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东:被低估和误解的风险投资
2014-01-07 16:29:47   来源:互联网实验室   评论:0 点击:

导读: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有一句非常精辟的话:任何一次产业革命,都源于技术创新,成于金融创新!风险投资的重要性和特殊性,至今还是被大多数人低估。其实,如果不把风险投资当作主角,
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有一句非常精辟的话:任何一次产业革命,都源于技术创新,成于金融创新!风险投资的重要性和特殊性,至今还是被大多数人低估。其实,如果不把风险投资当作主角,我们很难解释为什么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会在半导体、PC、互联网等等信息领域的绝对领先地位,也很难理解为什么全世界的硅谷追随者们总是无法撼动硅谷。
几乎在所有人心目中,这场以美国为中心的高科技产业革命,风险投资很重要,但是也仅仅是比技术、人才等之下的要素,最多和政策、体制等在一个层面的辅助层面。
风险投资与创新的关系,大致相当于鸡和蛋的关系。但是,如果我们把风险投资这个一直低调的金融创新,放置到技术、人才、政策和体制之上,可能会获得一种豁然开朗的全新视野。其实,可以说,导演和统治PC与互联网的无形之手,就是风险投资。
只是,对于钱,我们仅仅看到的就是钱,风险投资也是。有人看到的诱人回报:10年之内可以获得10-20倍的回报,而风险投资历史回报率是股票投资的两倍以上,是长期债权的5倍以上。有人看到的是神奇的案例:1995年红杉投资雅虎100万美元,1999年回报是80亿美元。孙正义投资阿里巴巴前后8000万美元,估计上市之后回报将超过300亿美元!
在中国遍地都打着风险投资旗号的今天,所谓的真正风险投资与贪婪的秃鹫投资(Venture Capital与Vulture Capital多像啊)以及有名无实的伪风险投资,其实内在是完全不同的资本。风险投资是有创新眼光、变革理想和产业智慧的资本,是有灵魂的资本,是有价值观的资本,从它诞生之初,就超越普通的资本和资本游戏规则。
赛伯乐的朱敏概括得很精辟,他说风险投资家给创业者提供的首先不是钱,而是两种远比钱更重要的东西:授道与入行。真正的风险投资家要给创业者注入正确的价值观,要授予为人之道、创业之道、管理之道。要带他真正入行,与行业第一流的关系、人才、资源等对接上,使其可以进入成长、壮大、上市的快车道。而钱只是属于第三位的,只是助推所需要的动力而已。不能帮助创业者授道和入行,那最终的结果很可能走向歧路,甚至车毁人亡,钱光光。
对于人来说,世界上再没有比钱更好的东西了。同样的钱,大概是世界上最等价的东西了。但是在所有钱里面,再也没有比风险投资更神奇的钱了。
其实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相对于社会财富和国家资本,风险投资实在是少之又少的一笔钱。这里充满了冒险、创新、传奇、胆识和智慧,这里更蕴含着最合法的暴富、最惊羡的成功以及引爆时代变革的独特的故事。现在,美国每年风险投资大约是200多亿美元,与动辄以万亿美元计的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相比,实在是九牛一毛。与美国2012年16万亿美元的GDP相比,也就是万分之一而已。在中国,真正投入的风险投资每年也是几百亿人民币,大概不到2012年房地产7万多亿投资的百分之一,大概相当于中国2012年52万亿GDP的千分之一。
但是,就是这笔小小的钱,成为美国20世纪科技创新的主要推动力,也是美国经济发展和全球竞争力一马当先的主要催化剂。可惜,虽然关于灵丹妙药似的风险投资的故事无数,书籍也不少,但是,没有一本能够体现与其相称的重要性,更没有呈现出风险投资最本质的独特性。因为,风险投资之所以传奇,之所以独特,就在于这是蕴含着特殊价值观和高超智慧的资金。钱不仅仅是钱,同样的钱,因为蕴含思想和智慧的多寡,而呈现千差万别的资本与社会价值,以及时代与历史意义。
