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 > 正文

司马平邦:美国对华为事件的封闭性,是对自由主义的耻辱
2013-11-19 16:18:5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 通过这次事确实可以看出企业还是有国别的,柳传志最近发了一个文章,说搞不好我就走了,我觉得那是做梦,企业和企业家都是有国别的,华为

    通过这次事确实可以看出企业还是有国别的,柳传志最近发了一个文章,说搞不好我就走了,我觉得那是做梦,企业和企业家都是有国别的,华为这个事确实给我们一个启示。我直接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个翻译稿很有意思,美国国会认为华为有党委,而且它对华为党委表示不理解,华为企业为什么有党委,我觉得美国人放屁,天天和共产党打交道,不知道党委干什么的?它需要知道共产党干什么的就知道,不需要知道的就不知道,这是中国和美国两个政治和话语体系,中国有中国的话语体系,美国有美国的话语体系,美国在美国的话语体系里用比较网络的话是需要一种带路党的企业。我们自己中国人应该理解党委,中国军队都有党委,政府任何单位都有党委,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的方式,我们说一个比较恶毒的方式,中国政府如果还有点刚性的话,可以在所有外资企业要求外资企业设立党委和设立工会,这方面中国政府做得不够。我们不能设立党委,工会也不行,如果把党委作为一个民间组织,中国共产党就是民间组织的话,外资企业可以有,我们的政府会让外资企业设立党委的,只有那样才能让美国人明白党委是干什么的,要让自己企业知道,它就有了,这个问题永远解决不了。站在人家的方面想事,你就永远被人套着。
 
   
另外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我看了这个报告,我觉得把这个报告里华为、中兴两个字改成“微软”和“苹果”,就完全可以由中国的人大出一份对微软和苹果的评价。但是我们这样的机构在哪儿?中国没有这样的机构,或者中国有这样的机构也不会发挥这样的作用。在这方面中国应该确确实实向美国好好学习。华为在美国有没有安全威胁?我觉得有,这样的公司怎么对一个国家没安全威胁?有安全威胁。但是华为对美国的安全威胁远远不如苹果和微软对中国的安全威胁,这个道理应该是这样的,而且是多少年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不对称,深层也是看我们政府在处理外资企业包括这么多年企业政策方面的一些问题。

    我想还有话语权问题,这次我很欣喜国内这么多媒体和知识分子都站出来为华为鼓劲,这和十年前我当时耳闻的争斗是不一样的。但是有一点,这次因为华为和思科打仗,如果华为这次和苹果打仗,我相信中国大部分公司都会站在苹果那边。这就是一个中国的现状,大家也不用太乐观,苹果公司在中国的话语权远远超过了华为在美国的话语权,甚至华为这样的公司在美国是没有话语权的,这不是苹果和华为之间的关系,而是中国相应话语权单位、中国和美国政府在话语权理解上的问题,这有不一样的区别。今天华为遇到思科是很幸运的,如果在哪个领域遇到苹果,华为比如国内对苹果手机发起一个调查,可能国内大部分媒体全部倒向苹果。

    所以我想这个情况也是存在的,所以我个人对华为并不持乐观态度,华为这种大企业,如果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没有明确态度,华为早晚会被牺牲掉,这么大企业做国际博弈必须有靠山,所以思科是很幸福的,美国公司是很幸福的。很多人认为思科公司走下坡路,但是思科公司我觉得在这次较量中或者以后的较量中能不能占上风或者能不能收复失地,这很难说。我提醒中国,如果这样下去的话,让一个美国国会调查中国的企业任由下去的话,华为早晚被牺牲掉。

    我们前几天去了一趟蒙牛集团,我觉得未来对华为公司的打压可能是来自中国国内,蒙牛集团因为离开了摩根士丹利股份之后出现的问题,我觉得下一步华为应该在这方面做准备。

    这次我也很吃惊,我觉得美国对华为这件事情上它的封闭性、保守性实际超过了很多网络上认为的朝鲜,这也是一种自由主义的耻辱,这个方面中国倒是可以说的。我相信中国的媒体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攻击,我们一到这个地方就绕过去,我觉得比朝鲜对于中国企业残忍得多,对中国企业进行这样的调查和侮辱。

    中国公司做受人尊敬的企业,这个本身就打引号,这都是美国话语权的一种陷阱,什么是受人尊敬的企业,思科是受人尊敬的企业,思科那么穷,还受人尊敬吗?有实力才有尊敬。
     
    我觉得这次华为公司尤其是华为公司和中兴公司受调查让我深刻理解了什么是开放、什么是改革的意义,这次确实给我们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提出了非常严肃的话题,政治体制改革怎么保护自己的公司?通过你的政治体制改革把美国公司扶持起来了,美国成为大公司,你这是失败还是成功呢?

相关热词搜索:司马平邦 美国 对华

上一篇:陈金桥:微信类产品为用户提供很好服务 个人隐私保护需重
下一篇:胡泳:大数据下的微信类产品移动营销尚需实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