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兴东:重估全民上网时代的黑客精神
2014-02-14 14:50:55   来源:互联网实验室   评论:0 点击:

导读:“我们生活在斯诺登和阿桑奇的时代。”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在香港召开的年度“维基狂欢节”上如此说道。其实,我们何尝不是生活在同样秉承黑客精神的威尔士的时代!可以毫不夸

(互联网实验室配图)
“我们生活在斯诺登和阿桑奇的时代。”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在香港召开的年度“维基狂欢节”上如此说道。其实,我们何尝不是生活在同样秉承黑客精神的威尔士的时代!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作为传统体制与传统社会不可替代的补充性创新力量,正是黑客们不断挑战不合时宜的陈规戒律,不断突破传统的技术边界,不断反抗政府机构和大企业对现有法律和权益的滥用与侵犯。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是黑客们挑战工业时代的清规戒律,迎来了信息文明的曙光;是黑客们突破了传统封闭系统的架构,创造了今天开放式互联网的基础;是黑客们倡导和坚守的平等、开放、自由、共享、创新等信念,确立了今天网络文化的基本价值观。
在网络时代全面到来的今天,黑客精神、商业精神和法治精神开始了全面博弈与竞争。这个背景下,再也没有比黑客遭受的扭曲更严重的了。在全民上网、众声喧哗的今天,纯正黑客文化的重要性被严重忽视,商业利益和政治驱动的网络犯罪也将黑客形象严重妖魔化。事实上,黑客文化是真正的互联网之母,是互联网文化之父,是互联网精神的灵魂!也是互联网时代价值观的内核!无论是我们顶礼膜拜的硅谷奇迹,还是让美国独具优势的企业家精神,以及最近20年的互联网浪潮,黑客文化都是创新之源,变革之根。
要深刻了解我们互联网时代的来龙去脉,要洞察我们的网络时代未来到何处去,我们必须从黑客文化入手。虽然美国政府一向对中国黑客进行最严厉的抨击,但事实上,美国是全球黑客的发源地和大本营,也是一向对黑客最宽容的国度。可以说,美国对全球最大的贡献,除了孕育了互联网技术,另一个被人们忽视的就是黑客文化!在美国这个文化的大熔炉中,黑客文化借助互联网的技术创新力量,走向全球,改变人类历史。
黑客文化发展阶段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早期以学术和技术精英为核心的黑客文化孕育阶段,肇始于60年代,公认MIT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TMRC)和人工智能实验室为发轫之地。70年代,黑客文化的大本营从东岸波士顿移师西岸的斯坦福大学和加州伯克利分校,并且开始走出校门,全面走向社会中的PC爱好者,引爆了PC革命。黑客文化开始走向历史舞台的中央。黑客文化进入了商业化浪潮下的发展壮大阶段。如今,全球黑客进入第三个阶段,那就是社会化大众化下的分流和分层阶段。三个阶段使得黑客文化从精英层,扩展到产业层,再走向社会大众层面。黑客们挑战的重点和主角,也从早期的技术型黑客,发展到创业黑客,以及今天挑战危及全民自由和隐私的权力制度的斯诺登们。
最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当今天美国总统通过《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向全世界高调宣扬“基本自由、个人隐私和信息自由流动”的核心价值观的时候,可能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些来源与黑客文化的价值观当年恰恰是挑战美国最正统最骄傲的社会制度而诞生的。正如美国著名黑客约翰·佩里·巴洛所说:“电脑空间本质上是反主权的。”60年代,黑客们向美国主流文化价值观发起了挑战,这场自下而上的抗议活动所标榜的理念就是“反理性、反技术、反体制”。核心就是不信任工业文明!一心要打破工业社会清规戒律的羁绊。
著名网络文化旗手斯图尔特·布兰德说,“这一代人一口吞下了计算机,就像他们一口吞下了迷幻剂一样”。在黑客们心目中,电脑既是是集权控制的象征,又是飞向自由的魔毯,在计算机里找到了通向未来的道路。
无论如何千变万化,对技术的崇拜与对创新的不断追求始终是黑客的共同点。当然,黑客文化最重要的还是其价值观:平等、自由、开放、共享和创新。这套价值观似乎从诞生之处就是为网络社会量身打造的。黑客前辈们一开始确立了严谨的道德规范,这套规范既挑战美国现有体制,同时又在网络空间如鱼得水。美国成熟的法制社会,以及有效的信誉机制,使得黑客文化与过度僵化的现实社会达成了很好的制衡与竞争。
很多人以为1969年发明的互联网(当年叫ARPA网)是美国军方精心打造的,至少也是科学家和学术精英们严谨钻研的成果。但事实上,互联网更像是60年代校园嬉皮士的作品。它是黑客们不经意完成的艺术创造的奇迹!只是他们从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获得一笔基金而已。当时奠定的非集中的发布式设计,以及各种协议和规则,根本不是出于军事的需要,也不是为商业金融等领域使用的,它只是当时为学者们交流思想的。根本不可能想象今天为全球几十亿网民所使用。
这种黑客文化下创造的技术架构,直接决定了整个互联网的运行机制,也决定了后来独特的管理模式和商业模式。虽然如何互联网已经彻底商业化,政府力量也开始全面掌控互联网。但是互联网的黑客基因依然无所不在,比如今天全球互联网最具权威的技术标准化组织IETF(互联网工程任务组)的运行原则依然是“民主平等”。他们的理念是“我们拒绝国王、主席和投票。我们相信共识和运行的代码。”
今天,黑客阵营已经全面分流,或者投身创业,成为乔布斯和扎克伯格的追随者;或者委身政府,成为如火如荼的全球网络军备竞赛和网络战的一名战士;或者唯利是图,成为庞大的黑客地下产业的一员。当然,也依然有人坚持着当年原教旨的黑客伦理和信念,比如维基解密的阿桑奇,为信息自由而自杀的阿隆·斯沃兹以及为揭发政府滥用互联网控制权力的爱德华·斯诺登等人,黑客精神依然在这个时代闪亮发光。指引和护卫人类在走向信息文明的道路上不要沦陷在迷途之中。
当然,今天最具正统黑客精神的坚守者,就是在网络时代的今天,维基解密的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棱镜计划(PRISM)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26岁自杀的天才黑客亚伦·斯沃茨(Aaron Swartz)。他们以逃亡、流亡和自杀等方式继续挑战互联网上越来越强大的政府力量。
他们是信息时代的巫师,网络时代的数字探险家,他们毫不畏惧、不惜一切代价的挑战精神,永无止境的改善世界的信念,以及他们为了坚守价值观而可以不惜生命的理想,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清醒剂。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们谱写了无数的传奇,也演绎了各类故事,但是,他们最终都指向一个唯一的方向:让人类更自由,让生活更美好!一个人挑战整个体制,个别人改写历史,少数人改变世界,这就是黑客们的写照。过去如此,今天如此,未来也将如此。如果说,是人民群众创造了历史,那么我们要说,历史也是黑客们创造的!
过去,黑客创造了互联网,塑造了互联网文化,界定了网络时代的核心价值观。今天,互联网浪潮席卷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我们依然需要潜伏着的黑客们,保持着对各种社会强势力量的警惕,警示各种不断侵犯我们自由和开放的看不见的力量,指引着着我们的未来。只要人类不停止更美好的追求,黑客精神就不会熄灭!

相关热词搜索:方兴东 重估 全民

上一篇:方兴东:挑战美国,中国互联网新版图初露峥嵘
下一篇:方兴东:马云退休之后将继续挑战6大新目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