的宽度这两个应该是成正比的,三一就能制造出一种车身更窄、臂长更长的车,能够在废墟里挖起来,这是实力,这一点就是让全球的同行都感觉到这不是一个廉价的问题,不是价格的优势而是价值优势了。

华为有一个内部博物馆,看一看华为从最初到今天的产品,真像是两个公司生产出来的。今年CAS上,华为的手机终端做全球最薄的,起码它有这个意识而且能够做出来。华为今天的实力已经在改变一种认知——以前靠廉价竞争,现在不是了。还有光伏产业,尽管说现在是一个严冬,但是它肯定是代表未来的。中国在这些领域里都形成了非常强的竞争力,而这种竞争力,生产资料的生产,这是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美国就面对这种威胁,比如爱立信对于华为和思科对于华为的感情是一样的,企业最要命的是。华为、中兴、三一重工这样的企业十年前和十年后的对比让他们非常吃惊。思科十年时间差不多销售额就提高了1倍多,市值降得很厉害,900多亿,如果将来真出点什么问题的话,中国企业现在有的是钱,买下一个思科是不在话下的。鼎盛时期我们去看过,思科的LOGO是旧金山大桥,思科英文就是桥,是整个世界的桥,互联网怎么连起来,是通过一个一个桥联接起来的,核心就是思科是为整个数字世界造桥的一家公司,所以它应该是最有钱的公司,走在那儿的喷泉,到处都是思科的LOGO,像一个小镇,里面都有公共汽车,像一个城市,后来华为园区有点学它。这十年来,那么强的企业每况愈下,基本的路子都开始走错了,原有的东西守不住,几乎没有什么新的产品,推出的东西都是一些非常贵、非常不实用的比如什么网帧等等,贵得离谱。这家企业的衰落,没有华为、中兴跟它竞争的话,它自己也会衰落,比如爱立信对它的挤压也是很明显的。中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批这样的企业,这让美国尤其是在所谓的中美共治时代,他们就觉得很心慌。关键不在于现在,十年以后是什么样子,真的很难说。

一些鹰派战略分析家提出C形包围,我看应该是反C字形的——从东北亚一直到南海。这次缅甸之春其实是很有象征性的事件,包括蒙古,希拉里来来回回在中国周边走来走去,她想争取西边的到西南一直到北边的这些国家。这样就形成一个格局,用中国文革时候非常流行的一个词,叫做“反华大合唱”,全世界由美国在指挥、导演一场反华大合唱。这很清楚,比如钓鱼岛、南海格局、菲律宾、黄岩岛等等,今年的关键词一连起来就知道不仅仅是一个C形包围甚至是全面包围的状况。

通过外交手段、军事手段,这些东西其实能做的他们都在做,当然也有一些很创新的,希拉里讲的巧实力,比如缅甸的变化,真的是有点让中国不管是什么心态的人都会觉得很吃惊的,还有蒙古,外交他们也在很努力的做。军事就不用说了,军事的路数也在紧锣密鼓的在加强。最重要的其实是贸易,他们知道贸易是衡量一个国家真正的实力能不能在军事上、外交上能够有实质性的进展,最终的后盾其实就是工业和贸易。我们刚才讲的这些装备制造业行业的崛起,包括中国在制造业方面也开始进行蚕食。最近有一个趋势,经济学上说中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当中侥幸起来,由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数字化制造、人工智能,导致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当中重新沦为一个三流和末流的制造业国家,美国企业现在有意向要回迁,把制造工厂回迁,接近40%,现在全球制造业比如富士康这样的企业,他们都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困境,就是中国随着低人权竞争力的削减,农奴性的民工难以为继,“农二代”是很难对付的一代,低人权竞争力导致中国制造企业在全球价格上的竞争优势将越来越消失。这时候还有一个相反的力量就是由于数字化制造导致对劳动力成本在整个生产成本中的份额在明显下降。我在深圳参加一家工厂的时候看见一个人能够操纵四台ABB的机器人,那家企业三年前的产值不到现在的一半,人员是3000多人,现在是1100多人,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了数字化制造,我过去不信,我说有那么神吗?类似于3D,比3D打印机要粗糙一点、原始一点的注塑技术,这边是塑料,这边是各种原材料,放在一个斗里,墨盒式的,一打就是一个鼠标、一个键盘,这样的东西导致美国的制造业有可能起来。

