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笑容:互联网国家意识的觉醒及独立道路的选择
2014-02-28 09:46:07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网   评论:0 点击:

导读: 在互联网上,国家意识苏醒了。2月2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播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2月27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

我忽然觉得,在互联网上,国家意识苏醒了。2月27日,中央电视台新闻播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2月27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
本来这事是上周末刚听说,国家特设一个领导小组,专门负责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据说此事或将在2014年的两会上公布,距今还有一周多时间,没想到,本周就见证了这个历史时刻。
 
这种苏醒过来的网络国家意识,不光中国有,德国表达的更为强烈。前几天,德国总理为抗议美国监听,发布强硬讲话,“欧洲人之间的通讯不能无缘无故绕美国一圈,我们要有自己的通讯网。”她的这个演讲被称为德国的“首次实质性表态”,因为美国不但长期持续秘密监控德国,监听默克尔手机通信,被斯诺登曝光后,美国还拒绝与德国签订“互不监听协议”(这算不算一种国格的侵犯呢?)。默克尔的建议如何实现暂且不说,但德国已经流露出强烈的互联网国家意识,这一点毫无疑问。
 
1.互联网国家意识
 
长期以来,互联网国家意识基本处于休眠状态中。早期的互联网精神以个人意识为主,倡导自由、平等、协作、共享;后来,随着商业力量的介入,自由(免费)两个字没有了,商业意识主导了网络;再后来,行政意识加入,各种规章法令对互联网做出了规范……随着各种限制力量越来越多,还一度引发了互联网中年危机的国际大讨论。
 
须不知,还在人们讨论网络自由为什么越来越少的时候,美国国防部已经悄然将互联网纳入网络国防战略,他们认为一个国家的疆域已经从传统的领土,领海,领空,太空,拓展到网络,成为第五空间,这种理论写在美国国防部2005年的战略规划中。到2014年,我们也“觉醒”了,看到了网络空间的重要性,这种重要性至少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国家利益越来越向网络空间发展;二是网络空间成为国家之间新的无形战场;三是网络空间成为世界范围内科技和商业创新的主要竞争领域。所谓互联网国家意识,即互联网上的国家意识,或说是国家的网络空间意识。我概括为两点,一层意思是防御,另一层意思是建设。我们既要加强网络国防建设,同时促进本国相关产业发展。这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为行文方便,下面简称为网络国家意识。)
 
2.棱镜门引发的国防盲区
 
国家意识是怎么苏醒的呢?棱镜门事件的帮助蛮大。我们回顾一下去年发生棱镜门事件,心中不难做出判断。根据斯诺登提供的机密文件,自2009年以来,美国国家安全局一直从事侵入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电脑系统,借此获取有关中国的有价值情报。斯诺登通过英国《卫报》爆料,美国不仅对欧盟在纽约的使馆进行监视,还有38个国家和地区的大使馆及代表处均被列为监控“目标”。此外,斯诺登的文件还显示英国政府借举办G20峰会,暗中截取与会外国政要的通话,并监控其的互联网通讯。监控目标中包括一些西方国家的长期盟国南非和土耳其,此外还有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
 
斯诺登走了,但是,一个沉甸甸的问题却抛给了我们---国家层面的信息安全威胁,尤其是中国,暴露了一个“盲区”,长期以来,中国信息安全关注的重点是加密解密、网络攻防与内容合法性审查,对于基础设施形同无视,对于网络国防基本没有概念。
 
不得不承认,全球核心信息技术、关键基础设施以及国际互联网的技术标准和运行管理,均被美国所掌控。可以做个假想:不管哪个国家对之造成威胁或危害,美国政府只消启动网络战武器,通过分布于各国核心节点的通信设备连接,便可无声无息的让这个国 家陷入混乱。
震网病毒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种病毒是美国专门设计用来攻击伊朗的重要工业设施,它在入侵一台个人电脑后,会寻找广泛用于控制工业系统如工厂、发电站自动运行(后来扩散到其他国家)。在“震网”病毒攻击下,伊朗核电站被迫推迟2年。2012年6月1日的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揭露“震网”病毒起源于2006年前后由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启动的“奥运会计划”。2008年,奥巴马上任后下令加速该计划。
我在《第五空间战略:大国间的网络博弈》这本书里,还分析过其他一些网络战争的例子,事实证明在以国家为主体的网 络攻击面前,商业组织和个人的力量非常渺小,很难进行有效的防范。基于这样的分析,我认为,网络安全的最高表现,应该是网络战争。因此,要解决国家安全面临的网络风险,需从国家战略层面进行整体统筹规划。
 
