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11年的风雨上市路
2013-08-29 17:37:17   来源:互联网实验室 作者:张笑容    评论:0 点击:

导读:中国互联网11年的风雨上市路2010的12月,优酷网上市了,当当网上市了。上市意味着成功。当去美国上市的捷报,连接不断的传来时,叫人恍惚感...
中国互联网11年的风雨上市路

2010的12月,优酷网上市了,当当网上市了。

上市意味着成功。当去美国上市的“捷报”,连接不断的传来时,叫人恍惚感觉好像是除夕夜的烟花连续不断的在夜空绽放。

而此前,10月上市的有麦考林,9月上市的有搜房网,还有8月上市的乐视网、酷六。公司上市是如此密集,似乎预示着互联网发展的好势头,自入秋以来似乎延续到了初冬,而丝毫不为北京掀掉机场屋顶的10级大风所影响。

真是这样吗?

12月已是年终,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总要对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做些回顾。可忽然一回头,发现互联网上市的道路已经走了11年了。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最早上市的时间是1999年,那年中华网抢先登陆纳斯达克,点燃了互联网向美国冲刺热情。在这股热情推动下,网站将烧钱当做日常功课,每日见面,必定先问问这个月烧了多少,下个月烧什么题材。同城的网友之间流行“亲密接触”开腐败的大会,异乡的人上网不见面就聊天,追求做一只快乐的蜘蛛。自由的市场经济产生了自由竞争的网络企业,自由竞争的网络上市场,在当年遭遇大洪水之后的土地上,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好事人将之称为“新经济”。

2000年新浪、网易、搜狐连续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门户网站成了新经济的主体,网络广告支撑了新经济市场的天空。这是当年很受追捧的先进模式,尽管实际上不怎么赚钱。不料,这一年年中寒潮涌起,一片肃杀。投资人抛弃了那些个只会织网的“蜘蛛”,而众口一词的要求“鼠标加水泥”。鼠标是指一个纯互联网公司,水泥是指传统的实体资源,鼠标加水泥,就是要求纯互联网公司实体化。实体化,对当年那些毕业没多久,只会做网页的创业青年提出了高要求,君知点鼠标容易,可知做水泥多艰?

 

于是,2001--2002,冰封大地,被视为互联网的冬天。这两年,互联网没有公司上市。而作为终端接入的网吧,如雨后春笋发展起来,为普及互联网发挥了无法替代的作用。但是,这期间发生了一件让人刻骨铭心的事情,2002年6月16日凌晨2时40分,北京市海淀区非法营业的“蓝极速”网吧发生火灾,造成25人死亡,13人受伤。据说,这次火灾造成的群死群伤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市伤亡最多的。蓝极速大火之后,网吧全面整顿,昔日红红火火的奔腾电脑上落满了灰尘,堆在被查封的库房里。繁荣的网吧业,遂一蹶不振。我总觉得这场大火来的诡异,它做了一个妖魔化网吧的开端,进而严重烧伤了互联网的面孔。

 

2003年隐忍不发的一年。携程网忽然上市,业内表面上波澜不惊,私底下暗流汹涌。那一年开始流行发短信,大家见面都是一口流利的段子。写博客的写博客,玩铃声的玩铃声,wap网站走红,然而,北京各大展览馆外的求职应聘的大军依然人头汹涌。互联网公司,有求职的,却无招聘的。

 

2004年是不务正业的一年(也是上市爆炸的一年),不过,“非正业”也算是一种创新。谁也没想到,许多非主流的互联网业务--例如TOM靠无线增值业务抢先一步在纳斯达克和香港上市,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一年里,被视为“不务正业”的网游公司,也居然走到美国路演,不光国人大跌眼镜,这也让很多美国人难以索解。这一年上市的企业有TOM集团、腾讯控股、空中网、第九城市、金融界、掌上灵通、盛大、前程无忧、E龙等等,但是,似乎都被年中上市的盛大和九城的光芒给掩盖了。我隐隐感觉,这像是高压之后的反弹,正如一个弹簧,压的越紧,反弹越大。这种边缘业务上市爆炸现象,是一种对高压环境的“报复”,自由市场经济一旦被束缚,它总要想方设法的逃脱牢笼,正如一个青春期逆反心的少年,你要强迫他走你指定的路,而他偏偏要跟你对着干。干出了别人没想到的名堂,不能不算是创新。

