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李玉昆:美国给自身的成长及价值观走向开了岔路
2013-11-19 16:15:4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 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受到这样的一种待遇,应该说是一种非市场、非经济、很强的政府背景的,因为它是议会,政治性干预,而且调查又是以国家安

    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受到这样的一种待遇,应该说是一种非市场、非经济、很强的政府背景的,因为它是议会,政治性干预,而且调查又是以国家安全作为借口。这个背后很多人指出都是由美国企业在被囚的,就是思科这样的企业。这里涉及到几个疑问,一个问题是说这次美国议会对于中国企业的调查是否师出有名,你指控危害了美国安全,是师出有名还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是一个疑问。

    还有一个疑问就是美国这样一种做法,要靠政府以国家安全为名的做法将一个外国企业完全挡在美国的市场之外,这样一种行为是不是违背了世界通用的解决贸易的规则、市场经济的规则,包括美国自己所主张的自由竞争、自由贸易的价值体系,是否违背了它自己的一些准则?

    我觉得,这次从美国国会对于华为和中兴的调查来看,报告里面讲了很多的指控理由,不透明,比如里面有共产党、有党委、有军方背景。思科会不会也有这样的问题呢?思科里面有没有执政党的秘密机构或者秘密的组成,有没有向大家公布呢?思科有没有做过美国军方的生意和美国CIA的生意呢?如果我们要去追问起来,恐怕它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净,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说很难说这样一些理由可以成为对美国就构成所谓国家安全的威胁,好像华为和思科都是带有中国的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对美国拥有险恶用心的企业。事实上我们也看到这是从一个直接层面来讲,指责这两家企业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的威胁,这是很可笑的。

    另外一个层面来讲,美国这样一个举动确实也反映出美国国家安全是在一个更高层面上的经济地位、全球的优势确实受到了某种威胁,而且这种威胁的层级是非常高的。仲大军老师从经济数据上也分析了美国人的危机感非常强,它在世界领先的地位和全球市场上的地位所受到的威胁又确确实实是非常实实在在的,从这样一个事件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理解的话,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确确实实是受到了威胁。这个受到了威胁,我们作为中国人,当然我们不是美国人,我们作为中国人的话还是应该感到比较乐观的,乐观其成,美国感受到这种国家安全的威胁越多越大,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说自己所取得的进步、成绩反过来就得到证明成绩也越大。

    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美国这次做的这样一件事情,有可能暂时或者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将中国这两家企业挡在美国市场之外,应该说在美国本土市场的竞争上在这个角度来看,华为和中兴是受挫了,但是从一个长远的情况来看,美国这样一种做法,动用政府的力量、动用所谓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来针对中国的民营企业,针对一个外国的企业做这样一种调查,已经超出了市场经济竞争的范畴。带给我们的启示是即便是美国这样主张自由市场、自由贸易的国家,当自己的国家利益、当自己的国家市场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所采用的手段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各种各样的手段都会使用,这次是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以后我们还会看到可能其他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手段,包括政治上、舆论上乃至文化上的。就像叶匡政先生说的,那就是说文化上你跟我不一样,所以我不能让你进来,你们家养小孩这么养,我们大家都是那么养的,因为你跟我们不一样,所以我不能让你进来,除非你先跟我变得一样,但是我们退一步讲,即便中国人完全认同美国文化,中国所有的做法都完全跟美国一样了,是不是就不会存在这样一些争议,不会存在这样一些争端?这个谁也不好说。

    很多先生讲到中国的企业包括华为、中兴,我们自身做得就不够好,这个不规范、那个不透明,我们给企业的员工工资太低,不让他们休假,放假时间太短等等做得都不够好,所以得不到尊重,人家不尊重你。另外一个角度,大家又不得不承认华为和中兴这几年发展得非常快,在世界市场上扩展非常猛,从企业业绩的情况来看又做得非常非常好,以至于美国不得不动用经济以外、市场以外的手段阻止它进入到美国市场。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似乎又非常矛盾,华为、中兴的企业运营模式一方面是非常有效率的,另一方面我们又认为好像你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应该改成和别的一样,是不是只有中国的企业降低自己的效率,做得跟他们的一样,我们的员工也不要那么勤劳,变得和其他国家的员工效率一样的低,是不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走进国际市场呢?我觉得这个里面是非常悖论的地方,逻辑上自相矛盾的地方。

    从这样一个事情我倒是觉得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可能对个别的企业来说进入美国市场暂时受挫,但实际上这两个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以后的情况怎么样也还很难说。另外对于美国国会这样一个委员会,其实也只是代表美国国内一部分人的声音,不能够代表美国社会所有的声音。当然,在它的利益上很可能它并不一定希望中国企业进来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从长远来看,美国这次这样的一种做法虽然暂时阻止了中国企业对它的企业的一种竞争和威胁,但是从长远来看对它自身企业的竞争力和成长我觉得是一种削弱,对它自身国家的成长乃至于价值观的混乱方面都是从某种程度上是很不好的一个先例,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

    美国如果长此以往下去的话,这个国家的未来我真的不看好。所以从这样一个事件来讲,我觉得我们一个是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也就是说在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时候,在我们进入到像美国这样高度发达的非常先进国家的市场的时候,一定要做好这种准备,一手准备就是在公平的市场竞争的规则之下参与世界的竞争,我想这一点中国企业是不怕的。但是现在人家除了这一手之外还有其他的一手,比如有政治的、文化的等等,甚至以后说不定还会有宗教的各种各样的手段.

    方兴东先生也说过,思科的股东里很多是议会亿元,很难说思科就是没有国家背景、国家力量在里面。以后的文化还是相互影响、相互融合,对这件事情中国从企业来讲和国家层面来讲,不要慌,要两面看。我想中国的未来和中国企业的未来应该是光明的。

 

 

相关热词搜索:李玉昆 美国 自身

上一篇:段永朝:互联网利益格局下微信不是运营商的敌人
下一篇:吴伯凡:微信类产品衍变仍在继续 即时通讯工具终将部落化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