3.网络国家独立的先声
 

互联网长期处于单边主导的态势,对世界各国网络国防建设不利。美国人指出,维护国家安全首先必须考虑维护信息供应链安全。因此,基于国家安全,美国以几乎莫须有的理由关闭了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的大门。但是,你如果要试图关闭思科微软英特尔进入本土的大门,就会发现很难,非常难,就像要带着泰山跨越太平洋。
 
在这种形势下,默克尔提议建设欧盟互联网,向美国外交宣战,可以说需要具备莫大的勇气。其实,德国人比韩日各国更具备网络国防意识,早在去年10月,德国就提出建立“零监控”网络——德国国内通讯网。当时,32%由政府控股的德国电信宣称,为了防止境外间谍和黑客对德国本地电子邮件内容的监视,建议设立一个德国国内的电子邮件通讯网。通讯网使用德国的软硬件设备,可覆盖申根26国(不包含英国)。去年8月,该公司还推出了被称为“产地德国的电子邮件”——为电子邮件加密以及信息流完全 通过本国服务器的服务。“德国之声”说,欧洲通讯网建立在德国国内通讯网的基础上,而要建设欧洲通讯网,必须要实现“欧洲路由系统”,欧洲的各国通讯运营 商还必须签订协议。显然,建设欧盟网远比建设德国网难度大的多。要脱离美国的殖民地宣布独立,默克尔能否成功?想必许多人会牵心挂肠。独立后,前景如何?大家都会猜测。不过,早在德国前,就有了另外一个版本的独立。
 
被震网病毒攻击后,伊朗政府不堪美国网络殖民主义的“虐待”,于2011年6月宣布“独立”,建立国域网。这个实现独立的文件也叫做“清洁网络”计划,分两个阶段展开,第一阶段,“清洁”网站,Google、Hotmail和Yahoo将会被屏蔽,由政府推出的局域网如“伊朗邮件”(Iran Mail)和“伊朗搜索引擎”(Iran Search Engine)取代。国内用户仍能使用互联网。第二阶段,伊朗将永久关闭互联网。政府声明称,截止到8月份,所有互联网服务只能由国内局域网提供。新系统类似于公司局域网,只允许管理员访问已批准的页面。
这不是与自由为敌么?为了对付这种闭关锁国的独立模式,美国政府投入7000万美元,打造一个“影子”网络和移动电话系统,以便来帮助伊朗这样的国家的反对派,避开本国的网络监控或封锁,实现彼此与外界的“自由联络”。
 
还有第三种模式吗?我不知道。就上述两个国家来看,一个国家需要自由,宣布独立;一个国家需要稳定,宣布独立。在历史上,自由带领人民建国安邦,脱离“殖民”宣布“独立”。在网络空间里,刚好相反,成了国家带领人民走向“独立”。有的国家,人民是自由的,追求国家独立也在情理之中。而有的国家,人民尚未自由,是选择“独立”,还是接受“殖民”?
 
无论如何,互联网上的国家意识已经苏醒,新一轮的互联网军备大赛也拉开帷幕,或将因C国的加入而达到新的高潮。现在,中国已经设国安委,有关方面提出了网络发展规划,我推测,接下来,网络政治和网络国防的趋势更加明显,也会颁布相应的举措。这可能是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一个拐点,我国IT产业可能由此走向一条新的路子。
 
一个问题忽然跳进了我的脑海,如果欧盟互联网宣布独立成功,那么中国是不是也会跟进?继而,世界各国是否也会不朝周天子,纷纷宣布网络独立,大家会走德国的路,还是伊朗的路?亦或是各有特色路?
 
而这一天,终究会来到的。会么,不会么?

相关热词搜索:笑容 互联网 国家

上一篇:微信未来的4个基本定位和预测
下一篇:方兴东:中国网络强国之路就此起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