 

2005年大衰退。衰退像2004高潮来的一样快。俗话说,大起之后必有大落。互联网2004行情暴涨,似乎已经酝酿着2005年的暴跌。这一年上市的只有分众。严格的说,分众不是一家互联网企业,主要经营卖场或楼宇电梯中的液晶显示器广告,可以说跟网络没一点关系,但是,他以新媒体的概念,在高科技股市纳斯达克上市,业界在寂寞的时候,也乐意将他视为同类。那一年,web2.0进入中国视野,投资人看好的是博客,博客文章连续引发社会轰动。同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开始实施,名为"熊猫烧香"的病毒全面爆发。管制和病毒在同一期间发生了,产生了同样的效果--受伤的都是互联网。这产生了一种“冷热俱全”的结果:web2.0热;互联网,寒。

2006年,业界情绪很稳定。从年初一直等到12月15日,等来了中国化工网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这家创办于1997年,度过网络寒冬,以电子商务概念上市,后来改名叫网盛生意宝的公司,算是点燃了冬天里的一把火。大路朝天各走半边,电子商务,网络正路也,B2B垂直门户,也是创新。

2007年,似乎有个声音高叫着:快来吧,上市之路为你打开着。阿里巴巴继生意宝之后,也走上了B2B上市路。阿里巴巴B2B在香港上市成为一个全球热议经典创新案例,其创始人马云,这个小个子男子,具有了拿破仑一样的传奇气质。

这一年里,不务正业的网游企业依然是最佳领衔主演,看看这些公司吧:完美时空、巨人网络、太平洋网、网龙、金山软件。就连金山软件这家1988年成立的软件公司,也在他19岁这一年里,以网游概念上市。

 

大起之后必有大落。不幸的是,第二次互联网冬天已经到来。美国“两房”企业破产,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当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会的预测,美国的GDP增长率将从2007年的2%低落至2008年的1.6%,以至2009年的0.1%。另据美国摩根士丹利的研究结果,互联网广告额的增长率和GDP的增长率相关程度高达81%。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对大多数互联网企业而言,冬天已至。

冬天又来了。幸运的是,大多数都有了过冬的心理准备;不幸的是,这次过冬缺少足够创新动力作为过冬储备基础。

 

关于创新动力不足的判断,我们可以分析一下这3年上市的公司:

2008年只有A8音乐在香港悄然上市。

2009年依然是游戏唱主角。盛大分拆出了盛大游戏,搜狐做了一个畅游,两家游戏公司,各自在纳斯达克上为自己画了个句号。

两年的蛰伏转眼而逝,2010年下半年,掀起了新的高潮。在3Q大战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些公司奔赴国内外上市,这些公司有:当当网、搜房网、乐视网、酷6传媒、麦考林、优酷网、易车网等7家。

三年来上市的这些公司,以年纪最大的麦考林、搜房网、当当网为首,刨掉盛大网游和畅游之外,年龄平均为8岁多(已经超过平均年龄5岁),而盛大网游和畅游,本身以网络游戏为主要业务,这是web1.0时期的遗产,没什么创新可言。

更重要的是,与2007年上市高峰不同的是,那时候正值WEB2.0运动水涨船高,有关web2.0的互联网创新此起彼伏。而今天恰恰相反,冷清,平淡,寂静,本该凭借微博走入即时网络时代的2010年,迟迟徘徊在互联网怎样管理怎样发展的思考中。