关于风险投资,我们必须有全新的认识,我们必须重新去审视。风险投资独特的制度设计,是创新力量的源泉。但是,真正缔造这个行业,以及成就一个个类似苹果、英特尔、思科、网景、雅虎、Google、Facebook等传奇的,还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是这些个人的特质让他们能够脱颖而出,超越平庸的大多数,甚至突破我们想象力能够达到的疆域。
要鸟瞰风险投资的全景图,那么大致可以分为三段:第一段是风险投资在美国的孕育、开创和发展初期。第二段是风险投资在硅谷大显身手的时代传奇故事。第三段就是正在发生的故事,那就是互联网时代,风险投资从硅谷向全球扩散,进入真正的后硅谷时代。
如果把风险投资看作一个企业,第一阶段就是创业初期。创始人的个性、特质和价值观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这段历史主要有两位传奇性人物缔造:一个是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乔治斯·多里奥特,堪称真正的风险投资之父。另一个是斯坦福大学前校长,硅谷创业的元老人物弗雷德·特曼,他被誉为“硅谷之父”,但是我更愿意称他为风险投资之母。
离经叛道的乔治斯·多里奥特创办了世界第一家公众风险投资企业,企业的名称很有意思,叫作“美国研究和开发”,也的确“多里奥特走在彻底改变美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时代最前沿”,开创了美国企业文化的新时代:从过去大企业主导变成了风险投资支持的小企业驱动。
但是,风险投资这场及时雨,最终不是在东部的波士顿,而是在西部的硅谷落地,全面引爆产业革命。那么为这场雨准备好天时地利人和的使命,就落到了特曼的肩上。
1939年,在特曼的指导和支持下,他的两个学生,比尔·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在一间汽车房里以538美元作资本建立了公司,开始生产电子仪器,这就是著名的惠普。惠普今天也被公认为硅谷的源头。特曼没有像严格意义上的风险投资那样投资,占据股份。但是,他做的远比大多数风险投资更多,他给惠普创始人授道和入行,538美元启动至今有500美元是他借的。当然,特曼更大的贡献还不是惠普,而是1951年,他筹划成立斯坦福工业园区(也就是斯坦福研究园区)。所以,特曼从来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职业风险投资家,但是,他做的事情比现在的风险投资更像风险投资,而且他在高科技孵化器的成就至今也无人可以超越。
多里奥特给美国东岸的金融注入了全新的价值观和新理念,开启了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革命。特曼在硅谷为产业革命做好了最佳的准备。东岸的金融,西岸的创意,在硅谷开启了一场彻底变革人类文明进程的新革命。
多里奥特和特曼的故事我放在后面再详述。为了更全面地了解风险投资的传奇故事,我先讲述第二阶段的故事。因为就在硅谷,生逢其时的幸运的第二代风险投资家群体开始喷涌而出。
风险投资经过20世纪初期的孕育,经过40、50年代多里奥特、特曼等先驱人物的开创与摸索,终于在60年代找到了一块成长壮大的沃土,这就是硅谷。可以说,是硅谷成就了风险投资,更是风险投资成就了硅谷。接下来半个世纪,高科技领域的创新和时代传奇,就是一场主角为硅谷和风险投资的双簧戏。从60年代的半导体、70年开始80年代爆发的PC革命,以及90年代引爆的互联网革命,风险投资的重要性更是无须多说。
如今,中国的风险投资遍地都是,但是,我们不能不面对冷酷的现实:阿里巴巴马上要进行的千亿级的IPO,以及目前中国互联网整体将近3000亿美元的市值,基本上都是国外的资本参与其中,分享财富盛宴,而中国的资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连自己家的成功投资都错失,不能不是中国风险投资的一大遗憾。说明风险投资真的不是简单的名称问题,而更是价值观和创新思想的内涵问题。这一切,值得我们全面反思。

相关热词搜索:方兴东 低估 误解

上一篇:方兴东:记者沦陷:从无冕之王到最差职业
下一篇: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最后的一个大机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