现在欧美有一个战略性的努力就是重建制造业,重建实体经济,这也是一个把中国进行抽空的一种方式,他们借助于这种技术的力量。重建装备制造业、建立一个真正支持虚拟经济的实体经济,这是一个很重大的步骤。还有一个就是美国其实金融战,这种金融战我们一说就说QE3之类的,QE3外号叫做QE无限,没有时间限制、没有数量限制,什么时候美国的失业率降到7%以下了我们就停止,不说多长时间多大量。所以在美国通过各个层面的贸易、金融,实际上首先目的就是要捍卫美国的国力,捍卫它的地位,同时遏制中国的发展,这是不言而喻的,这是人之常情,我们也用不着骂人家。前些年说的中国的和平崛起,过去一直作为一个国家的口号在提,现在这个口号也会提,但是有一点难以为继了。今天我们在讨论思科利用美国政府的力量来打压它在中国的竞争对手,这警示我们:第一、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人人喊打”的时代,这跟我们没关系,这跟我们犯多少错没关系,当然我们也犯了很多错,有的地方确实你对它形成了威胁,有的时候中国企业也的的确确有些问题,哪怕是这个报告里有空洞的,你说它空,但是你无法证伪,你怎么证明你的党委、你和军方没有任何关系,这种原因就在于中国企业的治理的透明化一直没有重视,基本上是没有开始的。在跟世界对话的过程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自身的透明化,跟客户、跟利益相关方的深切的对话当中,你的透明化是第一步必须要做的。还有就是整个中国企业各方面的形象,对内除了赚钱之外,对股东负责以外,对员工怎么样,这是经常受到指责的。在非洲,以前我们都是进展很顺利,其实现在非洲人从特别拥戴中国企业逐渐开始对中国企业有一些抵触了,当然给他们送来了那些便宜的产品,让他们能够提前五年能够享受到那样一种尤其在通信方面那些好处,他们是很拥戴中国企业的。我和老项在肯尼亚问两个运营商,说当时爱立信是提供一家运营商的设备,华为也是受到歧视的,在那个地方只能提供一家相当于中国联通这样一种势力比较弱的运营商,最后那家企业被迫也来选择华为的产品,因为华为的发射功率很大,它是面向农村的,就必须功率很大。在内罗毕郊区的用户本来是用华为产品的运营商,功率很大,城里的内罗毕的人信号也很强,所以很多人开始用农村运营商的手机,结果那边不干了,干脆就用华为的。

华为和中兴在非洲的竞争力非常强,但是现在有很多问题,比如说你的形象问题,对待他们的员工,我们其实并不是在虐待他们,我们对我们的员工就是这样的,无偿加班等等,还有大量的单身男性派到那儿去几年时间,现在有一种黑孩说是中国人留下的种,在街上乞讨的都有。你不好好对待你的员工,员工怎么办,在爱立信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的。所以别人指责我们,一方面确实因为我们对它形成威胁,另外的的确确也有我们做得不对的地方,千万不要以为别人一打压你,你就心安理得扮演受害者的形象,把自己要做的很多事情不要去做,应该分成两方面来说,中兴和华为一方面要知道你是在受迫害,同时有很多东西并不是无可指责的,你真的从长期角度来看,除了提高产品竞争力,还要提高整体的综合竞争力,要不然你在世界上别说在美国,在非洲可能都行不通。中国企业该升级了,不仅仅在产品上,需要打造自己的企业,做一家合格的企业公民,做一家受人尊重的企业,过去我们认为是奢谈,现在必须要做了。现在有很多中国竞争力很强的企业很难谈得上受人尊敬,这是将来很重要的课题。

总而言之,这次事件是一个标志,同时它仅仅是开始,不管这次是失败了还是胜利了,我觉得都不重要,因为接下来的战争将会愈演愈烈,十年以后,我相信随着中国一批企业越来越多的对欧美企业形成实质性的挑战和竞争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名目师出有名,他们总会要找出一个名目出来,而且越来越露骨,越来越超越商业本身的内涵,这样的战争将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不要抱怨这是一场突变,不是一场天气变化,是一场气候变化,这个气候变了。我们过去所享受的各方面的环境的红利已经没有了,因为你变了,你的体量变了,十年前你是什么样子,今天你是什么样子,十年前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现在的中国是什么样子,面对这样一个商业气候和政治气候、经济气候的变化,中国企业应该把受打压、受迫害当成一种常态。这是这个事件对我们很重要的启示。

相关热词搜索:吴伯凡 华为 中兴

上一篇:吕本富:用冷战思维思考华为思科之战
下一篇:胡钢:搜索引擎自律公约是业界走向规范繁荣的第一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