 

现在,web2.0留给我们的遗产已经不多了。web2.0进入中国已经5年,只有四家公司(搜房、乐视、酷六、优酷)勉强算是web2.0下的蛋。其市值总量还不足一个QQ或百度的一个零头。web2.0何以如此不景气?铺天盖地覆盖全网的web2.0发展的业绩何以老迈不堪?或许有人会归咎于巨头企业的垄断。垄断行为会阻碍创新,毫无疑问。但是,阻碍互联网创业创新的,仅仅是垄断吗?我觉得应该归咎于管制。管制犹如套在互联网身上的绳索,越来越多,而且每根绳索套上去的时候还都很“合情合理”--效果是什么呢?互联网逐渐老迈,而失去了创新活力。

未来必然更加残酷,在twitter引领未来的即时网络时期,上市的接力棒,还会让那些个不景气而又创新乏力的web2.0来接手吗?

或许,还有几家拿了很大一笔VC的公司在排队。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另外一个因素,尽管从数量上看,2010年上市的这些公司跟2007年的一致,都是六家;但是,从质量上看,今年上市的这些公司不如2007年的那批,甚至有个别企业传出了为上市而过度包装财务报表的丑闻。肖容认为这个丑闻带来了负面影响,会令其他创业公司上市路更加艰难。

截止到本文收尾为止,我们可以总结如下:

中国互联网公司登陆股市的一共有33家(这其中包括分众、还有已经退市的tom在线),从1999年第一家公司上市算起,平均每年有3家公司上市。

通过上市之路的描述,很清晰的可以看到一条上市轨迹:2000年是个小高峰(3家上市),2004年是个大高峰(9家上市),2007年是个中高峰(6家上市),2010年也是个中高峰(7家上市);高峰之后是低谷,断则2年长则3年,低谷中或有1-2家公司上市。

在这11年里,所有中国上市公司的市值总量,还抵不上美国的一家公司,比如谷歌。

这其中,还包括:

Tom在线2004年上市,业绩暴跌,3年后退市;

金融界发行价13美元,目前7.1美元;

第九城市发行价17美元,目前6.1美元;

空中网发行价10美元,目前7美元;

掌上灵通发行价14美元,目前1.6美元;

巨人发行价15美元,目前6.9美元;

E龙2007年上市,后连续2年亏损;

麦考林发行价11美元目前6.9美元,被起诉内幕人提前套现1.3亿美金。

 

不知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互联网发展到现在:

为什么,高峰的势头不能持续下来?

为什么,边缘的业务容易走向成功?

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创新越来越少?

然而,中国人为上网付出的费用却一直不少。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发布《中国信息社会发展报告2010》称,我国主要信息产品与服务的资费水平依然偏高。2008年,我国内地宽带用户平均月资费83.8元,相当于每Mbps每月46.6元(约合6.7美元),是韩国宽带价格(0.37美元)的18倍、日本(0.13美元)的51.5倍。

同时,高费用支出的背后,却没有带来高的网络带宽享受,带宽还不到日本的30分之一。《中国信息社会发展报告2010》还列出数字说明,2008年,我国上网接入速率约为1.8Mbps,远远低于日本的63Mbps,韩国的40Mbps以及中国香港的20Mbps。

众所周知,中国的网民四亿多了。在一个历史发展的重要关头,为什么我们付出越来越多,而发展的道路却越来越窄了呢?(天马来行空)

补充:12.26,新浪网友吴家彬at安徽汽车网来信指出: 2010年还应该包括易车。搜了一下,易车网果然在11月17日在纽交所上市,腾讯网曾为之做专题报道。在此感谢吴家彬网友指正,向易车网祝贺,并就此疏漏向各位读者致歉。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 互联网 风雨

上一篇:百度是最后一个堡垒:评互动PK百度
下一篇:B2C持续升温,品牌植入提升网购精细化服务

分享到: 收藏